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散文 > 怀旧美文 >

村头有棵皂角树

【回目录】

作者:韩报春

村头的德治哥家门前有棵皂角树,打我记事起,就那样粗壮,树干直直地撑起了一把大绿伞。

皂角树有多少年了,谁也说不准,70多岁的德治哥说,他小时候就在树下玩耍。当然,那树下也是我儿时的乐园和天堂。乡村的月夜,月色分外皎洁, 晚饭还没有吃完,小伙伴们就在门口一个劲儿地喊叫:快出来捉迷藏!我把碗一推,就直奔皂角树下,几个小伙伴玩捉迷藏、星星过月。这边喊:鹅,侃大嫂,俺这 边随便挑。您挑谁?那边接:俺挑黑娃来跑跑。我这边的黑娃,便铆足了劲儿冲过去,但他太瘦弱,每次都被对方牵手的网拦下,惹得笑声一片。

伙伴们疯累的时候,德治哥就搬个小马扎出来了,树下一坐,喊一声:还听故事不听了?我们一下子围拢过去。德治哥给我们讲《岳飞传》,说《三侠五 义》。他很“孬”,讲到关键的地方就不讲了,偏给我们讲“猫惊尸”这类叫我们惊悚的故事,我们也很没出息,害怕得要命,还听得凝神屏气。月光透过密匝匝的 皂角树枝叶,洒在伙伴们的脸上,我能看清狗蛋一脸的惊恐。末了,胆小的不敢回家,德治哥笑着扯着娃们的手一个个送回去。回头看,只有皂角树还在夜色中立 着,觉得做棵树真辛苦。

秋天,皂角树坠满了皂荚,周围的婶子大娘,就用钩杆扭下几片,放在洗衣的木盆里,来到水塘边,在石阶上用棒槌把皂荚捣碎,裹在衣服里,在水里反 复地揉搓和捶打,把衣服漂洗得清清爽爽,衣服晾干后总透着一种微苦的清香。也有爱美的大姐姐用皂荚洗头,头发黑亮柔顺,好看得很。

冬天,皂角树叶已落尽,光秃秃的枝丫伸向天空,这时便见山南有人过来,拿了镰钩和口袋,把树上的皂角刺割下来。我知道皂角刺是一种中药,具有拔毒祛风、消肿排脓的功效,也是一宝呢。

清贫的岁月中,皂角树也成了村人祈福驱灾的寄托,谁家有了喜事或小孩有了病灾,枝头上就会挂上红布条,在风中飘动。当然,皂角树也经历过灾祸, 有年夏夜,暴雨倾盆,电闪雷鸣,第二天早上,看到皂角树最粗大的一根虬枝被炸雷撕裂下来,整个树冠缺失了三分之一,村人赶紧用路边的稀泥糊上,给树“止 疼”。皂角树真的不负众望,在第二年的初春,在伤口处又绽发出新的枝丫,顽强地向上疯长。

没几年,皂角树依然葱茏如盖,遮天蔽日,成了村人夏天天然的避暑场所,也成了游街串乡的小商贩们驻足的驿站。
1995年村里修路,决定砍伐妨碍扩展街道的树木,皂角树的去留成了人们议论的焦点。有人认为,为了整个村子的整齐和美观,必须伐去。但多数人认为, 村人和皂角树世代相依,它的年龄连祖父辈都说不清,怎忍心砍去!村委会让全体村民投票,决定树的去留,结果树胜利了,胜在了它长期庇护村人的无私和大爱。

去年秋天,常年在外的伯父回乡,年近七旬的他,在村子里早已是“儿童相见不相识”了。午饭后,我陪他在村子里走走,对路过的每一个人,他都会问 是哪家的,我须提起路人父辈的名字,伯父才明白。快走到皂角树下时,他明显地兴奋了,疾走几步,拍着粗糙坚实的树干说:它还在!粗壮了。

是的,皂角树还在,岁月经年,世事沧桑,只要情在,树就永远茂盛常青!

相关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