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南梦醒

很久以前,江南是一个梦。

那时,江南在诗词歌赋中,“千里莺啼绿映红,水村山郭酒旗风”,“日出江花红胜火,春来江水绿如蓝”,这样的美景让人忍不住向往,向往烟雨中的青石小巷,向往小巷中撑油纸伞的姑娘。天马行空时,也曾幻想,着一身青衣,执一把红伞,独自漫步在江南烟雨中,轻轻走过诗词中的烟柳画桥,做一个安分守己的过客。或者在临水的阁楼住上三五天,每天看船来船往,听摇橹的妇人声声歌唱,细细聆听茶坊里悠扬的曲子,在窗外的嘈杂中闭目养神,在江南中再梦一回江南。

七月,苏州之行,江南成为曾经。

粉墙黛瓦、小桥流水、亭台楼阁、水榭荷塘、青石小巷、店铺茶坊……四天的走马观花,对于一个初到苏州的中原人来说,一切都是那么的美丽与新奇。可看了那么多园林美景,逛了那么多大街小巷,记忆最深的却是临水的平江路和同里古镇的穿心弄。

曾经,那么明目张胆地说自己喜欢江南,可当满心欢喜地走进她,才惭愧地发现,于她,我有的也就只是最肤浅的喜欢,喜欢长长画卷中她的姿态万千,喜欢文人墨客笔下她美丽的故事与容颜。而对于她的风土人情、历史文化,还有其他的种种,除了陌生还是陌生,除了惭愧也就只剩下尴尬。

如今,旧时的姑苏已成了一座现代化的都市。即使依旧保留了古色古香,但已不再是烟雨柳花巷、楼台歌舞场,即使依旧亭台楼阁、回廊曲水、荷风阵阵、摇橹声声,即使依旧粉墙黛瓦、烟雨朦胧,却再也寻不到,词阙中笑语盈盈的江南女子水边浣纱的场景。

留住的也只是岁月与历史的标本,而留不住的依旧是时光似水。不情不愿地把喜欢留在过去,把诗情画意留在梦里,所谓的不食人间烟火也只能当成是随口说说,毕竟就连江南也有自己的生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