且随雨落 更长一世的沉默

夜,雨急风狂,敲落满阶残红如伤。杜宇悠长的鸣叫,遇见在黎明的眉弯,撞碎一地无计收敛的忧伤,让空寂的晨曦多了层灵动的想象。

春已老。夏,倚在季节的门扉下,开始浅笑嫣然,让沉默以久的潮湿,在她的额头吻成丁香般清新的情节,让人走进这段故事中,忘记了寒冷的萧瑟,再不想用撑起的伞纸阻隔掉这似是而非的想象,就这样慢慢的走在这雾霭朦烟的苍宇下,任思绪随着她优美的指尖,颤颤的弹拨起心底柔软的情结,从此,忘记掉俗世上的一切尘埃,素着一份淡雅的心事,用安静的守候,擦亮古桥边千年不悔的情怀,挽下满指依依杨柳不寒夏婵娟的柔情,依在倦草萋萋的春池边为你写关于风轻水淡的遐想,那时候,是不是你的眸底只对我倾泻着深情的凝视,若长水漫漫的沧海,用生生不息的纠缠,缠下我们不离不弃的自始至终,让我忘乎所以在你的柔情中,肆意任性……

泪,沿着你走过的足迹一路缤纷而下。风色中,你的呼吸依然温软如昨,而我,却再也无法收集起你给的怜惜切切。于是,执然,挥袖,斩断三千青丝,缠绕成青鸟的翅臂,让一穹碧水长天的故事,把自己写的形神憔悴。也许,有那么一天,我会用自己的魂灵修筑成青鸟的脊背,载起一世的深情似海,让自己自此后,沉默成碧游潭底噬泪的锦鲤,用千年的寂寞咬碎月色的等待,只等你眸然回朗的伸手一挽。那时,不管你是不是还记得我们曾经的浓情蜜意,是不是还依旧眷恋我们曾经的誓言重重,我都会用虔诚的匍匐,求下上天的垂怜,忍下啄骨的伤痛,剥去三千鳞甲,只为你素手调羹着生生世世的柔情,或含泪吞没掉分离后的肝肠寸断,只想你我能红烛灯影后那个短暂的软香,即使粉身碎骨也绝然不悔。

而梦已远去,让我再无力握住什么。于是,开始,用冷寂的心情,为自己铺就下一片荒凉的沼泽。盘膝而坐在生命的菩提下,用岁月的漫长禅悟此生的断断续续。终知道,因为自己曾经的错误和奢侈,而误下这无法逆转的回报,我还能说什么,只能用虔诚的忏悔,约后世宁静的经过.......

于是,季节,在我的生命中,开始像个苟延残喘的传说,用花落愁池的断章,在那个断桥岸边写着关于背叛的故事。风,由南而来。只因,念下恩情的无法回报,却用了最痛心的守候写下最无奈的经过,江南的春,因此而忧郁成殇,让所有关于爱情的句子,都跪哭在烟雨中,凌乱着长相别的情节。而此,是不是那份执着,宁愿成金山寺后花影簇簇的绝艳,守着那弯精致的心事,等杏花雨后再次的相遇。

如果,可以续写来生,我宁愿是一颗冰冷的石,在静默中安守一生的纯,不再贪婪奢侈和谁的经过………让传奇只是别人家屋檐下的故事,而我只是局外之中不会动辄的情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