执笔江南,几许相思柔情

心里有许多想去的地方,如江南烟雨,一字天涯。

邻水的江南,一直萦绕着如纱的薄雾,还有让人纠缠一生的荷,似乎只有这样才能映衬出江南水乡的风韵。烟波画廊,流水低吟,桨橹浅唱,青砖黛瓦,妆红点翠,如豆蔻年华,若错过,总不知一年风景如何寻。

微风轻拂,白云自在,有人告诉我,这长长木桥有着美丽的由来,没有镂花的雕琢,没有华丽的修饰,且处处流溢着斑驳的旧痕,却依然藏不住许多沧桑往事……几千年烟雨的流淌,留存的是怎样的人文精髓,那些隐藏时光深处的故事,或繁华,或清冷,如今都已不复存在。桥身若虹,后人穿行的桥面究竟还能捡拾起什么?俯视悠悠碧水,丈量着远方的云天,镶嵌在两岸的风景,承载着历史烽烟,承载着春秋如梦,梦中经年如水的芬芳里,看燕语明如月,看春光似流年,看朝飞暮卷渐行渐远。

薄雾中一叶小舟,在桨声四起的水波里微微荡漾,有着雅韵丝弦的柔媚,摇橹的红粉丽影,似乱了水中鱼儿。沿街的观灯,如织的人流,感受着丰盈的仿古文化的沉醉,古玩珍宝,民间文化,特色餐饮,尽显着江南神韵,文房四宝斋里淡淡的体会着禅意与世俗的和谐碰撞,执手把玩的风情旧物,在自然亲切的笑容里,抖落了撩人心意的传说……一块刻着菩提的温润玉佩,照的见素雅江南永远的诗情画意,一副苍劲笔墨的丹青里,照的见河山万物的朴素年华。

水中的一片莲盛开着精致年华,舞动着另一种清雅的风情,幽淡的花蕊静落在万千莲叶间,以佛法的姿势,铺展着季节的怀想,叠合着心灵的悸动,多情的过客,背着行囊,将万千风景拍遍,然后拾起水中的落花,留存记忆芬芳,纵然沧桑老去,一段江南往事依旧温润如昔,更愿以莲花的高洁,为今生,许一个深厚的安然。

江南小楼,雕着如意花纹的轩窗,清雅绝尘的幽兰,不经意的开着,像碎墨落于宣纸,涸开缤纷的记忆,泛着沁人心脾的芬芳。一杯陈年的普洱带着岁月的醇香,醉在茶中总是轻易的让人想起,却不敢身临其境,那片碧绿的叶放在青瓷色的杯中,溢出些许温度。我用残存的清醒,穿过江南如诗如梦的雨雾,故园深处,是否有谁执伞而过,蹉跎了竹影摇曳,又辜负了芭蕉舒卷,是否还有一个如莲的女子,挥着淡淡的衣袖,欲说还休。

记忆里,江南就是一个盛大的舞台,千百年来,上演着世上最柔婉的爱情故事,大幕拉开,丝丝缕缕的弦音惊扰了岁月尘封的往事,多少才子佳人,在这里陡然相逢,是命运躲不过的纠葛,还是一念执着的等待。错过,总是走完一个又一个江南小巷,然后把最后的光阴消耗殆尽,花凋零,人憔悴,当人生的舞台散去,卸下浓墨重彩,却把自己遗失在梦里,油纸伞下有多少个同心结未曾打开,有多少动人的相逢,湿润了眼眸,似乎离了江南诗韵,就少了风花雪月的凄迷。

此情空满怀,寂寞人谁知。每个人的江南都住着一个伶人,芸芸众生,世间百年,再辉煌也得告别,再情深也要面对离去,每个人都是天地间的一粒尘埃,有的能被人忆起,有的此生便已忘记……台上那些重重的帷幕渐渐闭合,总有尘封已久的情怀,慢慢光阴,留下千古痴恋绝唱,都说涂上色彩的面具注定悲哀,其实心中的期许最明白,谁在江南舞台上,为了一场寂寞花事,静静的等待在缘分的路口。

如今回顾,千年的情节已穿越了隔世的红尘,一抹江南朱砂,岁月深处,依然醒目,一曲唐诗宋词,生花妙笔,墨醉江南。人生没有重来,却有生生世世的愿,愿刻骨到底,不容悔,不能散,相伴一生,自始,至终,许下光阴淡淡的留白,然后循前世而来,在江南,也只有在江南,穿过雨打芭蕉的辰光,透过冉冉升起的茶烟,染就了春色满园,然后云淡风轻,苍劫化尽,不问余生。

花开花谢,又一季江南烟雨,又一季桃红柳绿,再多的轮回,也不能将装扮一致的黛青记忆抹去,隔岸脉脉相望里,数不尽缱绻的时光随水成波,在水一方的身影曾经痴情的走过,在昨天的底蕴里,演绎今天的传奇。如今,历史的尘埃早已厚重的掩盖了当年的欢笑与泪水,有的甚至连名字都不肯留下。

弥漫的茶香,没有了岁月的锋芒,醒时自己的故事已经结束,醉时他人的故事才刚刚开始。多年来,我的旅途有太多的际遇与惊喜,总是从一个地方抵达另一个地方,看尽花开花落,过尽悲欢离合,不问因果,不问岁月,有过旖旎的相逢,有过四季的期许,也曾留下刻骨痕迹,也曾留下无言叹息,都说流光容易把人抛,抛掷的光阴里,纵有滂沱不止的回忆,终究是过眼烟云。

于是执笔江南,几分相思柔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