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曲闲词意惆怅

醉花阴

当芭蕉雨敲碎黄昏的足音。风徘徊在窗台下,拍打着低垂的帘拢。

慢慢暖起的云,开始流淌着四月天和煦的清澈。扑落在秋千下的乱红惊醒了浅春。让流溢的花香落满红笺,行走在诗行中若蝶般翩飞。一丝懒慵的弦乐,飘荡在寂空的亭台下,散发着一种幽幽的怨古情思

更替的一季,相约在江南的杏花雨中,点亮满蹊初涨的青绿,让春的柔荑拂软了满堤摇曳的嫩柳,遗下串串长长的花阴,醉人留恋往返;满庭,莺歌委婉,轻啼不绝,酥了多少文人骚客的笔端。

刚着浅裳的女子,若隐若现在花红柳绿中,让春更多了一份迷人的绮丽。

徜徉其中, 随手抓起,都能握满一掌感动,暖韵起曾经荒凉的心,让眼底莫名的潮湿起来,随着心中那个怦然而起的悸动,让思绪丢失在乱红迷眼的画卷中,不知道了归途在何?

于是,让心停落在一把花落愁池的句子里,被一封轻柔捧起,闲然翻开,幽幽抖落。铺陈着一噶美丽的想象,醉倒在花雨纷飞的春影下......

如梦令

夜的雨疏风狂,一夜的阶前点滴到天明。

晨风中多了丝清爽,携着一股泥土的芳香,从梦中拍醒我的沉迷。漫卷起潮湿的竹帘,看窗下落红铺了一地的悲伧,昨夜的雨滴似凝泪般的悬在枝叶间,有点犹豫的踌躇着自己的滴落。

踮着足尖,徘徊在残红扑满的泥泞中,空气中似乎香痕隐隐犹存,但是,叶蕾间却再也找不到昨日花开的灿烂,只是形神俱碎的躺在那里,祭奠着昨夜风雨的无情。昔日,颦儿的葬花吟曲在耳畔凄婉的响起,泪水便开始理所应当的滑落。不忍踏去更不忍相顾,只想在这个篱落满庭的清晨,让自己扬起的思绪像芦花一样,跟着风轻盈的雀舞,随着雨曼妙的消落,落进那个蛙鸣荷香的水影中,丢下一串不经意的涟漪,在你的波心能够找到自己安身的美丽。

花落了一庭的沉默,走过吱吱呀呀的木梯,倚在西楼的栏杆下,看着竹在宁静的月光下撒了一阶的斑驳。篱笆下的花儿,又重新灿起了娇弱的花蕾,惹起一身的楚楚动人,似乎已经忘记了昨夜曾经凋谢过的凄美,开始又一轮的姹紫嫣红。

焙好一壶淡茶,让袅袅入鼻的茶香盈了一袖的古雅。好想撕下一叶月色,沾起新墨,让心事随着思绪横抒,却无奈梦儿单薄,无法在案几上幽文成章。于是!在瑕白的宣纸上,空留下几滴墨迹,让泪儿陪着她,横陈铺诉着人比黄花瘦的相思............

鹊桥仙

迢迢银河,寂寂霄汉,八月的桂花又折起一场肝肠寸断的相会。

那一夜,月色清澈若水。两颗久别的心徘徊在桥的两端,一个是他的思念,一个是她的相思。

桥下潺水叮咚,让缕缕缠绵的低吟惹来泪落的苦情,在耳边反反复复的呢喃着,摇落一池相思的旋律。

妾本仙池一瑶草,每天踏着晨露月色辛苦修炼,不为别的痴想,只愿能际遇命中相儒以沫的知己。

于是,许下了一个三世的机缘,抖落一身繁花,让美丽开遍人间。自此能握住君的手,共看朝阳似锦,暮色如火。

谁成想!一道无法逾越的水河,叫你我只能两岸相望。也许鹊翅能绑起我们万金钧重的情感,穿过千山万水,把相思的尺素遥递。也许天堂会垂下一条阶梯,叫你我横渡苦难,至此再不分离。也许月色垂念离别的苦楚,夜夜把我的痴情写满你的窗口,伴你今生再不叹息。也许岁月的怜惜,会把盛世的桃花植满我们紧皱的眉头,在日后不再有烦恼的侵扰。也许,在某年某月某一日,河流突然干涸,让你我相遇在绿洲之畔,流起激动的泪水,荫满一季的感动..........

一剪梅

一窗的寒雪,惊醒了梅花的绽放。冷冷的傲骨成就了一树的嫣然。揣起绝然,噙着寒冷,在一片银白中嘹亮的怒艳。

一个着着白衣的女人,踏碎冰雪的寂寞,在幽幽醉人的清香中,收集着梅花的讯息。按响一商古弦的委婉,让流溢的弦符,和着簌簌而舞的雪瓣,荡起人们心中那股不能自已的感动。

也许那时候,你会御风而来,一身萧然与俊朗。一襟古雅和书香。坐在暖塌中,喝下淡淡的酒,然后拈起剑光,在我的弦音下醉雪而舞。挑起的寒气,在指间冷却成暖意横流的诗行,随着你的舞、我的乐,融化成天地间一段缠绵的画卷。

我笑意盈然,你深情脉脉,在那一豆烛花下,让红袖夜添香的绮绎,忘记了岁月的更替。摊开彼此的掌心,把名字刻上,拥起和放下都会想起彼此曾经在自己的梦中美丽的经过。让那悠悠长长的记忆,落在笔端,带着万水千山的执着,写一个温软的想念。时时刻刻的浮在眼前,如昨般固执在脑海中,纵是简单念及,都会有莞尔一笑的欣然,落在在脸上的是一些无法诉说的温柔。

于是,开始感激命中的相遇,因为有了你,梦才会是甜蜜的走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