闲话读书—文学照亮人生

闲话读书—文学照亮人生

吸引自己的不仅仅是《文学照亮人生—中国现当代优秀文学作品选(小说卷)》这个书名,而是其中一篇篇熟悉得不能再熟悉的名字:《孔乙己》、《林家餔子》、《荷花淀》、《红岩》、《骆驼祥子》······一个个记忆片段浮上脑海。

读中学时,语文课本里,鲁迅的文章算是多了。《孔乙己》、《祝福》、《故乡》、诸多杂文等。认识了穿着长衫的孔乙己、带着银项圈的闰土、勤劳而命苦的祥林嫂。至今还记得孔乙己护着自己的茴香豆,“自己摇头说:不多不多!多乎哉?不多也。”一到放暑假,一本老版的《红岩》是必读之书,直到此书“失踪”,又买了一本新版《红岩》,郑重其事地放入书橱,作为珍藏版。而《骆驼祥子》里的暑热和暴风雨的描写则成了自己写作的范本。惭愧的是路遥的《人生》、《平凡的世界》是从地摊上拎回来的,至今都没有认真读完,就是记住了高家林和巧珍的名字。《青春万岁》、《青春之歌》、《百合花》、《李双双小专》、《红旗谱》、《铁道游击队》是先电影后小说。看到小说《党费》,才知道电影《党的女儿》是根据小说改编的。至于《林海雪原》、《小二黑结婚》就更无需说了。智取威虎山的杨子荣魅力比得上今天任何一个娱乐明星。天蓝蓝之下,水灵灵的小芹和帅气的小二黑那段热闹闹的爱情故事岂是如今年轻人能够相比的。这些一本本老小说对于今天的一代人而言,遥远了,陌生了。而对于自己来说奉如神典,曾经是多么的崇拜,或对作者。或对书籍。或对书中的人物话语。

一篇篇翻着,读着。一个个质朴的文字散发着鲜花般清香,一段段纯真的情感迸射出迷人的火花,一个个鲜活的人物又站立在自己面前。一种久违的感动从心里泛起,一股热血竟然涌上来。如同撕开乌云,照亮天空一角的阳光一般,雾蒙蒙的心里也被老小说撕开了一道口子,照进了一缕缕光亮。

自问还记得这些书吗?还能够安静下来再次阅读这些老小说、还记得这些作者吗?他们从未离开自己,只是自己远离了他们。难怪越来越浮躁,越来越迷茫,越来越无聊。文学的魅力在哪里,各人理解。文学照亮人生又过于宏大。自己总认为,文学的魅力就在于带给自己一股温暖,一种安静。多少次徘徊寒冷时,是文学带给自己丝丝缕缕的温暖。多少个烦心躁乱夜晚时,是文字让自己安静下来。甚至在走投无路时,是文学的力量,是文字的美丽让自己对这个世界流连忘返。有文化的人说文学照亮人生,而我说:文学温暖自己。

在岁末之时,庆幸遇到这样一个堪称古典的书籍把自己再次带回到一个美好的时期,记忆起一个两耳不闻窗外事,只知傻读书的年龄。那是一个纯真的年龄,是一个仅以为靠文学,靠读书就可以行走天下的年龄。不应该忘记曾有过那么一个年龄,更不应该忘记是这些老小说为那个年龄增添了光彩。

旧年的最后一天,天空雾蒙蒙的,冬阳心有余而力不足的给这个冬天洒些光泽,却没有温度。本是冷冷的日子却因为这些老小说而渐暖,心而渐亮。好在还有这些文学,这些文字让寒冷中的自己继续前行。即去的旧年不堪回首,无需总结。许愿即至新年:面向文学,面向文字,心暖花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