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起走过江南烟雨

她来的日子,江南正烟雨。在断桥上若有若无的雨中,他踌躇着。

雨丝的清凉落到肌肤上,溅起记忆中的光影。年少的他们,都喜欢文学,经常在学校昏黑的走廊上交谈,教室内的亮白灯光,把他们的身影映在斑驳的墙上。经常,他会递给她一张纸条,那是从作业本上撕下的小纸条,写满蓝色的圆珠笔字迹。隔天,她会回应他一首诗或者几句话,她的字很是秀气。那些稚嫩的文字,是两颗年青的心在孤独中寻求共鸣。

毕业那年,他穿越火热太阳暴晒下的城市,把一本写满自己文字的本子送给她。

他想约她在断桥,想和她说:当年的你,如这阴霾天空下的一枝红艳。那一年,她的红色外套,她的白皙脸庞,她的水灵眼波,是黯淡青春里摇曳的一个梦幻。摇曳生姿,如烟雨中的西湖边,桃红柳绿的灵动。

他望着她来的方向,出租车在马路边停下。

看到车窗内她的身影,心跳间有些怕,怕经年的红尘沧桑,改变她眼中的清澈,怕物欲的流光浮华,让她沾染浓烈的艳俗。

在多年分别之后,他在网络上与她重逢。她结婚又离婚了。听说了她的经历,他有些替她担心替她心疼。

车门打开,米黄色的风衣,闪着光泽,白色的奥运图案围巾,与风衣搭配得体,典雅中有着飘逸,看起来赏心悦目。还是长发,只是波浪的卷发,不再是纯纯的娇柔,而是成熟的优雅。

她朝他一笑,去取行李。那笑容温和如天空微露的那点阳光。他心中不免欢喜,没有浓妆涂抹没有脂粉扑鼻,岁月那么仁慈,留着她的明媚雅致。

酒店房间里,她走来走去收拾东西,他坐在躺椅上和她随意地聊着,观察着她。应该会有什么会改变的吧?十多年的时光如流水,再温柔,也会在石上留下磨灭的痕迹。现在的她,温和了很多,少了些激扬。

他提到了那年送的本子。她说可能在老家,然后歪着头,笑看着他假装生气:“你就只记得你的本子了吗?”那神情那语气,突然是十多年前的她,带着点霸道刁难。

靠在窗户边,他和她并排站着看楼下的一棵樱花树。一朵朵全开的花朵,饱含着满满的雨水,沉甸厚重。雨天隐约的光线照在她的脸上,似乎有些落寞的感觉。他似乎听到了她轻轻的叹息。他想起了她的故事,想起她的伤,不知该怎么安慰。如何才能让你的缘,遇上你的花开?

差不多午饭时间了,他说要带她去吃饭。她却任性地说没胃口,不想去吃。他知道她有胃病,关切地提醒她注意身体调养。她听他啰嗦着,不以为然。他再次提出去吃饭,她依旧只是任性地拒绝。他只能无奈地看着她慢悠悠地收拾着包里的东西。

终于她同意去吃饭了,但是却非要去“外婆家”。即使风大雨大,即使看到“外婆家”的门口排着的长队,她也不肯放弃换家饭店。她就是这么执着地追求自己要的感觉和品质,不肯应付了事。

佛曰:执着如渊,执着如尘。他对她说,去灵隐烧一柱香吧,菩萨得见,亦会心怜!

漫步西湖边。他帮她背相机包,帮她撑一把伞,帮她找最灿烂的桃花。西湖上烟波浩渺,湖山隐隐。他走在她的身边,她看镜头,他看她。那澄碧湖面倒映着风景,微波粼粼地晃荡着,仿佛她的身影晃在他的心湖里。

雨下大了。他回头看专心取景的她,举了伞遮在她的头顶。她放下相机,双手搓了下手背,笑着说:这天还挺冷的呢。他摸了一下她的手,那么冰凉,冰凉得让人心疼,不觉心底一颤。他的大手握着她的小手,慢慢地感觉暖起来。

从纷繁的樱花树下走进西餐厅,漫天的雨挡在了屋外。橘红色调的墙面,橘黄色的灯光,温暖的氛围。她的身后是大大的窗,窗外一棵槭树,细密的叶子是细碎的感觉,欲滴的翠色如鲜美的青春。她倚靠在沙发上,他坐在旁边的椅子上,手放在沙发背上,两人随意地说着话。她调整了一下姿势,长发散在他的手上。他的手指轻捻着她的发丝。她媚眼如丝,嫣然一笑,问:“这样是不是很暧昧?”

暧昧,是淡淡的感觉在心头萦绕,仅此而已。

窗外夜色渐浓。她的手机一首一首地播放着老歌曲,表达着百转千回的情感。闪着光的玻璃茶杯,红酒一样的茶色,晶莹迷离。她拿出唇膏轻描,红唇光泽亮丽,闪着一亲芳泽的诱惑。在江南氤氲的空气中散播着万般的风情,迷人的气质,温润的情怀。

他转过头,看着玻璃缸里漂浮的樱花,起伏晃动。虽无酒,却微醉。

离开温暖的灯光,走进无边的雨。雨越下越急,滂沱着别离意。飞溅的雨,湿了鞋面湿了裤脚,湿了必须离别的心。

他送她到酒店门口,把相机包递给她,想说些什么,却终究无语。他撑着伞,向她挥手再见。雨幕中他转身,从此可能就是一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