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一年 小巷拐角的尘事

那一年,我醉了!醉在江南小巷的拐角。醉在拐角处的春风渺渺,醉在拐角处的思绪迢迢。

三月的江南,侵晓窥檐语,垂柳初莹昨宿雨。清晨登峰俯眺,烟雾薄掩楼台,小桥流水潺潺,细雨轻濯青石。裙带逸逸,顺伞而泻的雨帘隐隐飘出千姿绰影。

几年离索,一怀愁绪。伤倚柳树旁,满目江波悲痕长。弱枝抚脸庞,擦不住泪珠千行。

黯然间,穿过清幽小街,满帘裙角飘飘、碎步蹁跹。奈何!竟散不尽丝丝心倦,拨不开圈圈愁捻。

失魂间,斜肩拐进小巷的一刻,撞落了一把精致的油纸伞。抬头瞬间,两两相望。一张沉鱼素脸释放了我囚禁千年的哀伤;一弯如柳淡眉于断肠深处散出袅袅惆怅。弯腰拾伞时,不经意的指尖相触,如脂的柔荑涌出千股温流,沿着弱细的残脉直沁心田,滋润了枯萎的两瓣,抹红了憔黄的双脸。

敛着歉意的靥靥浅笑,夺去了我半边疏魂。心,半醉半醒;人,半梦半痴。

一袭素色长裙,缓缓掠过半悬的糜烟,划出淡淡的流线;一双白色绣花布鞋,盈盈地擦抚着沉寂的青石,晃起鳞鳞的波光;三千青丝悠悠地追着风的影子,散出习习轻凉。

屋檐寒珠滴落鼻尖,溅出脉脉温凉,醉心方醒,迷眼初开,绰约的背影已飘至小巷的拐角处。

突然,纤步骤止,纸伞斜转过半道弧线,柔柔素脸于香肩旋动间回眸一笑。游进小巷的雨丝和着弱柔笑语渗入心头,小巷的另一端拐角,我醉卧于昏雨后。

谁绊惹了春风?覆水难收。

谁的笛声清幽?渐熏我喉。

谁错撒相思红豆?惹我怜愁!

谁与我共听一曲千古愁?倾心相奏。

灯火阑栅谁人等候?那年一眸!

拖着绵绵的脚步,我柔情尽吐。可此时,转眼人去花无主!

今惜,重漫小巷,脑海尽是那一年的一荡一飘、一颦一笑。春风又过,泪眼婆娑。默默无语间泪洒青苔,慢慢地化作顾城先生的一首小诗:

小巷

又弯又长

我用一把钥匙

敲着厚厚的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