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怀旧美文 >

杏子黄了

【回目录】

作者:陈虎平

农历五月,是关中小麦收获的时节,也是杏子成熟的季节。当麦子上场,开始碾打、凉晒之时,一树树金灿灿的杏子挂满了枝头,阵阵微风吹过,杏香扑鼻,惹的孩子们口水直流,总想瞅空爬上树去,摘几个杏子解解口馋。

在我童年的记忆里,我家后院长着两株高大的杏树,一株笔直,结的杏子黃黃的,甜甜的;一株微斜,结的杏子半边红,半边绿,吃起来酸酸的。每当大 人不在的时侯,我就偷偷溜到后院,或是用木棍敲,或是爬上树去,弄几个杏子,和小伙伴们分着吃,也不管杏子熟了未熟。有时杏子吃的人牙都酸酸的,好几天咬 不下东西。

那时侯农村还没有实行联产承包责任制,家里并不宽裕,妈妈便把杏子拿到集市上去换点小钱贴补家用。正是学校放忙假的时侯,我闲着没事,就缠着和 妈妈一起去卖杏子。一大早起来,我们全家到后院去摘杏子,爸爸在树上用棍子敲打,我和妈妈在下边用布围着接,妹妹小就在地上捡。不小心杏子掉下来甩破了, 我便塞到口里一口吞下去。不多会,一架子车的杏子就装满了。

吃过早饭,我跟着妈妈去三四里远的镇上卖杏子。集镇不算太大,人也不太多,因为是农忙时节,多数人匆匆办完事就回去了。天很热很干,我又累又 渴,不一会就坚持不住了。妈妈没办法,给了我伍分钱让我去买西瓜吃。我舍不得花,拿着钱转来转去,不觉就走进镇上那唯一的书店里,我发现了我梦寐以求的一 本书《说岳全传》。一问售货员,要八角三分钱。我是多想买下来啊!可是钱不够,我又跑回去向妈妈要。妈妈听了后沉思了好大一会终于答应我了,她拿出卖杏子 的钱,数了又数,把一大把伍分贰分壹分的硬币放到我的手里,“买去吧,买了可要好好的读,要向书上的人学习。”我接过了钱,满怀喜悦的向书店跑去……

当我手捧着新书的那一刻,我是多么的激动,要知道,那可是我上学以来买的第一本课外书啊!我要感谢我家的杏树,没有它就没有我的新书,我那里知 道,我的这一本书,就花去了多半车的杏子钱,直到长大以后我才懂得,其实真正应该感谢的是我的妈妈,是她象杏树一样抚育了我,把我养大成人。

几十年过去了,我家的杏树早就不复存在,我的爸爸妈妈也已年过花甲,我的儿子已和我当时的年龄差不了多少,以前的许多往事都模糊不清,唯有那两株杏树,还深深的印在我的脑海里,永远枝繁叶茂,硕果累累……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