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来了,温暖着我的岁月

 有时候真想,真想一个人把一段时光走完,那样的话,就没有了寂寞的等待,没有了遥远的距离,那样的话,你就可以在自己的世界里,安然无恙。

 
你来了,带着行走了几千公里的疲惫,来到了这里,从人群中走来,站在我的身边,告诉我,“我在这里,你还在看什么?”,嘴角的微笑,很美很美,这一天,所有的一切都没有你那么美。和想象当中的一样,你我,在风中交融,十指紧紧的握在一起,你手上的温度,在温暖着我。
 
八个多月了,我留给你的,究竟是一段怎样漫长的时光啊。有时候会很想,真的可以不在意这种遥远,因为心灵一直都不曾分离,就算是没有见到,也觉得始终相伴,真的,很好,真的,很好很好。
 
十二月的风,有些凉意,一段路一段路的被走过,我们并不是靠回忆过日子的人,但我们却不能没有回忆,哪怕那相逢很短,那离别很长,我们也能在当中找到属于彼此的温暖。爱一经出现,便深藏心底,一切都觉得本该如此。或者,爱是在将一个人变得丰富起来,让你知道,你并不是一个人在对抗着时间空间的虚无不是一个人在想着爱的本质与醇美。
 
你来了,我贴着你的温暖,呼吸着你的芬芳,那一刻,曾经走过的花海高山,都不及你来得温暖感动。然,有时候真想,一个人将一段时间走完,不会留下期待,也不会留下希望和遗憾。每一句话,都像是一阵春风,可以吹开一片荒野,每一次呼吸,就是一次告白。
 
下午的时候,你静静躺在床上睡着,平静的脸庞,似有紧锁不开的愁容,而窗外的风景,是一排排梧桐苍黄的叶子,虽不曾落下,但也足够清凉。屋内的温度足够高,和外面的天气大有不同,为何,我们的相遇来得如此的艰难,或许,也是上天对于真情的考验。时光不老,岁月悠悠,要多少诚心,方能在绝望之中寻得曙光?
 
这个世界,很静很静,能听闻窗外的鸟叫,而我的心中,却有一份感动,被深藏着。有时候真想,此生相见,不再分离。我知道不能,我知道不能,真的不能。但我也知道,我们从未分离,每一句话每一个词,都像一枚琥珀一样。每一句深情的呼唤与表白,都像是站在最大的原野之中,一个人拥有最大的享受。每一次拥吻,都是一次灵魂的交汇,或者是灵魂本身并无行色,所以要以这样的方式表达,灵与神的相融,岁月凝固在其间。
 
似我总是一个冰冷的人,一直以来,都是你在温暖着我,而我身上总是散发着森然的冷意。我想,你一定很苦吧,这种冷,夺取了多少的温暖,又会让你觉得,如何的可怕?
 
有时候真想,一个人在世界里寻找,探索,一个人自己爱着自己,爱情,是否都必是两个人共同的承受?而我说的苦,你却总说不苦。某一刻,心很疼,上天待我不薄,却是总让人承受了我身上的苦,是别人带着我的重量在前进,我却总是在叫别人,“放下,自在”。
 
只是这个世界若真的存在自在,那么何至于如此的灰垢。所谓自在,不过只是一种较为高的修为(即更加有涵养的淡漠),而放下,只是一种被释怀的了悟而已。都需要时间去明白,都需要空间来承受,而我们能够做的,就是寻找这样的时间空间。
 
就这样,看着你的笔记,其实早就知道你只是一个需要被呵护的孩子,也是一个让人心疼的爱人。心那么软,情那么深,爱得那样的真那样的用力,几乎将自己全都放开,只是为了爱。
 
有时候真想,替你走完某些路,怕你苦怕你累,最后知道,脚下的路,还是需要自己去寻找,心中的路,还是需要自己的思索,我愿你真实。
 
有时候真想,这时间能够慢一点,再慢一点,因我已与你重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