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 间

花,一季只开放一次,错过了就尽落。

满枝摇曳的绿意洒满初夏,微热的初夏中只有他们是充满生命的,张开一片片绿叶,撑出树荫斑驳的林间。

走在小路上,漫不经心的扫过树影,倏然间闪过暮春樱花荡漾的唯美,点点轻悠的碎片仿佛是在为存在过的樱季而祭奠。它们和我们呼吸着同一份清新享受着同一片阳光,它们的生命如流星,浸染素色的年华,躲不过落败的荒芜。

并不是因为喜爱,更多的是一种心疼,仿佛自己就是那其中的一枝樱花,转瞬即逝。只一个星期原本压枝的樱花就飘零四散,只剩下零碎的粉白。花瓣漫了一地,春光泄了一地。一位老人小心翼翼地拾起一掬花瓣供在手中,指尖滑过微凉的空气,刹那间樱花像是被注入鲜活的生命,璀璨着记忆中的童年,小小的女孩在树下转着圈和着樱花舞蹈,衣裙微扬着南风,笑声四溢。

透过女孩的笑颜,我仿佛看见了那年纷繁的花朵,梨花桃花油菜花美美地开了漫山遍野。我像一只轻盈的蝴蝶在花间穿梭,衣袖点上细碎的花粉,任由露珠濡湿。时间如白驹过隙,我就像是岁月中的一缕炊烟,离童年越来越远。

风止,花黙。

女孩乖乖地任老人拉着手离去。女孩,花只有一季的美好。

“花间一壶酒,独酌无相亲。举杯邀明月,对影成三人。 ”花间的李白该是怎样的寂寥,花间虽美却也难眠,仕途不遂,无人问津。花间,多好听的名字,只是花间并不属于这里。

能在花间酣睡的惟有湘云,芍药花间枕花而眠,花为床被,湮折扇,氤氲一场静美红楼。

花间亦非我所喜,我不是爱花之人,只是惋惜衰败的繁华和一去不返的美好。宁做惜花者,不为赏花人。

花开时,我不懂得赏花,零落成许才会想起。那么,还是让一切随花而葬。

花间原来失去才知可贵,留不住,眼睁睁看着它从手心游走,一如留不住离别的背影,转身淹没人海。再回首花间不复。

多年后花间的女孩已经长大,只是不知她是否会有那么一刻能留给樱花树下的纯真。

而我写下花间慢慢遗忘,积满流年的烟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