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一首诗里老去春光

梨花带雨,桃先落红。过往的风吹落了一地的花瓣。飘飘悠悠,跌入了我的窗台。

曾几何时,那踏着花瓣而来的春光,开始缤纷了我的世界。那些华美的字句,在指尖下翩翩起舞,烂漫了一张张的白纸,弹醉了一次次被敲打的键盘。

看一树的桃花纷飞,看一岸的柳丝轻拂。不经意间,一缕缕淡淡的稥,就清晰了我的双眸。那些姹紫嫣红的盛放,痴迷了婉转了我的词章。幽幽的情思扰动了我的心慌。

此时,远处已不闻了悠扬的笛声,身边的日子依然在细水流淌。那些满树的花儿,摇曳着,翩然而落。

我静坐在黄昏里,翻阅着曾经的那些日升日落的细节。呆呆的在月光下,聆听着花开花落的声息。

轻轻的哼起一首忧伤的歌曲,不由的洒下了几行快乐的泪滴。这个季节即将过去,而下一个多雨的季节就要来临。或许,我还能默守夜色;还能迎风而歌;或许,我还能站在这无法探测深浅的光阴里,用文字记录着快乐和忧伤的印记。一边忙于记忆,一边努力忘记。

当 风起,云涌;雨停,月落的时候,我还会在失去了芬芳的花蕊中静坐吗。在这个与季节无关与心情有染的春天里,该怎样诠释心中的感慨呢。用什么来传递尘世间的温暖,又去怎样的接受人间的聚散。莫管了,这春天的花蕊已开了尽,只管抚着我的琴弦,倾杯,微笑着去赴一场文字里来去无声的盛宴。恍惚间,就似醉非醉了,是谁在笑红颜痴情,谁心疼,这盈盈绽放的百媚千红。

月知心,花解语。再饮一杯温柔的月光吧,让花的痴情去领略那瞬间的凋零。是我荒芜了妖冶的春光吗;还是这春光掏空了我饱胀的诗囊。如今春天已走的很远了,但还是以最虔诚的心语道一声“感谢春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