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尘深处 莫怨相见花离匆匆

相识的缘分,总会在前生的灵动下苏醒在生生世世,一次偶然的邂逅,就会成就一生一世的牵挂

——题记

相遇颦儿是在一个叫做诗风词韵的聊天室里。因为早先她认识一个同样叫颦儿的朋友,所以,在她一只脚刚迈进门槛的时候,我热情洋溢的茶水便端在了她的面前。没有一丝陌生的感觉,让我们在长篇大论的寒暄中忘记了时间的流逝,从惺惺相惜到恋恋不舍,彼此开始用最坦诚的心情,取暖着人生的相逢。其实从第一句话开始,我已然知道自己认错了人,但是,对她那种莫名的熟悉感,让我一步一步的向她靠近着自己的全部,再腾不出一丝心情去流连他人的经过。

自此后,我们便“臭味相投”的天天厮混在一起。和雪、和羽落、和花溪、和萝萝、和蓝姐姐、和紫姐姐、和很多很多雅致的女人全力以赴着自己情感的投入。

在我的眼里,颦儿如一张没有被渲染的白纸,用不染尘埃的清洁,毫不设防的对待着经过她身边的每个人。善良和清纯在她的身上,用最淋漓尽致的姿态散发着独特的魅力。我很荣幸的被她切切的牵挂在心里,并且超越了一种比亲姐妹还亲的情感,每每想到这里,都会让我感动的泪雨滂沱。

原以为,今生就这样只能在网络中,用可望而不可即的相守,遗憾着今生欲罢不能的一次,哪怕一次短短的真实相握。和羽落、和雪、和花溪、和萝萝、和蓝姐姐、和紫姐姐、和那多交心的女友幻想过相见的那一瞬间感动,是哽咽无语?还是热情相拥到久久不舍得离开彼此的温暖。所以,在很多乱侃的情绪中,我们都在幻想,幻想上天能给一次我们真实相握的瞬间,便此生足矣。这个遗憾很快被一个朋友热心的促成过,他很诚恳的相约我们这些女人们,到他那个素有天堂人间美称的地方去聚一下,他会提供场所和所有的经费,面对这么“丰厚”的待遇,提议在群里曾被很多人热烈的响应着,但最终在这种那种无法脱身的借口中,悄悄的流产。就这样,让遗憾在不能分身的结果中继续着,谁也不敢再提及,怕殇了彼此的眼。

就在去年,我徘徊在天堂和地狱的门楣下游灵着自己的生命时,偶然看到她们还时时提及的这种遗憾时,都会不由自主得哭的肝肠寸断。想如果这一生就此结束,那么山高水长的借口,都不再是什么无法逾越的界槛,而生死两茫茫的真实,会让这种遗憾埋骨此生。那么,你们还有什么机会叫我握住你们的温暖,让泪水真实的落在彼此的手心,惺惺相依着彼此今生相知的缘分?

还好,终于,颦儿有一次来北京的机会让我们可以真实的见到一次。等到这个消息确切后,我开始计划着每个细节的完美,力求这一次相见会是这一生中最没有遗憾的情节。从订票到登上火车的那几个时间段里,激动的情绪自始至终的控制着我的所有,根本没有多余的精力分不出来顾忌一下自己身体的因素,不能太情绪化而有可能引起病情的再次发作。从电话联系到真实相拥,眼泪就没有在眼底干燥过。激动的情绪,亦使我的旧病故态萌动的开始控制着自己病怏怏的躯体,即使如此,都无法阻挡住我想见颦儿的迫切。

颦儿,这个传说中的美女,就这样在夕阳沉默的霞晖中被我紧紧的抱在了怀里。泪水在眼里徘徊而踟,却没有掉下来,怕彼此会不顾形象的哭成一。从我拐过那个街角,一眼看到她的那一瞬间,心里却突然一片空白,让从前的那层百味杂陈的感觉消失的干干净净,似乎生命中,我们一直都真真切切的活在彼此的生活中不曾离去,一直都这么真实的相守着天长与地久,紧紧相扣的十指,在我沉默的激动中握到麻木。原计划,她办完事情,我们要去恭亲王府,还有大观园,故宫,香山让开心的身影留与这个古老的城市中,见证我们相见的点点滴滴。谁承想,单位无法颠对的班次和人员安排,让我匆匆而去又忙忙而归,连给彼此一个告别的仪式都没有留下,就踏上了回归的列车。听到电话中颦儿的哽咽,我的泪水再也无法顾忌形象的完美,唰唰的掉了下来,在车站广场上哭到肆无忌惮,让很多人驻足在惊讶中顾盼看着我的失态。我知道即使这样,也不能让颦儿听到我如此脆弱的情绪,怕她会哭到肝肠寸断,而无法收场自己的伤感,在这个陌生的城市中,倍感凄凉。努力的平衡着自己的声调,故作轻松欢快的安慰着她,然后匆匆挂掉了电话,怕自己最终无法控制的情绪,被她察觉到而更加伤心欲绝。就这样,借助着电话,结束了我们的告别方式,让这场不知道还有没有的相见写上了一个匆忙的休止符。其实,更多时候,我不敢想象我们面对面分别时的情景,会是一种怎样的难舍难分,怎样的依依不舍,怎样的肝肠寸断,与其那样,还不如,就这样悄然的离去。颦儿,原谅我的自私,好吗?在看到同事无数个电话、短信的联系后,我蹲在大使馆的门角,犹豫了很久,都始终没敢回到你的身边,给你一个面对面的说白,怕自己会在那么多人的面前失态,而选择了默默的离开。走在梧桐树高大的街道上,初夏的气候却叫我一直瑟瑟发抖,这样的分离虽然是必然的结果,但是我始终不想她会这么快的来到,风吹乱我的长发,却无法把那种心痛一并拿走.

颦儿,如果有生之年,我们还有机会相见,那么一定不会再这么来去匆匆,让我们的相遇这么短暂而匆忙。不过,这次,我们能有机会有此一聚,还有什么缺憾在里面。想想,远隔千里的你我,本就没有想过有这么一天相聚的缘分,上天却为我们安排下一次这么难得的机会在一起,还有什么奢侈让我们不知足?.......

着泪,我微笑在一路回归的列车上,颦儿,说句心里话,我心足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