水灵灵的江南(组章)

水灵灵的江南(组章)

周宗雄(安徽)

窗外

一山,一湖。

一碟素雅的江南小菜。

我闻出莲的清香了,我品出《采红菱》的袅娜了,我听出云雀的歌唱了,我嗅出草莓的诱惑了

夹一筷山的葱茏,盛一碗湖的鲜活,开一瓶“八宝春”老酒来,来,来,我要就着这可餐的秀色,好好地消受一番。

一山,一湖。

一碟素雅的江南小菜。

投一石于水中,是对水的亵渎,还是对水的崇敬?

不过,水总会告诉你许多许多的事情。

也许,你的心事水未读懂;

也许,水的絮语你没有听明。

但是,只要你亲近水,水就会赠你一个洁净的人生

杏花

细雨蒙蒙,一支杏花从雨巷的尽头探出。

埋藏了很久压抑了很久的心事,想对着阳光讲。

溪流围着古镇,还在潺湲地流着,带走落花和飘零的闲愁。

奶奶的那粒陈年的相思豆,还能抽出芽来?

墙檐下,一对小小的蚂蚁,在驮着巨大的夕阳,气喘吁吁地朝夜的巨大的巢穴里赶。

苔藓越积越厚,还是没有留住鸟儿的脚印。

蛙鸣声声,在秧田里合奏一曲春之声。

鹧鸪衔起十里荷香,静静地等待着一声出发的号令。

爷爷的一只红泥酒杯,真的能饮尽水做的江南?

不寻源头,不问尽头,一河的桃红,渲染成岁月鲜明的主题。

河水在一夜之间,鼓胀如少妇饱满之乳,淋漓的乳汁,浇灌着无数个春之梦。

缤纷的花朵,摇曳在春的掌心。

蓦然回首,思恋竟已落地生根。

你轻盈的一吻,竟吻醒了我那颗冬眠的心。

一泓深潭,映照着三月的娇羞。

你娓娓的倾诉,唱响粉红色的黄昏。

有柔波似的清流,缓缓地缓缓地淌过夜的心头

禁锢了一万年,沉沦了一万年,埋没了一万年。

孕育了一万年,思索了一万年,反抗了一万年。

春-心-萌-动——终于探出头来。

那是竹的眼睛,黑黑的瞳仁里,生长着急切的渴望。

再板结的泥土,也封闭不了一颗柔韧的心。

采红菱

竹篙轻点,乌篷船箭一般犁开逶迤的河道,装载着一船湿漉漉的红菱和湿漉漉的晚霞的清香。

鱼儿的唼喋声,在一朵盛开的芙蓉上忽明忽灭;而老祖母早年种植的歌谣,却在低垂的莲籽上殷实饱满。

小小的码头,越来越近了;那个熟悉的影子,越来越近了。坐在船头穿红衣的女子,急忙扯来一片晚霞的帛锦。

水乡的倒影,在影影绰绰的余光里,扑闪着数不尽的夜鸟的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