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情的习惯

我是一个依赖于习惯的人。

譬如进一家餐馆,点某一个一直喜欢的菜,咸淡早已成为一种定式。盐少一粒或多一粒,都陌生着舌尖。写字如此,吃饭如此 。上班的路径亦如此。爱情却不尽然。

生之路上,爱情是不期而遇,一路走,一路拾捡的东西,且有不同的体验。喜欢爱情,却不同于文字和某一种菜,一成不变。就像喜欢不同颜色的衣服 。隔一段时间,我就会因颜色购买衣物。

但是,等等,别说我好色,在一千种颜色里 ,我只选那件白色的纯棉作为内衣,且久了也没有换。我只是想,在每天平实的日子里,让风吹过平静的湖面,掀起一个个银色的波澜,才不愧走一回晴空下的人间。

前日雨开玩笑给我约法三章:一,不许穿短衣裙,露出皮肤的白;二,不许朝男人微笑;三,走路不许扭屁股。且一年四季。他说的,大多与我的习惯相反。

我哈哈大笑,看看窗外,早秋正好,阳光正柔。远处山坡上,几朵性急的向日葵已经开成金黄,构成山水最耀眼的韵脚。

衣服可以多穿一些,裙子可以再长一些。可是,我怎么也挡不住风吹的。

我是否盛开,风定是要来的不是? 风总是要打开 天空的一角,让我听到鱼的尖叫;也能揭开月亮的面纱,打开我们的身体,抑或爱情的深渊。窗外梧桐的叶子都争相地在密一些,再绿一些。

也读过茶青禅的句子“沿途的湖水和云朵是春天的歌声,奔跑的少年春风里撒欢,长满青草的路边,农人扛着锄头漫步闲聊,火车呼啸而过,带走了风中的鸟声。从一片湿地到一个森林,风吹幽绿的叶子,一片云,一阵雨水,一颗长夜的星,全是烟火与光阴。”

万物都在恋爱,都习惯于声情并茂,亲爱的人,那么, 我们呢?

阳光每天从脚下爬到头顶,和雨水相依为命。命里许多习惯是理不清的,太过理智的人,不会漏洞百出,但是生命绝不会风生水起。

说,尘归尘,土归土,我归于了我们,悲喜交织的里面。不要问我的名字,我的名字就是你。我想说,我来到这个世上,就是为了遇见爱情的,甚至每天的行走都是按图索骥。

推开一扇又一扇的门,迎来翻来复去的翠绿,又送走辗转反侧的枯黄。期间,那些奔跑着的爱情多么美丽。山川那么多相好,小草、庄稼、花朵、鸟雀···河流又找到牛羊、树木、村庄,每一个遇见都心跳脸热,嬉戏和追逐。 这是多么好!

爱情,是习惯于小忍大爱唠叨的一日三餐,还是和自然来一场场惊心动魄的不问归期的私奔,然后,让我们的爱情因此更加深入骨髓。我也不知道了。

亲爱的,你说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