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写诗,也想你


晨起散步,看见一些树终于做出了惊人的举动,开始发芽。迎春花开了,杏花也隆起了小小的胸。
其实,它们一直在等风,等待春风给它们一场盛大的爱情。
我呢?要怎样 才能不沦为看客?一上午的时光,我都把太阳想象成你的笑脸,把文字泼绿 。
我要和我的诗去找你 ,去往发芽的路上。

同时,我喜欢上了你推荐的冷冰川的黑白装饰画。
你说,那女子弹琴的意境和气质像我的影子。心忽的豁然开朗了。黑与白,包涵人生的全部,世界的全部。
滤去虚华,留下最原本的颜色,朴素无华。
如同我和你,携手红尘,隔着看不见的深渊,独立,纯净,纠缠。
我睡,你醒;我醒,你睡。世界贫瘠,我们深爱无比。


苍穹说,世间最美是情诗。我的理解是,爱恋的对象有千万个。
才让这个情诗王子的清唱有强大的气场,掌声经久不衰。这种情愫,我似乎也有的。

小时候,我爱门前的大白杨,写它的作文获过奖。大学时,我爱枕下的笛子和一条棉布长裙。
可是,我终不是专情的人,我爱水稻,也爱玉米,爱豆荚里的胖娃娃。爱脚手架,爱立交桥···

爱上诗歌,行走江湖不相忘。我的内心多么清澈辽阔。多少聚散、爱恨、清晨、黑夜一一被写进诗行。
珍珠、宝石是供人观赏的,维纳斯也是,而诗歌不是。它是漫漫长路,由柔软的心灵通向森林海洋,通向遥远。
等有一天,我无力去爱了,愿我爱过的事物都蓬勃的活着。
而我,就偎依在你的怀里,这就好。

凌晨四点,是我写诗的时候,也是喂我们的宝宝的时候。
即使无诗,看着宝宝清亮的眼神,甜甜的微笑,就如同喂养内心的千军万马。
任窗外姹紫嫣红,我只在我们的世界里,听古老而淳朴的音乐,写一件纯棉睡衣下,我的哀愁和欢喜。

我最亲爱的人,最初你是用一个夜晚的时间来读我,然后在许多个日夜不停地想我。
你说,回南方路过北京小住看看朋友,春暖花开了,看见路上很多飘逸的女子,都像我。
现在,我又开始动用大片的江河,濯洗干净的笑容,溯源而上,击水而歌。
你听,你听,那些灵魂碰撞的字字句句里,重逢又别离,有你,也有我··· ···