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缘一曲天净沙

(一)

不是冷冷的秋天,却有瑟瑟的秋之意味。

我捧元曲,在读那首不朽的《天净沙》,屈指几十字,胜过无数言。一缕阳光的手伸过来,抚着书上让人心碎的句子,令我彷徨走驻。

诗人,诗人,我想象中的诗人的样子:清癯、衰弱、苦涩,无奈......不知是奔向故土,还是走向遥远?

夕阳挂在枯败的枝藤缠绕,无语的乌鸦栖息一棵老树一轮,叫我倍伤。

书不圣贤,再也没有唐人的帅气宋人的风采,整个一百年,谁能吟出“春风得意马蹄疾,一日看尽长安花”的豪气?

春花秋月空自怨,历史现实相对照。青春有多远,理想有多远?诗人不敢看自己也不敢想自己,唯有鬓边发丝猖狂乱飞。

不瘦不酸不舛,谁能道出一曲《天净沙》?

惆怅难以释然,流浪的诗人只好继续流浪。

古道古道,西风西风,瘦马瘦马。

唉,望天涯,望断了天涯!

(二 )

一条最朴拙的古道,伸向历史的深处。

我想起雪,想起长城,想起荆棘,还有木轮和水车,读懂了驿道,就通晓了一部上下五千年。

古道是一枚弯弯的岁月,古道是一条长长的印痕,古道是一种挥起扬起的语言,古道是一首平平仄仄的西风,古道也是唱响诗人的笔尖。

古道,从远古走来,触须渗入一匹瘦之马的内脏,黑黑的颜色,探询古老的乡愁。

古道,是留给后人的一道飘带,一片风景,满怀情感,在后的梦中呓语。

古道,是诗人留下的叹息,冗长无奈。诗人是古道上的一个音符,一支狼毫,是古道秋季里一串串长长的省 略号!

我和我的情人提着花篮,晒着古道的太阳,迎着霓霞,如同鱼儿穿梭,自由来往,沧桑巨变,沧桑巨变。

西风无语,西风无语!

(三)

一声雁南飞,送来凛冽寒西风。

有谁横刀立鸿,手劈掰开秋色?

田野里的蟋蟀销声匿迹,移居屋内,朝北的窗牗也被泥巴堵塞。

西风,独自在户外飘荡,无孔不入的本领钻入宫殿,却在农家的温馨袅袅轻烟,败成一破絮。

日子一天天深入,西风愈来愈烈,送来雪花飘飘,落到诗人和瘦马上。

诗人一手撑开渐渐浓浓的暮色,一手裹紧单单薄薄的衣衫,深邃的眼睛凝视远方。

孤傲的西风中,有后来一位诗人隐隐的号角在吹响春的信息。

我骑着赤色骏马,揽着情人的肩,精神抖擞策马而行,古道的土尘炯炯生辉放出炽热的光芒,情依依的寻找 另一匹遥远的瘦马。

瘦马不言,瘦马不言。

(四)

一曲古老孑遗的小令,惊飞了一个安逸的梦。周围的梨树,周围的枯草,还有周围的记忆,铺展着历史的纵横, 我能否追上那匹瘦马?

我和情人,微微对着微微的微笑,追赶什么?追赶一种姿势,追赶一种不离不弃的执着,追赶一种一瘸一拐也不停的奔泊……还有什么比我们能够在一起更重要?

我和情人相偎而卧沉沉对视,一抹愁绪,一抹漫漫苍苍无望也淡淡有望后人咋也搞不清楚的云杳杳升起,与我们的幸福两两对看,我和我的情人齐遥望云端。 我们从哪个站口出发,又到哪儿邂逅你?诗人啊,告诉我,还有瘦马?

生硬的史书没有记载,温情的家书没有找到,历史在哪儿?哪儿是历史?李颀的一羽冷箭飞到了哪端,射走了后来诗人的所有英雄气质,连马也瘦的奇瘦无比?

瘦马一如既往,走着自己的孤独,走着自己的历史,记忆里可有我春天的明媚的桃花的艳遇?一生里,可有几天丰盈的向往?我和我的情人,眼噙泪花,不再奢求。

瘦马走进一幅惆怅山水画里,树低,山水瘦,仅是淡淡的几笔素描,还有一起的那瘦瘦的不够一笔抹画的瘦瘦 的诗人。

诗人揪住了秋天,揪住了历史,揪出了瘦瘦的曲曲的折折的委婉。

真的诗人,真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