怡情怡趣,唯有读书

我教书,也读书,与书打交道,我几乎成了书的“瘾君子”了。我写过了一篇散文叫《书痴》,写了我对书的如痴如醉,写了我爱书的“痴状”。的确,书是我人生最好的朋友,有了书,我的人生就不会寂寞。

每每晚饭后,走出雅舍,出去散散步,都不禁要经过一些茶馆,透过玻璃窗,会看到一些吆三喝四打麻将的场景,个个神情凝重,专注于牌桌,感觉人与人之间就是牌的关系,就是钱的关系,就是想方设法做极品,能把别人兜里的钱赢到自己的包里。小小的屋子里,烟雾缭绕,空气浑浊,时不时有人打一个喷嚏。当然也有真正坐在茶馆里品茗的,办事的,聊天的,不一而足。我偶尔也会为了应酬打打小牌,我知道那半天坐下来,腰酸背痛,头晕脑胀,实在折煞人也,身心俱疲。

每当我散步归来,我就会沉浸在书的世界里,一读起书来,就全然进入书中的文字所建构的意境里。这时的夜晚,成了我灵魂的归宿,没有了白日的喧嚣,有的,只有习习凉风,淅沥雨声,有时还有阵阵蛙鸣,或者传来两三声太吠声,简直就是天然赋予我的极好的为我读书伴奏的优美乐曲。还有的时候,根本毫无声响,静谧得只听见我的心跳了,感觉上劳累了,眼皮疲倦了,就来到小院里,看月亮,数星星,看那形态万千的黑色的云朵。没有月亮和星星的夜晚,天空也是美的,深邃得简直像一幅幅酝酿已久才出炉的图画,让我的思绪捉摸不定,享受不尽的余韵。要么还叼上一颗烟,一篇小文,或一首诗,又在我心上开始“怀胎”,又闪电般地快要“生产”了。于是马上三步并作两步奔回小屋,生怕那思绪突然打断。

古人说:“万般皆下品,唯有读书高。”我的夜晚是我的。每当夜幕降临,我就感觉我有一种强烈的欲望,一种强磁场的引力在吸引着我,书,不见不散!于是,案上就摆放着《小说选刊》《十月》《读者》《剑南文学》《星星诗刊》等报刊,还有《平凡的世界》《老生》《古炉》《文化苦旅》《山居笔记》《丰乳肥臀》《生死疲劳》等名家精品。在夜晚读书,心就可以静下来。白天的事可以暂且抛到脑后,一杯清茶陪伴,或打开录音,听一曲《二泉映月》,或《拉骆驼》,或《豫北叙事曲》,或《十面埋伏》,或《赛马》,或《听松》,不断更换曲目。也有时反复放着同一首乐曲。在这样的心境里,不知是我读书,还是书读我了,物我两忘,也是常有的。冥冥中,我就领略了大好河山的自然风光,接受了深刻的哲学思想,经历了许多人间悲欢的世事,认识了许多新鲜事物,感悟了作家诗人的心境。想想,一夜读书,比做美梦还甜蜜的。

往往进入书中,就被陶醉在书中的境界,生活中的烦恼,痛苦之类就算不得什么,什么也不是了,只有书中的文字,文字所营造的境界。很多时候,一扎进书里就没法出来,不知不觉天边发白,我才发觉我又读了一个通宵。居然第二天工作起来,眼皮也不眨一下。

其实,很多时候,我在读书时就睡着了,我也不知道我又是怎么醒来的。醒来时,发觉我是和衣躺着的,这种时候也是经常的。但一旦又进入书中,我又把自己给忘记了。这种情景,虽然可笑,但因为读书,就让自己变得丰富,不再为打牌那一元两元而斤斤计较,感觉全身心都是愉悦的,兴奋的。所以我说,生活中怡情怡趣的,唯有读书,会让我们的人生变得多姿多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