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江南烟雨中

“离愁能有多痛,痛有多浓,当梦被埋在江南烟雨中,心碎了才懂。”林俊杰的《江南》带有浓浓的愁,许多人眼中的江南也都是愁,美中带愁,胜似西子,拥有着独一无二的病态美,就像林黛玉那般的风流姿态。我的水土故乡。假如你到过江南。

徐志摩因江南雨巷里的丁香姑娘闻名于世。其实,在这儿,撑着油纸伞的姑娘并不多见,撑着油纸伞在雨巷里徘徊徘徊的更是少数。奶奶说只有小资情调的大户人家的姑娘才会这么干。

江南出名的不止是雨巷姑娘,她留在我心中的印象永远是停留在那一棵棵上了年纪的树干,落叶满地幽静的小径,还有那一抹站在湖畔的身影。

那位有可能是弘一法师,也有可能是丰子恺。在江南,每一个不同的人都可以找到一个不一样属于自己的晚晴山房。

“欲把西湖比西子,淡妆浓抹总相宜。”苏轼,一代文豪,豪放的他也被西湖的优雅从容淡定深深吸引。是啊,她就是这样有魅力,从古至今她都是。

江南的姑娘比水还柔。水香软语咕咕哝哝,捧着一捧水仙花,商量着摆在那里;打着纸伞,迈着轻快的步子漫步在西湖边,是在等他吗?

江南的冬天似梦境。“湖上影子,惟长堤一痕,湖心亭一点,与余舟一芥,舟中人两三粒而已。”拥酒舟中,相枕以卧,看着银白的世界与好友彻夜谈心,也许可以听听那些似真似假的故事,又或许就这样凝望江南,静静地,深情地,不知东方之既白。

江南,盛产小资情调,却从不矫情,再心浮气躁的人儿呀,到了江南,一杯淡茶,足以。江南的人儿,宁愿泡一壶茶,躺在山中的躺椅上,看着太阳在天空划过一道弧线,从不厌烦。生在这样一个多愁善感的水乡,想不多愁善感?难!

外公说江南水土养人,也不知道这是不是他不远万里从山东搬家而来的原因,但我知道,他爱这里,爱这里的山,这里的水,这里的人。每次回过老家就迫不及待地想回到江南。他在这儿找到了他的晚晴山房了吧。

暑假带着奶奶去北京玩儿了玩儿,去的那几天北京难得的蓝天白云,奶奶不是很喜欢“这儿怎么不见小溪流啊。”习惯了江南小桥流水的人自然不会喜欢大都市的车水马龙,更不喜欢大都市紧张的生活节奏。因为江南的style是慢。

你在江南烟雨中,等候着属于你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