陌上花开,可缓缓归矣。

 我在桥头老橘树下听了一宿莺歌,看着月下捣衣的女子背枯肩弱

远处的寒山寺摇曳的灯火,暗了眼阔,静了心魔。
  
陌上花开缓缓归,归期已满人未归
铜镜已浮散光,云梳又落灰,愁绪压蹙眉,忧苦覆瞳媚
  
置了红衣裳,净了雕花床,掩了青丝束,负了韶华窗
旧了红衣裳,脏了雕花床,白了青丝束,红颜暗愁伤
  
陌上花开缓缓归,三十六年等闲度,辛勤寂寥守寒庐
良人未曾踏归途,自嘲犹似秦罗敷,罗敷自有夫,独我心事不敢露
  
犹记幼时初遇,两重心字罗衣
我抚琵琶倾郎意,君吟墨诗透相思
一纸聘书两相悦,红轿穿巷笑十里
  
  
君为考名故,卸喜衣,背书籍,我倚栏杆望无期
又昏黑,未交杯,嫁衣褪,人难寐
  
云中去寄锦书,陌上花开君可缓缓归,终是,人再未回
闻君已中榜,左右聚羡我,君未归寒房,邻里暗笑我,两茫茫
  
闲时泼墨画,素笔独爱捕天下,采蝶双飞度天涯,鸳鸯俱戏流水沙
照得一人形影吊,瘦马难画,长世唯独牵挂他
  
白发罩红颜,相见难,心意阑
红颜悲白发,砚水墨,乱天下
  
诺言,冻死街头
归诸,一夜日休
城关,舞客青
春两袖,清风依旧
  
分明有泪 有泪滴 人间无处寄相思
欢笑声 已成了昨日的回忆
红颜已老不如昔 空自悲戚
这一声叹息 是人间多少的哀怨
弹尽千年的孤寂 独自叹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