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世 见或不见 都成叹息

你见 或者不见我 我就在那里 不悲不喜

你念 或者不念我 情就在那里 不来不去

你爱 或者不爱我 爱就在那里 不增不减

你跟 或者不跟我 我的手就在你手里不舍不弃

来我的怀里 或者 让我住进你的心里

默然 相爱 寂静 欢喜

--仓央嘉措

抚泪人生,被戏剧的安排下这貌似荣华富贵的生活。禁锢的金丝笼终锁不住你少年萌动的心,开始用叛经离道的方式逃开这种窒息的生活。白天,我可以是自在庄严的佛。晚上,我就要回归自然的我。没有任何理由和解释,用最放荡的姿态留恋在繁花深处。

一遍一遍感触着你的生活经历,心痛的难以掩埋。是谁的手,拨动了命运的弦,用一个莫大的玩笑,把你从头忽悠到脚。又是谁,用最惨不忍睹的方式伤了你爱的眼,让你不顾一切的用飞蛾扑火的绝然,为那场爱情付出生命的代价。“接受了她的爱,我却牺牲了佛缘。若毅然入山修行,又违背了她的心愿。”在爱与佛缘的徘徊中,你最终驻足在爱情面前,用深情,为她修葺下一座爱的城池。用草原浩瀚奔放的葱绿眷下一生不休不止的爱恋,用春天烟雨缠绵的呢喃,摇醒生命不离不弃的永远,就这样,让那个红妆少女,行走在你唯美的诗画中,用梵音,禅下这生生世世的匍匐。

然而,是谁的手敲碎了你的梦,让凌乱的苍白覆盖了挥泪的眼。把曾经沧海的想念,染成致命的毒,用挥别的方式,让那段爱成了传奇。让那一世,空留下风花雪月的情节,痛了所有柔软的修辞,都跪哭成六月伤心欲绝的雨,在嗫嚅之间咬疼了所有关于爱情的故事。

夜,踩着倾城的叹息,在皎洁的青海湖畔为你铺下涅槃重生的长相别。就这样,让荒诞的宿命,成了你真实的人生。无法诠释的不舍,该如何用轮回的记忆写下这段悲欢离合?你的眼,又如何在最深情的时刻,挥手作别,从此,一个天上,一个人间般陌路的相念。诚然说,时间可以叫往事青苔掩埋,但是,记忆却是最恶毒的清晰,在年年岁岁花相似的时刻,又如何让曾经的一切灰飞烟灭,成了逝水无痕,花落无声的不曾拥有。

纵然,时光可以抚白鬓角的青霜,但是,无法让你的过往成为沉默红尘的沙粒。回首,繁花落尽,你的容颜却清晰如昨般的摇曳在春风中,用不曾离去的痕迹引人泪流满面的想念。如果,历史可以改写,如果,经历可以重来,我想你一定不会选择这样的生活。你情愿驰骋在蓝天碧水间,和所爱的人执子之手与子偕老。用最快乐的歌声,在那个生你养你的地方唱老生命,也不会被禁锢在爱与不爱下不悲不喜。

叹兮,怨兮,有缘未必成相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