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雨

雨落琉璃,如濛泷的帷幕披挂在清幽的水乡,带着若隐若现的面纱,娇羞一般的,沉醉在江南的世界。江南的雨,漫不经心地滑落在瓦楞上,而后温顺地随着旧瓦的溜槽滴落在青石的台阶上,发出清悦的嘀嗒声,如丝竹轻弹。雨丝如浅白的长袖,随风飘逸着洒脱。

一直喜欢飘过江南上空的细雨,悠然的样子,给人一种宁静致远的感觉。不喧嚣,不落寂,就这样淡然的从天而降。就算再浮躁的心绪,此时此刻也变得平静。雨落江南,飘飘洒洒的静逸。不同于北国的雨,来得让人焦急,姗姗来迟,匆匆离去。北方的雨,只愿相随在季风的身旁,太势力了,也太娇气了。

当季风过后的日子里,那无情的雨,留给人们的便是遥无信息的等待。仓促了,也太短暂了,令人伤神,以至于北方的土地上除了几条维系生命的河流,很少有江南水乡的柔美。江南的雨,也不同于南海岸的狂风暴雨。那瞬息万变的天气,来不及等你准备好,哗哗哗的凌空而降,淋湿了衣襟,灌满了窄窄的巷道,太强势了,让人胆颤心寒,没有一点温顺的感觉。

于是,我不由得眷恋江南的雨,那种如诗一般曼妙的幽雅,带着温情,滋润着这片土地。无论是在鳞次栉比的高楼间穿行,还是在古色古香的江南小镇游走,都有一种释怀的畅然。

撑一把布伞,悠闲的移步在池边溪头,或者什么伞都不用,索性在雨中漫步,常日里的那些纷纷扰扰,劳顿疲惫都会随着雨的脚步流向远方。

说到江南,免不了会想起江南水乡零零落落的湖泊河流。江南的湖泊是闲不住的,有水的地方便会有荷叶依覆着水面。就算是最寥落的沟泽也会点缀着浮萍,鸭子悠闲地静卧在水边的高地上,或是干脆将整个脑袋插在翅膀里。平静的湖水,如平铺的绿毯,又如一幅葱绿的画图。初春的江南,柳绿桃红,绿草茵茵。

无声的雨轻柔地飘落在微微萌动的枝头,干涩的叶苞吸吮着带着丝丝甘甜的雨滴,那一沫绿色,越发显得娇柔。或许,不用一夜的光景,纤细的枝条,便会吐露出惹人怜爱的丝绦。若是有一习幽幽的风吹过,雨丝便从萌动的枝条上轻轻地滑落下来,在雾色的水面上溅起浑圆的水花,如万树盛开的繁花。徜徉在初夏的江南小道,路边葱茏的树木整齐地立在两旁,静默无声的婉约着纤细的枝条。

过了端午的节气,梅子黄熟,雨渐渐得多了起来,压着迫不及待的暑气有种清凉的感觉。终归是梅雨季节,无需邀约,雨随心一般洒落。起初,星星点点的,又细又稀,如同江南乡村人家筛面用的筛箩筛过一样,粉末一般的细微。

筛箩,如今很少有用的,自然更少有人知道那是什么样的什物。记得我幼年的时候,每逢佳节的时候,母亲会浸泡许多糯米,一昼夜的光景,然后把这些糯米晾干,放在青石的臼窝里舂碎,再用筛箩将最为细腻的米粉筛出来,作为圆宵,面条,面疙瘩等等好吃面制品的原材料,可水煮,也可油炸。那种感觉真的不错。因此,这细细的雨,难免的勾起了我对往昔甜蜜生活的回忆,也因此对这江南细雨爱恋至深。

这样的感觉虽回不去,却也忘不了。有时候觉得江南的雨如文字里的诗一般儒雅。雨是清新的,随时可以将江南不多的浮尘趋至于原野,还江南一片明净的天空。文字自然也有异曲同工的相似之处,文字可以静心,凝神,净化心灵,纵使再浮躁的灵魂也会在文字的世界里变得安宁而美丽。

“小楼一夜听春雨,深巷明朝卖杏花。”若没有脱离尘世喧嚣的心境,断不会有心思聆听那雨丝飘落的声音,更不会写出如此清秀的文字。

时光在不知不觉中滑过了秋,流进了冬。不管光阴如何变换,江南的雨依旧会在二十四桥上轻弹自己的旋律。自古至今,没有停息。秋雨的江南,落红随着雨水流入江河,在江南数不尽的折桥下流连,带着难以割舍着的惆怅飘向阡陌纵横的他乡。

如果说,这是一种乡愁,却也是一种幸福。因为有了江南微雨沐浴的经历,才会将记忆里的美丽珍藏于心,才会在每一个烟雨的日子,回眸江南。江南雨,是我心头不变的眷恋,那种素朴,温馨,宁静,还有青石板上远去的背影,带着清脆的踢嗒声,沉香在记忆的心海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