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

江南

河南宜阳县第一高中/浅蓝

微明,天空悬浮着薄雾,地面湿漉漉地干净,枯柳将细枝一蓬蓬淡描在路途,早行的人影灯下移动,静悄悄没有声响。

这淡青的潮湿的晨光多像江南。

那年在细雨中游湖,一株桃花一棵柳,走着走着雨停了,湖岸低平,有白鸟掠过,你临水照影,语慢声轻。

每个北方人内心都怀着一个江南。可惜多数人一生困于命定的地域营谋求存,当直起弯向大地的身躯回首向南时,视线总会被迢递的山水、高耸的楼群阻挡,那秀丽山河中的杏花烟雨、细桥窄巷、黛瓦粉壁与风物旧事,只能在想象中一次次聚拢、展开,演绎又消隐,以梦的形式让北方守望一生。

游过西湖、洞庭、黄浦江、雨花台、岳麓书院与湘西小镇之后,我仍然觉得自己是没有到过江南的人。江南像一颗水底的星辰,每次我走上前去向它伸手,都只不过徒然搅破一池春水,掌心空空,竞似离它更远。或许不是我的错,这些年,温婉又含蓄的江南一再抱紧自己,往越来越狭小的区域退缩。它是古典的,只该属于水墨画里的旧时代,现代文明以无可抵挡的杀伐之势攻城掠地,飞速复制洋派景观时,胆怯瘦弱的江南,就离世人越来越远了。也或许,是我没有到达记忆中那座似曾相识的旧城。

豫园。那个侧身于闹市之中的园子,露出了水乡福地之人深奥的城府与精巧的才思。高低起伏、纡回萦盘的小路,俯仰环顾、步步不同的风景,唯美细致、匠思独运的细节,无不令我内心叹服。过惯了北方高天大河、宽街阔路的生活,在这一片绿意葱茏中呆了一阵子后,连步子都轻小了,呼吸都匀细了,流连徘徊,面对催促,看看墙上粉黄的日影,竟不忍转身。

我心中的江南,就是有许多美丽园林的那座城池。我想着有一天会出发去看它,又总是不能上路。

如果耽搁太久,江南会不会消失呢?像一只乌篷船,欸乃一声,在这晨雾未散的黎明,忽然就驶出了钢铁水泥的城市,驶进了发黄的卷轴与竖写的册页里。而我,在迟疑犹豫中,就渐渐白发生长,感觉迟钝,视线模糊。西园寺的钟声,拙政园的扇亭,金鸡湖畔的茶馆,古城的小巷和枫桥的夜色中,还能与谁同坐,与谁同行?只怕转眼已是千百轮回,同坐过的人,正匆匆走过风中的街市。江南像一枚翠色的玉坠,一世收藏。

江南,若你许多次从中经过,如果仅仅是没有在身后的站台、渡口,遇上想遇到的人,携手同游,你就永远不能与那山水相亲、相近。疏离带来遗忘,隔膜产生失落,经过,也只是木樨树下疲倦的过客。就像你从未到过江南一样。

世间善忘的人,春天又近了。双燕再来时,可会经过你们微雨落花的屋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