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怀旧美文 >

涂涂:军歌唱不休

【回目录】

作者:涂涂

“雄纠纠气昂昂,跨过鸭绿江……”

那天,我骑着自行车经过江滨路,雄浑激越的歌声破空而来,即便是在喧嚣嘈杂的马路上也清晰可辨。我知道,这是《志愿军战歌》,是上世纪五六十年 代男女老幼都会唱的歌曲。我虽是60后,七八岁读小学时学校里唱,放学的路上也唱,及至长大参军入伍,不能说这首歌的熏陶对我人生道路的选择没有起作用。 现在猛然听到这首久违的歌,一股亲切感油然而生。我停了自行车,循声向江滨公园张望。

只要不下雨,这一段江滨公园一天到晚都是很热闹的,草根“歌星”们自备乐器音响,你方唱罢我登场,引得路人游人驻足围观。瞧,树林前面的空地上正聚着一簇人,我快步走了过去。

歌唱者是一个矮小精瘦的老人,头发稀疏,胡须尽白,脸上的皱纹如刀刻一般,不知是那个年代的灰黄的中山装穿在身上,连风纪扣都扣得一丝不苟。他 不用麦克风,将一根竹拐杖像枪一样扛在肩上,一边甩臂抬腿做着齐步走的动作,一边在两个中年人拉二胡的伴奏下,放声歌唱。歌声谈不上悦耳,但绝对谈得上富 于激情;随着音乐的节奏,头颅也左摇右晃;在狭小的场地内,来回走着不很标准却很夸张的步伐。

一曲唱罢,掌声响起。老人受到鼓舞,立刻从头再唱,只是声音有些干涩嘶哑,步伐也有些踉踉跄跄,额头上布上了油汗。围观的人在交头接耳:“我猜这人当过兵。”

“要不,唱不到那么像。”

我知道,这里说的“像”,是指老人将竹拐杖当枪的那份滑稽。

“你看他的左腿有什么不一样没有?”

“抬得很高,落的很轻。”

“看清楚没,原来是假肢。”

又一遍唱罢,掌声却是稀稀落落的。正当大家以为要换一个人唱,至少要换其他歌的时候,那老人一仰脖又吼开了,那两个拉二胡的人互看了一眼,摇头叹息一声,勉强赶上节拍拉起了二胡。我身边的人又问了:“这是第几遍了?”

“不知道,我来的时候他就在唱。”

“都什么年代了,还有人唱这歌。”

“我看这老头是疯子。”

“听不下去了,走吧。”

于是,就有两个人离去。接着又走掉了几个。听众的离去丝毫没有影响老人的情绪,老人微眯了眼,仿佛在品饮一杯陈酿,更加如痴如醉,或者,根本就不是唱给别人听的,只唱给他自己听。

忽然,一个七八岁的小孩拉拉我的衣襟说:“伯伯你看,唱歌的老爷爷哭了。”我仔细看,那眼眶里,有两颗浊泪莹莹闪动着。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