温情款款,烟雨江南

也许是因为本身的古典情怀,所以才对江南古院幽巷有着难以割舍眷恋。自从染上文字毒瘾,就一直想用自己的笔锋描绘这座古色古香的古城,由于文笔青涩,酝酌浅薄,始终无法拧捏出华丽雅韵的字符来堆砌。

算算时间,来江南已有三年之久,我的思想和灵魂紧紧牵绕着这座烟鸟栖初定,有着雄厚底蕴的历史文化古城。这里的一草一木皆有灵魂附体,生资巧夺,栩栩如生,尤其是到了晚上,灯火映耀,光斑跚爛,更是给整个古镇锦上添花。那些静噪青烟的古寺禅院,那些古朴典雅的水榭阁楼,那些溢溢幽香的荷兰芙蕖,那些寒亭月桥,那些文人雅士,无一不嵌进我的内心深处,虽然我不属于这坐古城,却对它情有独钟。

眼下正是深秋,江南的天气总是瞬息万变,偶尔秋雨绵绵,偶尔暖阳融融,让人捉摸不定。这两天,天气还算好,秋阳璀璨,风轻云淡,心情舒畅,没有雨天的忧愁郁怨。

我本身就是个多愁善感的体魄,难得有这样的闲情逸致,投身诗画小镇,看柳浪闻莺,尺树寸泓,桨影悠悠,哪一幕不是在衬砌江南的美景,如诗如画,给人留下魂牵梦萦的情怀,就连一阵风,都是那么莞尔舒心,妖娆暖柔。

走进古镇那一刻,仿佛进了一幅意境幽远的水墨丹青,那圸湖畔上的明清楗筑,雕梁画栋,粉墙黛瓦,那爬满苔藓青岩石碑,那禅院的香炉丽舍,冥殿青灯,那烟雾缭绕的紫竹林,那咿呀学语的乌蓬小船,那鹅卵石小经绵长而幽深……无一不是美轮美奂,在视觉上的感观凿实震撼人心。江南的风情万种,又怎是一支素笔能写尽的,只有临身其境,肤触感嗅,才能真正感受到它古老醇厚的历史气息。

行走在悦诗风吟如的复古小镇,低眉举目,都是撩人心怀的景色,盘膝禅坐,亦有靡靡之音。我相信任何一个喜欢文字的人,都会用自己对江南情有独钟的情怀,去摹写一卷,然后,将它折成一帆小舟,流放心湖,随风荡漾,在古韵芳竹的幽静小巷,感受这里的风土人情;在这个繁噪杂音的闹世中,寻觅一方清宁。或许,这就是很多文人笔者以江南为题,舞文弄墨的情结吧!

在这里三年的生活,无时无刻,不被这里的诗情画意熏陶,一草一木,流水小桥,白墙黑瓦,都蕴含着浓郁的诗境。那朦胧幽深的雨巷,最能体现一个诗人的奇思妙想,看过很多关于写雨巷的,诗歌,文章,唯一给我印象最深的是,现代诗人戴望舒的《雨巷》他奇妙的灵感,反复有韵的思域,营造了一种既实又虚,朦胧恍惚的氛围。如果没有戴望舒的《雨巷》也就没有那位撑着油纸伞,结着愁怨,带着彷徨,丁香般的姑娘吧!

江南是一个人杰地灵的圣地,孕育出像戴望舒,徐志摩,林徽因这样的风情诗人。闲暇时,倚窗而立,看着颓圮的青筋藤蔓,听着一首老掉牙的曲子,那青砖缝隙处几颗葱绿芳草,在窃窃私语,自己也忍不住内心的独白,斟酌两句。

吟诗作赋,编文织字,最大的乐趣就是可以忘掉烦忧,卸下心中的包袱,停歇平时匆忙的脚步,整顿心灵的驿站。写写生活感想,抒抒情怀,给自己一个与世无争的空间,随意些、淡然些、无拘无束,心无杂念,且随而安。就在这里,在这个充满诗意温情的江南,我学会了用文字倾诉,我爱上了看书。

多想择一城终老,与一人白首。我相信这是每个人梦寐以求的向往。苍穹流年,有着一颗不变的初心,只为守着一场没有硝烟暗火的爱情,用心经营一段柴米油盐的感情,无需洋楼别景,不三餐露宿就可;无需山珍海味,只要丰衣足食就好;无需海誓山盟,只要坦诚相待就可。平平淡淡才是真,安安稳稳才最美。

文/寒亭苍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