情之深,爱未消

那朵花,隔空绽放,带着相思的记忆,开满离伤。

我以为,有生不会再相见,再见亦无红尘缘;我以为,有情直如心衰死,冰封千年便可以抹去往昔熟记的容颜。但问,谁来度我,谁来度我脱孽劫?免我爱,免我痴,免我今生遇见,又一世凄惘悲苦绝!

落花,飘散在天之涯,落叶,婉转而忧伤。你穿行在我未泯的心音,将千年的相思等待,等成孤独的飘摇与绝望。

若,早知今世情又空,我宁愿笃守寒冰地狱滴落成自己梦里梦外销魂的诗境。千年追寻,摄魂孤舞,我的情只为爱而生,为爱而死。

我本是无心人,无心之人唯求真心,哪怕天地混沌,但待今生化妖为人,能紧贴你的怀抱将我曾经的迷失温润,这一刻更胜过多少永恒。

追逐世世年复一年又一年,一追一寻便是一千年。寒冰地狱锁我情,冰寒冽冽封我心,一朝破壳长袖舞,冷颜婉柔伴君行。

不怕为情苦,怕只怕,我为妖,你为人,空守痴狂负了我心一程又一程。

夜半,血月,我著一袭白衣如魅影,孓孑踽踽凄凄行。金凰呀金凰,你我既为同源异心人,为什么,你能入世贵为胄,我却凝噎无语几度几思难做人,难做人?

我不是九霄美狐妖,念君恩,多想转世做你缠绵的枕边人,与你瓜洲同渡,把岁月渐染作白霜如银的光阴。

何惧地狱炼,为求心,舍画皮,我甘赴血月噬骨断肝肠。

不忍摧你义中情,不忍折你手足盟,等,直到一声人妖殊途,犹如晴空裂帛撕碎绕指阑珊梦。

我的爱,再次深坠,为地狱之冰含笑饮醉。

从此,不思不恋,只把记忆的泅河放宽,任你滋长,长成记忆中绝世盛开而孤独的风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