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断想

喜欢阅读。

古语说读万卷书不如走万里路,当今而论,行万里路不再是一件困难的事,读万卷书反倒成为一个奢望。于我,年轻时曾充满徐霞客踏遍青山那样的豪情,十足一个背包客,及至渐渐财务自由了,时间自由渐渐没有了,退而求其次,翻翻书也是好的。

小时候,看到黑白绘的小人书就欢喜不已,大人给买几本故事书,更是雀跃般的开心。不过那时整个社会资源都很匮乏,家里拮据,能吃饱饭就很不错了,书毕竟不能当饭吃。越是不容易得到,越就显得贪婪。如同吃饭,越是吃不饱,越是显得馋。断断续续的用积攒的压岁钱买了一些,具体看过的都是些什么,基本都已经没了印象,封神演义、西游记应该是有的,因为对一直伶不清孙行者和土行孙究竟是否是一个人很深刻。

工作后,自己有收入了,买书这点钱不再成为问题,我既不抽烟也不喝酒,每月一两百权当是烟酒钱了。但又碰到了新的问题---60平的房子,书满为患。说清贫是家徒四壁,我们家不贫,四壁徒书。初时还不明显,随着隔三差五的不停的购买,原先的书柜满了,又去侵占别的地盘。桌上、床下、枕头下,都是书,就显得比较逼仄了。

书确实很多了,但猛然发现书其实还是少了。起因源自一件小事,一次儿子的妈妈出差,需要我陪两岁的儿子睡觉,儿子要求讲故事,我搜肠刮肚,空空如也,找书求救吧,这才发现,原本理工出身,加上十几年一直从事技术工作,藏书确实很多,但除了计算机还是计算机,偶尔一些文科类的也是读法硕时一些法学研究的内容,只得将三个和尚的故事发挥N遍糊弄了事。三十好几当了爸爸,发现为人父母也是需要学习的。

都说要培养孩子的阅读习惯,反省自己读书,只能用急功近利来形容,为升学而读书、为工作而读书、为解决技术问题而读书等等,真的就是抱着书中自有黄金屋、颜如玉心态的。读书当然会有目的,但应该是一个更开放的目的,即为体会阅读的快乐而读书,在体会快乐中自然的汲取营养。亡羊补牢,随着孩子的成长,我涉猎书籍的范围开始偏重于文史。文史的思维是发散的,看这类书的时候,常常忘记自己是一个技术人员,二者几乎不怎么相容。没有了功利驱动的读书,更多地是一种补课的心态,也就经常会沉浸其中,久而久之也就真能体会到阅读的快乐,进而读书成为一个强迫性的习惯。常想,假如拿出同样的精力去学自己的专业课,相信工作能力、技术水平会想当然的上一个大台阶。同时内心中总有一个声音在对我说,假如一门心思的苦心钻研那些所谓业务的谋生技能,人岂不是变成了机器,活的还有啥情趣。马丁.路德有一句名言,“我今天要做的事情太多了,所以我要多花一个小时祷告。”我也只能安慰自己说,我之读书与其之祷告一样并不是例行公事,而是解放和增加活力的源泉,我们老祖宗不是也有“磨刀不误砍柴工”的说法吗?

其实还是喜欢徜徉在书店里,真实的流连于一本本厚重的书籍中,少许还能体会到儿时买书的那种快乐,可是新华书店的书太贵,还基本没有折扣。网络适时出现了,并且书籍的种类要全面的多,送货到门且能打折,于是慢慢的也就喜欢上那种提交订单后等着送货的感觉,同样还拥有一种期盼的感觉,如同恋爱中男女约会前的忐忑。曾经告诫自己能把买的书读完已是幸事,买了又没地方放,还是少买吧。但是遇到好书还是忍俊不住,如同爱美的女子,尽管衣服很多,看到心仪的还是会出手,买书其实也会上瘾。有个现象,就是真心喜欢的书,经常会买来好几套不同版本。《史记》2、《资治通鉴》3、《红楼梦》2、《三国演义》4、《沉思录》2、《论语》5、《东周列国志》2。比较来比较去,还是中华书局、人民文学、岳麓书社的质量有保证,西方名著的译本以译文出版社为上品,原著还是外文社的专业些。

书有精装,有平装。喜欢平装的那种,一是经济实惠、二是便于阅读。硬皮的精装版不适于携带,阅读时需要正襟危坐,本来看书是一件赏心悦目的享受,这样严阵以待弄得就有些累了。杜甫的“漫卷诗书喜欲狂”,想必不会是硬板的书;宝黛共读的西厢记,也只能是软皮的书,具有曲线的流畅,才有美感。我买的书中,有限几本精装本的阅读情况都不是很好,怕摔、怕碰,还不好带,毕竟买书的初衷还是希望是看的。好在岳麓书社的精装书也就直接加个硬皮,还算实用。最讨厌的是那种硬皮外再加了书衣的,翻看时罗哩罗嗦不说,还特别容易破损,无任何实用价值,讨厌这种华而不实加画蛇添足的东西。说到分类,电纸书不得不提,眼下电纸书开始卖出了千元以下的白菜价,我和它之间的障碍不仅仅是它曾经贵族的价格,我想它能打动我的唯一理由也就是环保这个概念,没了那若有若无的墨香相伴,一时找不到读书的感觉了,手边的Kindle只是个看禁书的无奈选择。

年青时出差,闲暇之余喜欢去一下当地书店,淘些便宜的书,后来尽管也经常去,但那种让人心悦的感觉很难找了,毕竟随着年岁的增长与时下的快餐文化已有了代沟,况且有一年在苏州观前街买的兴起带的累赘也是吃足了教训。书店还是会去,也多是打发一个人的无所事事或带孩子为给他培养一种和书的情感,到书店,更多的是去体会那种图书馆一般的氛围了。

这样把阅读坚持下来,才真切的认识到人一生的精力和时间真是很有限的,就是每天象小学生做作业一般拿出专门的时间来读书,一个人一生能品读的书也是屈指可数的。我们有幸生活在一个开放的时代,不幸的是面对的是海量的信息,由此就又产生了另一个发散的问题,就是在任何一个人的抽屉文学也能出版发行的当今,阅读其实也是一件很冒险的事。总结自己的一点经验,就是经典永不过时,只不过这样读书经常需要一些勇气,毕竟读书就已经是一件很老土的事,读经典名著就是老土的平方了。即便如此,读书一定读经典,经典一定要看原著,不得已看译本至少也要是名家的全译本。

潜移默化的影响下,家里电视开的次数越发的少了,及至数字电视欠费没了信号家里人也没什么感觉。自己是从三年前重读经典,已很是孜孜不倦的在看,看过的书码起来也不过寥寥几十本,二千万字而已,真是我生也有涯,而知也无涯。腹有诗书气自华,我是达不到了,不成书呆子,就是幸甚。一次讲座讲“读万卷书不如行万里路,行万里路不如阅人无数”,我的体会是其实我们的人生在那些大家的笔下都描述过。还是喜欢读书时的那份快乐与专注、安定和闲适,能伴着舒缓轻柔的音乐,打开一本心仪已久的诗书,临窗品茗,绝对是一种人生的享受。至于是否能有所得,已在其次了。

感谢阅读。

二〇一〇年某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