低首 烟湄淡远

一池荷紫,浓了秋的气息。垂影孤独的风,碎碎的行走在窗下,让慢慢凉去的空气寒了单衫的怯意。落寞躺在我的脊背上唱起悠然的歌,所有的文字都开始静静的等候在指尖,落进飘忽的思绪中慢慢滋长。身后,记忆的花也开始一点一点开艳,用清晰的微笑,圈起这个季节中最炫眸的相思,不经意的碰撞,就被枝头闲坐的风吻成一片片动人心魄的枫红,握进秋的掌心,一一疯长成殷殷呵盼的故事,折叠着淡淡的清愁,彻了远天的湛蓝。

栀子花飘香的庭院,桂树开始蓄势已待着八月清冽的风向,暗绿的手心捧出一簇簇执迷不悟的深情,用一朝决裂的开放,绣下这一生不悔的归向。像梦中飘过的那丛花事,嫣然一笑,就让所有的心事开始晶莹剔透般的燃烧,在不断绽放的情节中,以最温暖的唇色,直抵你的心海深处,用最奔放的热情,不厌其烦的为你写着深情的诗行,从地老说到天荒,从海枯说到石烂,从黎明说到黄昏,一直说到天地都开始动容,说到你再不舍得踏着我的眼泪离去 ……

笙歌,淡酒,不成调的幽笛,从醉过的八月踉跄而来。行走的故事,在秋眉中,纷飞而翕,一蓑烟雨朦胧的石板桥,一袭玄墨染就的背影,一声低迷的轻唤,便让那个消瘦的肩颤抖成风中不堪一握的凌乱,回眸,哀怨锁碎了这个季节的千般爱,把刻骨的思念暗植在眉梢,生成此生最遥远的纠缠,不管天涯多远,一任命中的心事为你跌宕起伏,为你纤墨而舞,为你素衣而缠。

突然,有点贪恋你手心中的那丝温暖,淡淡的恰到好处的柔软。并,心甘情愿的被你轻轻的握起,在你的故事中做那个默默的配角。一切的情节,都开始那么顺理成章的沿着时光的足尖,缓缓敲响那块记忆厚重的门楣,让岁月穿起你的名字,在我的骨子上开始从头到尾的镌刻着整个故事的经络,顺着那个清晰的吻痕,我一路痴迷的走过,从此,情愿被你紧紧的拥在怀里,任你用最热烈的温度,暖柔我即将冻裂的骨肉。我知道,此刻,再没有什么东西可以将你我再次分开,我早已把一种融于生命的东西,没有间隙的把彼此紧紧的锁在一起,除非,我的呼吸歇止。

有蝶,从黄昏的光影下翩跹而来,在夕阳暖暖的笑脸上涂抹成一副倾城的画,伸手撷下的那抹深情。低颔,在我拾起的诗句中,让相思无处藏身。而你,正踏着情深的羽翅御风而来,把千百溺爱一一吻刻在我光洁的额头,熟悉的温度在我的指尖慢慢暖起,含着泪水摇曳在风中,总不舍得让他流出。

此时,我知道,爱情的味道是咸咸,犹如我瞳眸下的那滴晶莹,一路狂奔不止。皆因由你不小心遗落那份的感觉,在这一世盛宴的酒杯中醇酿成爱的毒蛊,让我义无反顾的一饮而终,即使伤心噬肺也心甘情愿,即使曲终人散,还依然炫舞在无人的舞台上为你踏商而醉。

寒,渐渐封暖,被我悄悄的藏在心底,用最柔软的诗行写着你我想要的梦想,捧起那抹轻寒轻暖,在你为我打造的这座城池中一再沉迷。挥手,让那个承诺用一辈子的时光守在每个季节的玄关口,擎着无限的眷恋写着深深浅浅的故事,再用不可救药的固执,噙着爱这杯串肠的毒,自始至终只为你一人灿烂着........

如果可以,请让我长老在你的怀里,好吗?从此,再不理什么风花雪月的旖旎,再不晓得什么残霜清冷的孤独,只,笑靥在你的指尖,做你一世红袖添香的红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