描写烟雨江南的散文

烟雨江南

胡龙英

烟雨祧花

润雨无声,青田岗在青绿的雨幕里,浮现几缕袅袅炊烟,那是一种灵魂的释然。

院落之外,满坡桃花缭乱了我的视线,蜂蝶不来,暮色已沉。

嫣红花瓣如雨,青石小径虽无撑伞的少女.却已有了江南的风韵。

池塘微浑。蛙声自细雨中传出,松针上挂着炊烟的余烬。

母亲从小院门口探出半个身子,喊我回家。

此时,雨息,夕阳的残光透过云层,多像是时光的鳞片,覆盖在静谧的青田岗。

春之意象已经铺开。鸟鸣回到桃花之中,流动的暮色从屋檐滴落,只剩下桃花在坡地上微微摇晃。

烟雨隐去,一首诗露出娇媚的气息,犹如命中桃花,一次相遇,灵魂便有了归宿。

雨洇化在暮色中

三棵松树成了青田岗最后的绝响。树下的池塘漂满了浮萍,蛙鸣悠远。

我站在残存的老墙外,看着被青草淹没的青石小径,渐渐有了时光的裂纹。久未有人抵达这里,路旁微浑的溪涧,流水中滋生了太多的遗忘。

远山绿至浑然天成。青田岗的美在于袅袅之炊烟和啁啾之鸟鸣,而雨洇化的暮色便成为了无瑕的布景。

嫣红的桃花落英纷纷,沾着晚暮的迷离,迅速消融于庞大的夜色。

雨声滴落在空寂的山上,我能想象一颗颗雨珠在花瓣的边缘,缓慢地滚动,一点点胀大,透过空蒙的山色,闪着幽光。

此刻,若有人临抵这里,定会发现零星的树木在一片氤氲中,像在坚守着什么?

而雨无声无息,给残存的院落抹上了一层静谧的雾气。

稍远处,竹林,池塘,青石小径,都在微微升腾的雨雾中沉醉,洁美而出尘。

我所看到的这一切,还将会被谁看到?

时空悠远,谁会在跋涉中幡然醒悟:雨中故乡才是生命最美的呈现!

江南古镇

我爱着小镇的青砖黑瓦,爱着她的小家碧玉。每次看到摇橹的船姑轻哼谣曲,从容地从小桥下经过,我都会深深地陶醉于这丝毫不带人间烟火的生活气息。

初春,我喜欢从小巷里走过,看时光在墙上信手涂鸦,在青石路上,或许会偶遇一个丁香一样的姑娘。这是我所见到过的最江南的女子。

许多年来,我游走在尘世,灵魂越来越驳杂,只有回到小镇,才能得到一次洗涤,回归原初的澄澈。

有时,我会坐在庭院里,久久看着柳枝上的夕阳,看它慢慢地从屋檐下消失。

镇子依旧静静的,不因黑夜的到来而改变古拙、出尘的气息。幽暗的灯光亮起,春天的虫子是有福的,夜色太薄,仿佛羽翅一振就能溢出花香来。

是啊,任凭人生的道路伸向何方,镇子依旧是原来的镇子,仍默默地等在记忆的原点,毫无怨言。

微雨之后,每个清晨都净不可言。小镇在四起的炊烟里,灵性开始升腾,像一枚初春的嫩芽,在每个游子心里抽校长叶。

春天深不可测,在更深的角落,是这座江南古镇。

百步沙

午后,我站在浪花拥吻的礁石上,远处水天一线,天地琴音缥缈无踪。

身后的法雨禅寺在树阴中静静地肃立着,有青烟升起,临抵心灵的高度。有多少人匍匐下身子,仿若尘世真的需要神灵。

阳光擦洗着每粒沙子,并印上了时光的色泽。每当海水漫上来的时候,便沾染了这些气息,于是,我们在海水里也能闻到那股酸涩之味。

那天,我没有下海。任风儿拂过林梢,阵阵梵音直人灵魂。

海风里,此刻的百步沙显得如此平和、宁静。赤脚走在滩涂上的少女,散发着青春的气息,席卷了整片天宇。

在我目光可及之处,一片湿润的崖壁上,盘旋着几只海鸟,其鸣也透着浓浓的禅意。

随风而动的树,在崖上拥有一片自己的天地,因果循环,我目光短浅,无法看清生命背后的东西。

走过柔软的沙滩,寻找贝壳的孩子,将沾满泥渍的手举过头顶。我隐约听见了贝壳里海的潮声、佛的呓语。

清风溯月

在月之前,风落在门前的石阶上。

没有人知道,曾有一片枯黄的叶为你而落。剡溪无语,时光的碎屑修饰着几行文字,相同的口音却不再有人听懂。

灰岩枕月而眠。

只有风来无影去无踪。

那个溯溪而来的诗人,将一种漂泊寄托在另一种漂泊里。

寻觅不是永恒的主题,当你看见剡溪边上的小楼,丝竹叩响空寂的天宇。

谁说清溪只有流逝,那柳梢之上的明月,涤荡一曲越剧。

是灵魂的倾诉。还是悠久的期待?

如果有风,溯溪而上——谁,又在源头守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