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世一朝颜

春,还没有完全来近,咋暖还寒的徘徊在窗外。一场朦烟的雨,像一场久别重逢的故事,再次相遇在这个城市中,洗翠着曾黯淡一季的时空。

蛰伏了一个冬天,曾被那层厚重的壳伤到遍体鳞伤,我依然不移不动,用蜷缩的方式在重重貌似坚不可破的城堡中做着自己的公主梦。但是,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不可救药的喜欢上泪水这个可以表现心事的东西,在心一动,便泪满面的回忆中,让自己像个孩子似的贪婪着某种东西,即使那个东西用一碎再碎,一伤再伤的触目惊心让自己一次次的失望,一次次的感到不可理喻,一次次的试图转身,却又一次次的继续停留着自己的安守,为他守着那个永远的墓志铭,做着未亡的葬花人。

一双手,从背后伸过,没有回头,我却知道是谁又一次在我徘徊与生与死的边缘上,给下一个生命的支撑,顿时,虚脱的感觉让我不顾一切的跌进那双手的掌握中,心甘情愿的与他签下一辈子的卖身契,只想,能叫我从此远离开这个尘世的纠葛,即使此后,被永远的禁锢在那个没有呼吸,没有色彩的世界中,我都不想再次逃开。

双手合十,我虔诚的匍匐。若神缘有知,就请帮我抹去所有记忆,让曾经的一切恢复空白。虽,佛说过:现在一切美好的,千年后都是枯骨一片。但,我终是凡人一隅,堪不破红尘痴缠。经历风风雨雨,尝遍悲欢离合,等素心凝然后,却发现自己已经千疮百孔,不堪入目。面对庄严的神塑,还念念不忘已然失去的岁月点滴,遂,祈祷心自此后能安然一息,不再风起云涌生活的曲折,默许事,让自己就此后能淡淡活,浅浅痛。也终知道,自己没有承载下所有微笑漠视不平的博大胸怀,只是,一直想像个小女人般柔情的活出自己的精彩,然而,素手调羹的期待过想要的生活,却被毫不怜惜的伤害到身心俱碎。原以为,能在心里安守一份纯净的天空,却在走近后,看到的是另一番不堪回首的愕然,转身,想永远闪开,却依然纠纠缠缠,看到的是,殇落一地落红不恋春凄然的决断。

总在想,是不是自己的前世罪孽沉重,才会有今生如约而至的劫难。那日,颦儿浅笑着对我说:姐姐,莫不是前世我是你身边的青青,你是那个为爱绝裂一生的断桥魂。话至此,她看不到,我却顿时泪流满面,一场千年的约会,却用撕心裂肺的背弃收场。不管是人还是妖,都逃不开情劫的最后磨练,你若可以看破情缘,会笑到最后。若你为情痴缠,那么就会万劫不复。英台的殉落,用双栖双宿的蝶舞完美了故事的情节,如果,楼台会后,山伯如愿所偿的和她笑隐山林,这段佳话和凄婉,估计只会是沉没与红尘指尖,任你上溯几世都不会再找到他们归去的方向。但是,我宁愿故事的结尾沉没,而他们的相聚完美无缺。

诚如,世上,痴缠的女人多不可数,负义的男人也多如牛一波一波的堆砌着自己的罪孽。陆游的一曲钗头凤收走了唐婉的试图重新有过的生活;苏轼的江城子在王朝云的柔情中,忘记了明月夜短松冈中的曾经;“半缘修道半缘君”貌似痴情的厚重,让元慎一手拾得一手背弃的伤过多少女人的眼........玉环折腰马嵬坡,用生命圆了自己所爱人的江山,却落下一个红颜祸水的结果;西施忍辱负重为的是范蠡的嘱托,到头来,不知归去用什么完美;白娘子舍弃千年修行,为了报一世之恩,被压雷峰塔;李香君血染桃花扇,试图唤醒爱人的良知,到最后是徒负生命的代价.........而那些,曾誓言厚重的男人,该用什么颜面,面对这些为他们肝脑涂地的傻女人写上自己感触,无动于衷?还是觉得理所应当?还是厚颜无耻的认为她们就应该为自己这么活?

所以,从此后,我宁愿相信有鬼话,也不会再相信男人嘴里肮脏的誓言,什么十年生死两茫茫,不思量终难忘!什么曾经沧海难为水,除却巫山不是云!什么在天愿作比翼鸟,在地愿为连理枝!什么此情若是长久时,又岂止朝朝暮暮?什么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生死相许,都是那些为了渲染自己貌似无比高大情操,而暗地里却是另一番龌龊举止的伪君子们写下的骗人谎言。曾忘记在哪看到过这样一句话:不要把男人太当人看,他们貌似已经进化完整,其实还是一群未脱原始的动物,对他们说爱,你会绝望透顶,对他们讲情,你会有种对牛弹琴的感觉,一旦他对你失去兴趣,你什么都不是,甚至还不如那些卖笑的女人在他心里值钱,高贵。因为,你从来就没有搞懂他骨子中贱类这个成分占有的比例,所以,你不要惊讶他给你的结果怎么这么不可思议,其实,结局在他给你开始的时候,就已经有了结果。他,就是一动物的变异,对男人你千万不要太失重了自己。

曾经笑着看完,觉得说的过分,现在想想却那么的恰如其分。释然,是这个时候他留给你的唯一的借口,而你,现在也唯一能做的就是笑着遗忘,淡然埋葬。忘记曾经的梦想,用曾经的伤害为自己的成长买单,用伤痕累累的经过埋葬他给过的记忆。

于是,虔诚佛前,我静默暗许,从此后能淡然于世,不再纠缠红尘俗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