其实,我就想是你指中握紧的那杯茶汤,因为有你的融合而魅力不谢........

---题记

午后,廊檐下悬挂着雨丝的缠绵,竹林中雾霭朦胧。风,继续着优雅的姿态,扬舞起轻柔的窗纱,时不时挽一些花瓣的零落合上雨的碎沫,洒在榻前的案几上,用一种温润的氛情弥漫室中。

一炉熏香袅绕在窗下,被风幽散着。君刚赋了新词,墨勳未干,便调在箫声中,与妾素弦附和,在琴曲起落之间让无穷无尽的爱恋,湿润了今生不谢的深情。诸若才子佳人的史话,不舍情牵的痴缠,都与你我无关。我只想是你今生双眸深凝的唯一,忘记了尘缘纷扰,带着淋漓的倾情,画一生的倦依。即使在每串温柔的叹息中都写满彼此的名字,用心想起。

于是,眉间衔痴,写着我的执着,你的深情。也许从若干个前世中,你我就恩怨纠沉,用永无休止的追寻,完结着一个又一个不离不弃。彼此用镌永的形式,在掌心纹刻下曾经拥有过的每段海枯石烂的情节。

所有的故事,都断章在这个梅雨悠纷的季节,紫藤的缠绵,摇醉了一庭花渡墨暖的绮旖。我素衣萦然,与你执手在温婉中,犹若茶与水的融沫,纵暖一室茶熏诗然的古韵。

女,素颜,一袭淡衫。玉蹙皓腕,任长发松散在风下,怀起最虔诚的心,慢慢的为你烹制一道茶品。

相对而坐的是两个相濡以沫的知己。

炉火正旺,吹沸一把茗壶。轻轻捋拢袖衿,若葱的纤指轻拈起壶柄,用神若闲凝的优雅,冲开一杯绿芽萌动的茶酊。沉浮旋舞的茶叶,顿时染熏了一室清冽的香涴。倒去头阙茶汤,滤留下最精纯的二茗,倒进玲珑的玉杯中,透过指缝,摇晃着若琼枝玉酿般诱人的色彩。双手举过眉横,恭敬的递给对视的欣赏,一起沉迷在那弯熏霭迷蒙的幽香下……

茶:孤傲在深山僻谷,用一季又一季的凋谢和簇艳,等待着识香人的采撷。一旦出尘,便绵齿不谢,用最清凡的留恋,醉了知己的赏识。

水:梅蕊三渡的雪,竹心留恋的露,松枝绿过的绒霜,陈进井水,历过三年的寒暑。一揭钵坛便冷冽袭人,然后,用松枝炭火慢慢融沸,烩成世上最纯净的情,泡绽茶味。

用一种倾尽一生以慰知己的心态,融下一杯清冽的茶汤,让懂自己的人醉在欣赏中,不知世间还有什么东西可以与之争得春秋。

为了一份至真的纯净,舍了头道原始的味觉,剩下的会是最感心的味道。闭上眼睛不再让俗世污染,静心贪嗅一下萦鼻的香,慢啜一口,顿时齿间生韵,那是茶独道的气息。

你我是不是就像这水和茶的相濡以沫。没有水的知遇,茶永远只会丑陋的呆着食盒中,即使香盈彻骨,但是却绝不会发挥的这么淋漓尽致。若果,没茶的相伴,水只是解渴的俗物,没有一点灵气的渲染。

他们的契合才有了一道不同于俗物相提的特别,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与之并驾齐驱,也没有任何东西可以与之媲美。不用类比,她就是她,应该用独一无二分想。

一旦啜得,独品而心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