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一天,赚一天

  第一个故事

某个下午我约了一位朋友在咖啡厅聊天。这位朋友是商界著名人士,谈吐温文、举止优雅,人长得又帅,甚至登上过几次商业杂志的封面,我常打趣他是女人幻想中的钻石王老五。他也不负众望,身边永远不缺漂亮女伴,只是至今未安定下来,也算给众多竞争者留下希望的空间。

我们那天下午聊得很尽兴,咖啡就续了三杯。其间一个胖胖的女孩坐在不远处的角落里,一直目不转睛地看他。咖啡快喝完了,她就过来轻声地问他要不要续杯,比服务员还细心。偶尔我们聊到一些合作项目,他就招手叫女孩过来,她抱着本子迅速地记录着他的需求。

喝到第四杯咖啡时,那女孩又走过来,低声在他耳边说话。我隐约听得,大意是劝他不要喝这么多咖啡,以免晚上失眠。他随意地点点头又摆摆手,那女孩就很高兴的样子,叫服务员把咖啡换成了柠檬水。

我看得有趣,便问:“你助理?”

他点点头。

我仔细打量那胖女孩,实在是其貌不扬。“跟你多久了?”他有点儿茫然,努力回忆着:“四……不,五年吧?记不太清了。”“为什么会选择她?”我有些好奇。“做事认真拼命啊,人也挺机灵。用习惯了,离不开。”他笑起来,“我知道你在怀疑什么。拜托,我只是用她做助理,又不是跟她过日子。”想想也是。

朋友出去接个电话,大约是谈工作上重要的事,半晌未回。我无聊,就招手让那女孩过来,又示意让她坐下,说只是想跟她聊聊天。她也很高兴,大概枯坐了这么久也有些无聊吧。只是似乎还有些放心不下,不停地抬头看看门外。我笑道:“放心,他一时回不来。”她有些不好意思地说:“对不起,我习惯了。”我逗她:“你工作真努力,要不你来我这边做事?我给你双倍薪水!”她吓了一跳,几乎是立刻就摇头,下意识地回答:“不,谢谢。”我做出很受伤的表情,问她:“你老板到底给你开了多少工资?让你这么死心塌地?”她脸红了,笑着摇摇头。我还是没忍住,又借着玩笑提出疑惑:“还是他太有魅力了,你才不舍得?”她的脸红得更厉害了,却抿着嘴没吭声,也没否认。我更惊奇了,问道:“你喜欢他?”问完连自己都觉得唐突,她却很坦然地点了点头。

“嚯!”我惊讶极了,忍不住感叹一声,瞬间又觉得不该这样,连忙补救:“我的意思是……”她笑笑说:“我明白您的意思,没关系的,我知道自己条件很差,所以也从没抱什么奢望。何况……”她顿了一下,“他也都知道。”“他知道?”我有些发愣,这落花有意流水无情的窗户纸一旦被破,双方还能这么坦然?她点头道:“他看过那么多的仰慕和喜欢,我那点小心思,瞒不过他,我也没想瞒。”

“那你到底图什么?”她笑着摇头说:“什么都不图,每天这么看着他,我就很开心,忙到死都觉得开心。”“那他将来结婚了,你怎么办?”

她的目光有一瞬的黯然,“可能就离开了吧。”她说,“我早就想通了。在他身边多停留一分钟,自己就多快乐一分钟。人这一生追求的是什么?钱啊、权啊、爱情啊、家庭啊,不都是为了‘快乐’这个终极目标?对于我来说,在他身边的每一天都很快乐,这足够了。”

第二个故事

那天下午,我走进这间豪华私人病房时,忍不住暗暗心算了一下,在这里住一天的费用实在高得令人咋舌,而她已经住了整整三年。他坐在病房里,她坐在他身边白色的轮椅上。我知道他家颇有些积蓄,可是这笔开销,也实在是天文数字。我把带来的鲜花和水果放到一旁的桌上,轻声问:“还不打算出院?”他摇头说:“在这里她住得会舒服些。”

“可是……”我将目光投向轮椅上眼神呆滞的女人,“她应该很难清醒过来了吧?”

话说得残酷,却是现实。我眼看他的脸色变了变,却又渐渐平静下去。

她是他的母亲。

三年前,他陪她出门旅游,遭遇车祸,他左臂骨折,而她却因没有系好安全带被甩出车窗外,太阳穴正撞上一块石头,当场血流满面昏死过去。

那天他在急救室外面等,最危险的时候医生也说救不过来了,问要不要拔呼吸机。他坚决不肯,声称有一线希望都要救。等到母亲再醒来的时候,就是这副样子了,医生说,康复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我看出他心里难受,忍不住说他:“你这是何必呢?”他摇头说:“你们不懂。”

其实也未必一点儿不懂。

我知道他父亲在前几年因病去世,母亲是他在世上唯一的亲人,心中的依赖可想而知。

他说:“你们每天都夸我工作光鲜,赚钱又多,脾气也好。却不知道我每天都觉得自己戴着面具,被老板骂,被同事挤对,像个假人一样。就连回家跟老婆说几句心里话,她也只会说,别烦我,我也很累!”

“活着有什么意义?只有回家跟我妈聊天的时候,我才是最开心的。她会给我做一碗我最喜欢的水果粥,听我唠叨、抱怨,甚至爆粗口骂那些经理,她从来不嫌我烦,而是听我说,安慰我……在她身边,我永远可以放松地做我自己。”

他的眼泪哗哗地淌下来:“我舍不得她啊,她多在我身边待一天,就像偷来了一天。单单这样坐着,我就觉得自己还有个人样儿,哪怕付出再大代价我都心甘情愿。至少我可以告诉自己,在这个世上,我还有个妈。”

第三个故事

朋友小敏有先天性心脏病,不能怀孕,生命也随时可能终止。当初我们得知这个消息的时候都很难过,这么温柔可爱的一个人,可能要因此失去美好姻缘,甚至朝不保夕,实在令人惋惜。谁知今年,我收到了她的结婚请柬。请柬上是两人的合影,她的爱人据说是做日杂小生意的,相貌平平,但看着小敏的目光里却充满温柔。

我们去参加他们的婚礼。主持人宣布互换戒指后,新郎在台上拉着小敏的手,出人意料地说出一段话。

他说:“我知道包括我爸妈在内的所有人都不赞成这场婚事,可是我爱小敏!将来有没有孩子无所谓,我们还有多久也无所谓。能娶她,我就特别幸福满足。”

最后他抓住小敏的手,高高举起,大声地说:“我是个生意人,不懂讲什么好听的话。我就是觉得,跟小敏在一起是最不亏本的买卖!我们俩爱一天,赚一天!”

台下掌声雷动,许多女生都哭了。

塞万提斯说:“爱与死有一点相同,不论帝王的高堂大殿,或牧人的茅屋草舍,它都闯进去。”人这一生,有多少爱曾经光顾,又有多少可以长久驻足。然而只有随时都提心吊胆地担心失去,才会倍加珍惜。这样的爱,既投入,又刺激。为了可能到来的分别,就提前忍痛割舍,这究竟值得还是不值得?时光有多长?时光浩浩荡荡,时光也捉襟见肘。谁规定必须在私有的时光里循规蹈矩地活?何不放纵自己一次,哪怕生命下一秒就戛然而止,也算不枉来一世。跟命运讨价还价未必赢得了,甚至也许不能全身而退。可是,爱一天,赚一天。只要真正爱过,终究不会血本无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