秋水共长天一色

清晨,我轻轻打开古卷,让唐风吹拂我的笑脸。黄昏,我掩卷歇目,让宋雨缱绻在我的心间。沿着古栈道,我捡拾着风花雪月,祭奠着老去的流年。秋天是个游梦回归,思维放飞的季节。惹得多少文人墨客夙兴夜难消,诱惑多少志士仁人登高望远,壮回百度;吸引多少英雄豪杰感慨时事,悲壮秋凉。“秋阴不散霜飞晚,留得枯荷听雨声”。这是唐代大诗人杜牧对秋的感悟。秋雨飞溅,发出多愁善感的叹息,砸在地上,压在每个人的心头。

煮三江文字,咀五岳诗香,摇一笔文风,荡一笺豪放。寂寞里,我与文字对白;薄凉中,我拥抱文字里的太阳。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一枚飘叶写出一季静美,一抹夕照吟落一地嫣红。捻一指菊香,饮半盏秋光,让心在恬淡中款款徜徉。

山一程,水一程,三千青丝残留在万里风中。憔悴了执念,清瘦了梦想,落霞阑珊处,那苍老的便是春的风景。日月经天,江河行地,谁的微笑能长挂嘴角,谁的妩媚能成为永恒?在岁月的一端总有一阕黄昏,等待着你去虔诚地吟诵。

雁别冷秋,泪落长空,它留恋的不是温暖,而是那一季美丽的风景。日沉西窗,夕照满城,人约黄昏后,那忘不掉的仍是晨曦里的一份感动。风落定,落花香,我把沧桑寄托在秋光中。看庭前花开花谢,望天边云卷云舒,让一颗疲惫的灵魂去分享黄昏里的一份宁静。

扬手是春,落手是秋,经年往事,就像那枫叶飘满秋的路口。我轻轻拾起那来自春的落叶,把关于绿的故事再次挽留。

风卷残卢,雨送飘零,花泪无声。渐损的风景,凋零的惨疏,落日的余辉,组成凄美的悲壮,写在大地,唱响壮怀激越,时不待我的忧忧愤曲。忧思的泪撒向苍茫,感慨的情寄往回归。“天上秋期近,人间月影清”悲愁的思绪由然而生。“长风吹白茅,野火烧枯桑”摧古拉朽的强劲西北风,似把锋利的剑挥向大地。一夜霜满地,叶飘离,松涛浪声急!满眼离愁恨,深夜梦断魂。“秋宵月色胜春宵,万里霜天静寂寥”。一幅凄惨惨的画景侵袭心头。

“天高云淡,望断南飞雁”,秋天的声音从天空到地上,潇洒地走进人们的心里,而又沉重地从眼睛射出,天地人都知道他的悲壮里含情。“君问归期未有期,巴山夜雨涨秋池”一幅夜雨寄思的画面,悄悄从诗人的心寄出,穿过雨幕,飞翔到盼望人的身旁。当“树树秋声,山山寒色,”时,已经到了“时维九月,序属三秋”的深秋季节。“落霞与孤骛齐飞,秋水共长天一色”秋天的美景写在了苍凉里,与冬天的纯朴优化出新的清丽宁静,悲切的感觉被厚重和豪放所引退了。一种新的希望孕育而生。

秋的寒意掠起心灵湖面的波澜,断断续续的画面总会在不经意间浮现,好像蜻蜓点水般荡漾起圈圈涟漪,仅仅是依稀的秋意勾起的记忆,还是未曾远离的遐想和错觉。落叶秋霜。所有的花朵闭上了眼睛,是谁用秋水的柔情将我浸染,水面漾起波纹,伊人的心底又掀起激情。气候如此寒冷,冰凉的秋水是谁心头一弯浅愁?这也许是秋的泪水在人世间飘洒,这份感伤又将持续多久,也许也只有她知道。

我断定这是一种缘,抚不去的缘,归来的人萍居一弯秋水,像叶归尘土,心灵归隐,我一旦将名利放逐荒原……

明年秋天,我会驾驶一片红叶寻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