落笔随风,写一季素白的纯美

将三叠九折的誓言,融入一缕风的影中,做思念的引线,

轻启,展开,在落花的窗台,这些蕴含岁月凝香的字迹,一笔写就,是岁月不动声色的华彩。
-----题记

晴空一隅,遥远的云边,有丝丝缕缕的薄雾,在缓缓流转。那种色彩分明的亮丽,如碧蓝的画布上,赫然晕开着几朵白色的杜鹃。浮世清欢的仓促中,不再是雨后的云烟,蓝白相间的帷幔下,铺展出秋日里最明媚的一幅画卷。

多想,就抱拥着此时的这段时光,爱与恨,都无需猜想。风中的故事,雨里的忧伤,已停息了原有的轻狂,天高云淡之后,所有躁动不安的情绪,都可以安然落幕,让层层盛开的美丽,栖息着清凉。

走一段路,看一程风景,岁月,如水一样穿尘而过,让人生的画卷宁静淡泊。闲来,阳光下赏花,寂寞里听风,花开了,是满心的喜悦,花谢了,也并非是一种苦情。喜欢的一个人,一种情感,在心里,越过了风雨的缠绵,似乎已经年深久远。

想念,不与他人言,一心,一情,只需相视一笑,眸间灵犀闪动,若四时明媚,是两个人的春天。即便,世界喧哗声不断,眼里渐豁达,思绪渐丰盈,有花香,有风吟,心内,自会清净。

将一枚吻的印记,沁满花香,用初秋的清露封存,然后藏入书页,放置秋阳明媚的光里。依着旖旎的光线,眼里,便会有一丝温情晕开,在书卷的每一寸留白里,都渗透着绵绵的爱恋。用一场秋雨的微凉,倾听,凝望,任雨丝的从容漫过心海,穿过光阴的帷幔,去填满记忆的浑荒,润泽,墨与字,心与爱的生生约定。

当时光的影,温婉成一季深秋的软,我在层层叠叠的朵瓣间,将爱恋,用最安宁的唇语渐渐填满。此刻,你自远方寄来一线牵念,我轻轻和上你的曲调,在爱的原野上,吟唱成指间最美的华年。将秋天的一丝憧憬藏于眸间,在薰衣草的紫色花田里,合拢起芬芳的香气。

微闭起眼,穿透指缝间的红晕,仿佛是你喜悦的脸,让流韵中的温暖,瞬间在掌心弥漫。捻你的名字入诗,伴着清宁的美丽读你千遍,在最辽远的空旷里,是最幸福的光线。

淡淡的秋色,如一程无法搁浅的时光,依着季节的入口处悄然而至。风,掠帘而入,素净的气息填满小屋,瞬间,已驱散一窗的暗香残红。蓦然寻花,春红已瘦尽,梧桐树伸展的叶脉纷纷落下,一抹菊的清香串成了心语,静静地在远乡的思绪中,饰演着浓情依依。

听一曲琴音,如薄风入弦,疲惫的身躯以及浮躁的心情,随音乐放逐,梳洗,而后,飘向窗外,落在时光静处。岁月的墙角总是堆积着诸多情绪,喜悦或者忧伤,无法掩盖的过往。紫藤花一般温暖的话语,若,风中的旋律,唇边的低语,还会在记忆里凝聚成光亮的轨迹。生命,也一如寻常的美丽。

闲暇时研磨,案几上无尘,摆放上一只雕花的杯盏,以水色养心,伴着沁香的花韵,写一纸心之笺语,让思之幽幽,在荒芜中生长葱绿。寻一缕风做前言,于心上种一株菩提,素色的花蔓做背景,赋予文字清清的影,不刻意留白,不需要隐忍,随意泼墨,一道婉约落笔,是尘世最明艳的烟火。

温良岁月,我只需安守一朵花的芳菲,静默,深藏,纵然时光渐老,不小心,将自己细微的心脉捻碎,我会轻轻掩面。悲欢与冷暖,不温于表,不形于外,不含于色,都落定成尘。于你,于我,便是这一季素白的纯美。

时光渐长,任风雨婆娑,任云烟流动,岁月的痕迹,正悄然爬满眼角眉梢。不做刻意的决绝和冷漠,也没有伪装的明媚与热烈,心,需轻捻一盏茶香,只将万般滋味饮到日渐寡淡。纵使波涛万丈平地又起,也可悉数放逐,面不改色,微波不兴。

游走,

方寸的脚步仅在自己的一线心窗,

听歌,写字,用指间的灵动注入温情。

倚窗,听风,品生命之韵味渐渐平和。

别管,哪一程风景曾有过我,

别问,谁于花前月下又念起我。

临了,微笑,我还是最真的我,

于清宁岁月中不温不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