初夏,江南河景浓春如意

初夏,休闲踽行江南城里的河堤小路,尽是春意满目。心境如春,眸物皆为美丽,就算是夏热熨在脸上,但心里还是春天的绿诗花画和春雨的缠绵。其实,初夏最留恋的还是春天,不然那一河的水草怎么会有春天的颜色,那岸上绿花丛中的紫罗兰、蔷薇、月季、美女樱、萱草等多种花卉怎么会续期下来。江南初夏的多情、温热与奔放,消散了春天的羞涩和含蓄,让春天的绿叶全缘,花彩全盛,草柔意醉,释放出完整的春色。

江南初夏城里的河流,已经被春天濡染得碧水青秀,尤其是那几场春雨的冲洗,簇簇的图形浮绿,更加青翠妖娆。水罂粟、浮萍、布袋莲片片生态飘逸,菖蒲丛丛剑叶挺拔。岸边,砌石堤壁,随流平行逶迤延伸。堤上的绿花,栽种布序精致,精美工巧。河岸垂柳轻扬,荫叶蓬蓬,细条柔曼;花池植草茸茸,花卉在风的吹摇下,芳香四溢。而雨后,河面岸上,又增添了很多动感情景,鸟翔蝶舞,蜻戏浮叶,蜂吻花蕊,闲叟垂钓,一派生机盎然。

江南初夏的雨,有着被春天感染过的气息,明显带着春雨的缠绵,一样令人感到雨烟朦胧的情迷意乱。初夏的风,经过春天,滋生着温情,吹催着新的一期花开。初夏的花,是春天来不及开的花,有着春天的思想、春天的酝酿和春天的规划。如,紫薇花沉迷在春天的爱里;石榴花带着春意,直露出繁荣、美好、火红的情感;荷花碧绿在春天,追着夏热盛开,体现出自己坚贞、纯洁、无邪、清正的品质,等等,都有着春天的期待,在初夏温热中孕育着花的蓓蕾、初放。

一湾河水呈潋滟,两岸轻风追绿意;画匠素笔细临摹,诗心误走落花丛。初夏,南方城里的河景,春意饱蘸,给人以情的诱惑、诗的灵感、画的冲动。河景如画,情态丰满,那种自然落成,让初夏的画意,有着原始而随意;而多种坦体露骨的风情,召唤着诗灵的闪烁,让初夏的诗意,多了浓情的成份。初夏真是“绿叶有情花有意,诗画作证春意浓。”说诗,诗里咏着情的歌;说画,画里扬着爱的意。

春色作媒咏成歌,初夏情放叹秋愁,失意成泪酿酸酒,一季醉心白冬天。如果说没有初夏春意的咏歌成醉,入怀太深,那么必定不会有秋天的离愁别恨,也不会有酸酸醋醋的苦涩伤感,酿成冬天的霜雾雪冰,一片素白,心亦苍白。然而,初夏的春色,若能经得起深夏酷热的考验,那将会是另一番的图景,归入秋的果实,成就冬的饱暖,雪融滴珠,晶莹光闪。都说人生苦短,那有何必去自寻伤感烦脑,不如这河的意境,有着春绿、花缀、随流,自存光彩,自在流长,不与青山争绿多,不与大海争量大。

如果说春天是万物初萌情动的季节,那么初夏就是万物心花怒放的缘期。少男少女的迷情,情人的说爱,恋人的依偎,以及那些灵性动物的欢快戏闹,都在初夏的缘期里淋漓尽致。太多的情怀,都在初夏里得到温热,在初夏里得到融化,在初夏里得到升华。而这些情怀,随着初夏的继续,必定会有更加浓烈的火焰,燃烧在深夏的绿意花间。

别离初夏江南的河景,不知会不会成自己的伤疾?不过忘记烦脑,清空思浊,注一番风景,呆一次驻足,领一份意境,让自己的心室有着美好的装饰,让自己的心房挂满初夏浓春的诗情画意,那伤感必定会离远。再见吧!一眸相遇,有一杯酒醉酣甜,有你的面容入梦,有浓春如意的追随,那也是今生的缘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