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一)

明月几时有,

把酒问青天,

不知天上宫阙,

今夕是何年?..........

月,微寒,却清光不减。让,一曲余韵悠婉的调,用熟悉的疼,慢慢展开心底无法挥去的沉寞。今夜,所有的思念如潮汐般淹没我轻伤的颜,梦里飘过的那片羽翼,清晰的躺在掌心,用执着的温度,陪着我泪如雨下。

窗外,只有月色流泻的深情。曾记,那年的故事,似乎就是在这个初秋的季节,躲在一场风轻云淡的午后,悄悄的布置下一出完美的情节,只等你我倾情而至。

如,等了三生三世,才转身寻到了彼此的气息。你一身疲惫,我一纸忧伤,恍如隔世却又似曾相识,让一度沉睡于骨子中的灵犀,在一视相顾的随意下自然而然的苏醒。轻笑,回眸,任一切记忆在旧时亭台的角楼下缓躇,依然如初的风声,还是曾经红伞流离的池畔,从你指尖流出的暖,带着春日暖柔的呼吸,瞬间唤醒陌上绿意烂漫。我却红尘辗转,在花影凌乱的秋千下,孤独的摇晃着流年,如那些散落的花瓣,安详着自己夙世而定的生命,开始不由自己的选择,放弃也不由自己决定。只等,时光成灰,在无声中把自己消瘦成雨径下的那片残红,闭上眼眸一一谢去。

而你,不期而至。如命中注定的相逢,被青鸟的翅不意拍落,不带一点迟疑,拾起我的愁殇,小心翼翼的放在怀里,轻柔的指尖把一份无法替拟的怜惜别在我的鬓角,此时,我再也无法熟视无睹于这场故事的经过,站在彼此对视的深情中,一任长相思的意向横布眉间心头。

从此,繁花深处,我当决裂开艳,只为你盛开下一世风情。一任爱从骨骼穿过,直抵魂灵。单薄的生命只为你设想一个丰盈的春天和月圆。

(二)

明月几时有,把酒问青天。

这一夜,或,风清月朗,有竹影碎阶。或,轻雨缠绵,有弦乐当歌。打开轩窗,抱轻寒入怀,燃一室桂香,让温婉的忧伤,带着淋漓的深情为你长亭独依。

温一壶淡酒,烹一碟小菜,举杯邀盏,把酒东篱,让浅醉的月色失去了所有的记忆,只为你我笑靥一阕深情的颜。所有的灯色都相续暗去,只留下风衔着梦的呓语在耳际飘然而过,遗下一串温柔的叹息经久萦吟。就喜欢这样暖暖的靠在你的怀里,手中握着执迷不悟的深情,倾一世的恋,为你绣下春天的温暖,横指阡陌,让长相思的故事茵绿一个沙漠的传奇。

泪,成了顺理成章的缠绵,湿透整个季节的风声,你的名字开始穿透时光的指尖,在我的骨子中行行止止,让一些犹如生死相许的词语,依薄门槛,消瘦一纸黄昏。抱紧我,好吗?我只想是你窗台上一斜倾城的月,把黑暗含在唇下,提着清爽的月色,为你唤醒一个又一个阳光明媚的清晨。让那个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的痴,在彼此的眉间跌宕成一池温柔的眷恋,一起慢慢老去。

今夜,就让我用这清澈的温柔,为你擦干额头的忧伤。把一切的疼痛,都挥手成昨夜风去的寒露,让它渐行渐远。我们相拥,坐进水天一色的尽头,看月凉如水,缓缓歌彻尘缘。看岁月的指,一针一针绣下再没有寒冬的心事

而你我用相忆相守的懂,写属于彼此的深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