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 怕......

我怕时光留在一刹那,风,悲鸣;雨,幽咽。

我真的很怕!

自古逢秋悲寂寥,一份苍遒美,一眼清愁泪,千千铭心但为一纸诗文醉。我以为,笔尖凉暖,这样就可以修习到不露声色。

却谁知,一场12公里开外的4.7级震情,便将我诩夸的刚柔撕碎。汶北两川山崩地裂瞬间断面的回放,像梦魇,一下击破我仓惶中自拟的坚强。我怕,这一刻,山河会错落。

几许惶恐形如魔障,遇见了,便是劫,别问轻重。我知道,当我的脆弱面对空硕的居室,有一份孤独已经无可替代。

彼时,我多想牵着父母的双手,怀抱亲爱的孩子,然后,被一个温暖的臂弯环拥。就这样,用笑容写一场生死无涯永相随的传说。

有惊无险虽是一瞬间的事,可是,那一刻,我真的很害怕!

时光将浅秋晕染的越发端庄成熟了,满树枝桠依然紧簇在苍郁的绿色中,但星星点点已泛出暖眼的黄。这个季节,多少根脉相连的东西,将会零落成泥碾为香尘,我们既是无法挽留,便只有目送。

而生生的分离,却为下一个归期,这样的等待,谁说不是一种心痛。

八苦翻唱,一句一伤,每一种我都想不经,未经。因为,每一种我都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