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墨走湿的情怀

落影黄昏

是落影的黄昏,我从唐朝走来,将忧伤的心怀掰开成莲,流泻晶莹的水珠儿,潺潺我悠长的等待。

远山如黛,烟霞雾痕萦绕绿色的江南,三径菊花顺着墨香袅袅地轻展我的心扉的痕迹,藤萝秋千架上凝虑的女子,在夕阳的夹道里拾起一枚青苔的记忆葱茏季节里流动的背影。

有一丝美丽的情绪在薄暮的风中浮动,潜藏我黄土地般龟裂的相思。我将瘦成一茎木舟,滋长藕荷色的爱情,山水红尘有着醒转的梦。

在香雾盘桓,丝绸镶嵌的院落里,我将相思挂在青春的墙壁上,掬一幅禅寂的画面,在洞箫省里坐尽整个黄昏,看你婉约的衬景,在蔷薇的月光下款款曼妙唐衫的风情。

烟色的记忆很远,却远不过唐代。

散怀烟雨

潇潇烟雨中,撑一把油纸伞在古城的青石巷走着莲的步子,朵朵是我踩在尖刀上的舞。

有苔藓斑驳的记忆随着小径躲闪而来,螺云青鬓的江南少女在翰墨里飘香,款舞着冰雪的情怀与蝶羽的风姿,千年的诗情不老,恰如我的相思,以一阙瘦词与流觞古诗恣意悠悠古韵。

我滑落在古老的秋径,任你以唐风的姿势敲打指端流动的文字,在幕风折尽杨柳的时间里,守候一个古老的语言。

黛色的夜幕碾过万千的红尘,嘎嘎直响的岁月埋藏在满是皱纹的心事里。

是谁的歌唱让我美丽的如此炫目?有着莲的醉态,梅的清婉,媚似夜半海棠的嫣红。是谁的眸子浅尝荷露的底蕴?掬水月临摹前世今生七色的诗篇。又是谁踏着黄昏的歌板?以一双燃香添烛的素手,垂钓一枚千年来瘦瘦的伤感。

听窸窣的细雨敲打在石板路上,恍若我隔世的心跳,淡淡水墨湿了三秋的情怀,再现三月三长安水津的香衣丽影。那些绿柳红樱的生死相依,在风中软软穿行六朝岳父的潋滟轻波。你是长在水心的莲朵,萦绕我胭脂色的梦。

临水的女子在秦淮河上传唱笙歌,红格碧色的窗花下,雪纺胭色的罗裙,在莺歌燕舞的人间袅娜曼妙的风姿。这与,饮醉了秀色的江南。

是否还会有在水之湄的缥缈的情愫滋生?我拨动了往事那早已锈蚀的弦,不再牵挂自己来的地方,也不想该往哪儿去。

有古典气息在弥漫,我穿起了窗外的雨帘,将窗内的思情,一针针刺绣在江南氤氲的暮色里。

月色洗梦

古筝响动的夜,手挽唐绢掩面哭泣的女子弹拨江南丝竹清音,一管羊毫千年风景。

我坐在月亮坐过的石阶上,思索着一茎长荷的韵脚,是谁敲叩青藓门扉上那层层的记忆?以一种缓慢的优雅交织着前世今生的企盼,我散逸丝发铺成一条柔软细长的古径,浅淡的月晕跌进我的眼眸,荒芜了尘世的归路。

岁月在整日整夜地浅吟低唱,我将生命之杯倾斜,啜饮一小口红尘,醉了千年的月色。

那么就采折我弹古筝的手雕一管百孔长啸,在诗韵低杨的风中,吹彻你的人生词典一页页颤抖。或是蘸浓雾写一首诗,投注水运的色彩,释放古老清雅的芳菲。

轻轻推开一丛虚掩的篱笆,蹑足走近你的窗前,听你读着书签里那些新月妩媚,烟柳浓情的词句,一行行,一叠叠,载着红尘的呓语,也载着纤巧的叮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