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切刚刚好·只于远方·寂静无言

孤城无寐,城南,星空迷离,缱绻花魂游离,紫丁香零落一地,雪白如霜,静听花落,风起。

青丝萦绕心结,更深露凉,荷塘枯坐, 云,袅袅移动,月洒清辉,蛙声起,风吹影飘摇, 琴声悠悠,拂面沁心的柔,凝听风拂清竹,倒影破壁,斑驳,零落一地月色的寂寥。

念,似藏起多年那如水的年华,倾泻一池碧波,荡漾菡萏碧色叶面的珠露,摇曳聚散两依 依,蜻蜓点水似的柔媚,清澈如你的眼眸,晶亮,却寂静无语。

所有的花开洁白清香,心事,如翩飞的蝶,湿了薄薄的蝶翼,仍将凝露的花瓣,深藏, 深藏于厚厚盔甲下那柔软的心的低底,将花事藏匿,这不为人知最秘密的角落,一针针 密密的锦绣临水而居的莲意。绣织花草鱼虫,妍开的花朵掩盖,雪白纱布滴落的斑驳暗的泪痕。

奈何,关山遥隔,山水远程!我于幽深密林寺庙,静坐禅房,佛珠串串,细细的数。 多少个月影摇曳的夜,那憔悴清瘦的影,深邃的眼神,凝望,凝望,极致温柔,而我,端坐 摇曳昏暗的灯火下,静无语,但听屋檐雨声阵阵,终究走不出这青灯袅绕,暮鼓声囚禁的心!

箫声渐近,单薄青衫,素冷,行走于竹园幽径,伫立,伫立,看木窗前独自暗坐纤细的身 影,还有那痛的叹息!奈何,缘浅终究会分离,何必初始惊扰你如莲的静怡?

心中纵然焚烧成烈焰,想过如飞蛾扑火的悲壮,去寻那镶嵌于心刻骨的念,然而,那悲情 必将你卷入痛的深渊,万劫不复,翩跹中燃烧成灰烬!

奈何?恒河水阔滨难及,一曲悠悠琴音,却山水一程,路迢迢!旧梦惊心,往事怎堪言! 烟锁雾起,眉聚峰,只得落日向西,缘浅淡然相离,山峦渐渐隐如暮色里。

日日,于一寸的光阴里,佛堂端坐,佛堂端坐,梵音袅绕,叶,飘落于青衫,手拈花一 朵,临水颦眉静立无言语。

只是,习惯经过庙宇,必然心会默默祈祷许愿,不可贪心,不可妄想执着!不可奢求拥有 太多,一切,刚刚好!你只于远方,寂静无言,念你,或者不念你,你都在那里,默默念,寂 静无言!

檀香烟袅袅,而我终究要舍弃,于是摇遍佛前案几所有的经筒,求一只竹签,虔诚拜倒于 佛祖前,只愿,保你一世安康,一世喜乐,我方安然,安然。 自此,你于三途河的南岸,我于北岸临水而居,轻轻的舒展柔弱的花蕾,千帆过尽,早已 羽化飘逸如白羽。

佛陀渡,端坐于磬石上,看菩提花开花落,树叶间隙的一米阳光里温暖,晨钟暮鼓,翻看 案几经卷,听一曲梵音,静怡,一任素白梨花落尽,素心清简,风里飘散。

静坐于楼台上,一方纸笺,浅淡轻描,落花纷飞萧瑟飘零的年华,并细细的缝起那所有 的忧伤,藏匿,深埋,如桂的香冢。所有掩上绝情的花泥,无情甚是有情意!淡忘岁月流年里!

烟水亭台,一杯凉的茶,慢慢的品,清风轻拂冰凉的面颊,蛙声蝉鸣,独自凝听, 静夜, 青灯照壁,花魂游离,魂灵的洗礼,归来,归来灵魂洁白轻灵如羽,轻抿朱唇,浅笑无语, 心底不断的告诫自己,坚韧如竹,洁白如莲,凌寒傲立如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