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恋时我们都是段子手,失恋时我们都是矫情狗

 小云分手的时候,把我们都拉出来,一边胡吃海喝,一边控诉:“我操,老娘花了整个大学跟他在一起,怎么说分就分了。” 

我说:“小云你别张口闭口就老娘,这跟你的气质不符。” 

小云白我一眼,愣是让我把接下来想说的话给吞了回去。 

 

“老娘为他做早饭,老娘为他洗衣服,老娘他妈的还给那傻逼织过衣。” 

“老娘陪他去网吧,什么都不玩就在那边陪他,我还熬夜陪他玩。” 

“……” 

再然后她就骂不下去了。 

 

再然后她就疯狂吃了起来,意面点了一份又一份,橙汁喝了一杯又一杯。我们的脑海里都在浮现那个对体重极度要求的她,一时间都没来得及反应,谁都没有阻止她。 

这姑娘吃着吃着拍案而起,说:“这他妈的都什么玩意儿,真他妈的难吃,难吃的我都想哭。” 

说完冲到厕所,边吐边哭,吐是因为吃太多,哭却不是因为难吃。 

 

2. 

 

大嘴是我的高中同学,上次我去上海他也来听我演讲。这厮作为一个男人,居然留起了辫子。但这不是重点,重点是这厮的辫子居然扎在头顶。我和包子吐槽了二十遍他依旧不为所动。 

 

聚会就要喝酒,喝酒就喝啤酒。那天我们去静吧,有个酒叫“弄死你”。大嘴毫不犹豫点了五瓶,说是想看看这酒到底能不能弄死他。本来我们几个酒量都不算小,我也没往心里去,就给自己和包子也各点了三瓶。 

 

光喝酒实在无聊,我就提议完游戏。作为一个从小到大的理科男,大嘴刷的一下从包里拿出扑克牌,一脸严肃地说:“我给你们推荐一个刺激与智慧并存的游戏。” 

我和包子被他的表情吸引,满怀期待地等待他介绍这个游戏。 

这厮刷刷刷刷在桌上摆好了四张牌,我和包子继续满怀期待地看着他。 

他突然一拍桌子:“4*3+2*6!哈哈哈哈,你们输了!” 

我们这才反应过来这厮居然玩的是24点!这他娘的也太欺负包子了! 

 

不过大嘴从头到尾就赢了这一局,喝着喝着酒没了,就喝完了我和包子的酒。 

他说:“我喝了11瓶弄死你,我还是活得好好的,哈哈哈哈我要打给我前任,告诉她!11瓶‘弄死你’都弄不死我!” 

我和包子互看对方一眼,从对方的眼神中都读出了“这人是蛇精病吧!”的信号,但我们都没有劝住他。 

 

我们吞了一口唾沫,等待着狂风大雨的前来。 

 

只是电话一拨通,大嘴的声音突然温柔起来。整个对话过程平平淡淡,他也没提今天输惨的事。只是说着:“我和朋友在外头。” 

他问“你过得怎么样?” 

他说:“那就好。” 

他回:“我过的特别好。” 

没到一分钟,两个人的对话就此结束。 

挂了电话的大嘴说:“其实我过的一点都不好哈哈哈哈哈哈……啊……我擦!” 

还没笑完他就滚到了桌子底下。 

 

3. 

 

胡幽幽是我朋友中最正常的一个,不哭不闹不作死,只是常常去追演唱会。 

之前的演唱会,她都是和前任一起看。 

今年的演唱会,她却是孤身一人。 

 

她说自己还是有时会打电话把自己想听的歌和对方分享,可最近终于忍住了。 

她说自己有时无比羡慕那些在演唱会时可以随时打给对方的那些人。 

 

当你想念一个人时,能够随时去打扰,而他也会给你回应,这本身其实是一件很幸福的事。我想有很多人,想念一个人时,都不知道怎么去联系吧。怕是打扰,所以才有不打扰是我的温柔,尽管这温柔只有你自己才知道。 

 

总有些人会这样,遇到一个人满心欢喜,以为遇到命中注定,却又擦肩而过。 

总有些事会这样,你有着千千万万的你以为,可结局偏偏给你一个不可能。 

刚开始时无话不谈,到后来无话可说,两人面对面却像在翻山越岭。 

 

不知道有多少人在经历失恋,不知道有多少人在想着一个人,不知道有多少人自己把自己困住走不出来。 

 

告别时都爱强装洒脱,告别后都在强忍想念,躲得了对酒当歌的夜,躲不了四下无人的街。

热恋时我们都是段子手,嬉笑怒骂互相吐槽;失恋时我们都变矫情狗,被回忆戳地浑身疼。

 

失恋有一千万种,每个人都在等。 

等的不是谁谁谁回头,等的都是自己和回忆和解的那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