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经牵手,永远牵挂

咔嚓!男人用钥匙打开房门,就看见女人在里屋上网。女人转过头看了男人一眼,淡淡地说了一句:来了?男人答了一声:嗯!男人从购物袋里掏出盒装的咖啡和一袋排骨放在桌上,走到电脑桌前拿起女人已经空了的水杯,为她冲好咖啡,就开始收拾桌上没有收拾的碗筷。然后拖地,拖到女人脚边说:抬脚!男人把女人散乱在床尾和梳妆凳上的衣服拿到洗衣机里去洗。在洗衣机转动的同时,把带来的排骨麻利地洗好炖上。一切收拾妥当,男人说:记得等会关火。话音刚落,吧嗒!关上门走了。

男人一周来一次,不定时,他是来帮女人收拾屋子的,但男人不是钟点工,他是女人的前夫。女人因为生病,没有力气干稍微重一点的家务。男人收拾的屋子,也是他自己的房子,男人是房子的主人,而现在却成了客人。女人恰恰相反,反客为主了。这个特殊的家庭到底发生了什么?

男人和女人早在八年前就协议离婚了,离婚的原因,不是什么原则上的问题,主要是性格方面的差异。男人是现实主义者,信奉生活就是平平淡淡,不喜欢大起大落,大悲大喜,只想安于现状,过踏踏实实的日子。在女人看来,他是不求上进。女人是理想主义者,明白要想出人头地,必须不断地去奋斗。女人一心想改变窘迫的经济状况,争强好胜的性格使她辞掉好几次在他看来安安稳稳的工作,盲目地尝试,最终都以失败告终。在男人看来,她这是瞎折腾。

两人经常为此争吵,这一次,女人像是彻底被打败了,几个月都没有出去工作。男人终于忍无可忍,战争升级。离婚是女人提出来的,颓废的女人,真的不想拖累男人。最后的一次争吵,女人流着泪说:“我去意已决,如果我以后混不出个人样儿,就死在外面好了,如果我要是好过了,我还会帮你。”男人冷笑两声:“管好你自己就行。”

离婚头一天,男人坐在沙发的那一边,女人坐在沙发的这一边,第一次,男人和女人有了心平气和的谈话:
女人说:儿子我不和你抢,因为你对他的疼爱我看在眼里,我不忍心把他从你身边夺走,只要给我看望儿子就行。
男人说:你放心,你永远都是***。
女人说:房子留给你,因为你是男人,再挣钱买房已经不现实。
男人说:你住哪里去?要不你也先住着,等你有能力有自己的房子再说。
女人说:不用了,先住我姐家吧,我一个女人,怎么也比你轻松些,你一个男人,要是再找,没房怎么行。
男人说:家里的东西你随便搬。
女人说:什么都不要,再说家里也没有什么可搬的,我净身出户。
男人叹了一口气。
女人说:我这里还有最后的两万块钱,留下一万给你。
男人终于忍不住了,咆哮起来:不要!拿着你的钱,滚吧!
女人起身出门了,不一会又回来了,把刚从银行取出的一万块现金,放进了他房间床头柜斗里。

第二天去民政局,经营了十二年的婚姻,只用了四十分钟就宣告结束。他们怀揣着绿色的小本本走出大厅,男人说:能不能儿子回来的时候你也回来,不要让儿子知道这事。还有,不要告诉我父母,不想让他们难过,女人使劲地点点头。目送着他远去的背影,那背影是多么孤单,女人突然感觉心一下子被掏空了,大脑一片空白。那感觉,从来没有过,永远也不会忘记。正值春花烂漫时,女人却感到阵阵寒意。周围人来人往,车水马龙,女人却仿佛一个人置身茫茫戈壁滩,不知道该何去何从。

女人木然地回到曾经的家,环顾了一下家里熟悉的一切,眼泪瞬间就下来了。女人开始打开衣柜,默默收拾衣物。她把自己的东西全部扔出来,把他和儿子的衣物一件一件精细地整理着,分类着。衣柜里有两个盒子,里面装着她为他们买的袜子,大部分还是新的,整整齐齐码放着。收拾自己的衣物时,收出来冬天穿的两双袜子。当女人看到仅有的两双袜子前面的破洞时,她哭出了声……

女人想到这么多年来,为了生活而四处奔波,甚至像个男人似的独闯江湖,从来也没有善待过自己。没有漂亮的衣服,没有化妆品,甚至没有为自己买过一个像样的真皮挎包。女人心里一直想有一个这样的皮包,也不是真买不起,而是女人舍不得。为男人和孩子,女人却什么都舍得。没有原则的爱和付出,让女人早已失去了自我。侧脸看到衣柜镜子里憔悴不堪如黄脸婆似的那张脸,女人突然感觉自己白活了。她擦了一把流满面颊的泪,心里暗暗发誓,以后不活出个人样儿来,就死在他乡好了!女人带着自己的衣物,就这样傻傻地走了。

女人用最后的一万块钱,先为儿子买了电脑,然后用其余的钱,依次分配给了服装专卖店,品牌鞋店,化妆品店,美发厅。女人也许是深受刺激,豁出去了,只想为自己活一回。当女人以全新的面貌出现在朋友面前,朋友们几乎都认不出她了,惊得张大了嘴巴!女人笑了,第一次发现,其实自己也不失美丽,但此时的女人几乎已经身无分文。

女人找了一份工作,既然没有退路了,就只能全力以赴。女人把所有的精力和时间全部投入到工作状态,成了公司的销售尖子,收入在同行业薪资中实属不低。几年来,男人未娶,女人未嫁。女人实践着当初的诺言,薪水的一半都补贴了男人和孩子。女人从无怨言,反而觉得有一股强劲的动力,让人愈战愈勇。因为女人明白,一个只为自己而活的人,独舞在一个人的舞台,没有人欣赏,没有人分享,一切都将毫无意义!女人并不想复婚,她已经渐渐习惯了这种自由,想怎么打扮就怎么打扮,再也不用担心男人的不信任和干涉。她只想体现自身的价值,能让他和孩子生活得好一些,能看到他们无忧无虑的笑容,女人感觉值了。很多人说女人太傻,女人淡淡一笑,也许是前世欠他的吧,既然夫妻一场,就不能看着不管。

生活总是在不断的重复中趋于平稳,意外却轻而易举就打断了这种平稳。女人突然就病了,而且是绝症中死亡率很高的重症。当女人大手术后在重症监护室睁开眼睛,就看到男人和他的同事围满了床边。女人还不知道自己得的是什么病,虚弱地问:怎么这么多人看我,不是要死了吧?男人别过脸去,没有回答。他的同事掩饰地笑起来,说女人真会开玩笑。家人没有对女人隐瞒病情,因为还有下一步的化疗,是瞒不过聪明的女人的。女人没有流泪,只是变得有些沉默。男人请了半个月的假,承担起了守夜的任务。

漫长的夜,女人又一次从剧痛中醒来。轻轻的一声呻吟,男人马上就从病床边租来的折叠躺椅上起来,为女人轻轻背……看着他惺忪的睡眼,感受着他掌心的温度,一种久违的依恋,让女人的心充满了温暖,总能马上平静下来。出院,男人把女人接回了家。男人说:你就在这里安心住吧,我会照顾你。女人躺在从前属于自己的那张温暖的床上,感觉好像从来就没有离开过。化疗,女人在医院睡不着,男人就用电动车载着虚弱靠在他背上的女人回家。第一次被交警拦下罚款,男人说:她是个化疗病人。交警说用什么证明,女人急中生智拉开衣领,露出脖颈上裸露在外的埋管,交警二话没说,挥手放行。

女人就这样住下了,男人默默照顾着女人。自从生病以后,女人再也没有做过家务,男人全包了。分开这么多年,爱情已经荡然无存,早已升华为了亲情。因为男人是孩子的爸,女人是孩子的妈,一个共同打造的生命,维系着两个没有血缘的人彼此相惜。男人明白,女人是个好女人,这么多年如果没有女人的帮助,他不知道自己和孩子会过得多么艰难。当今社会,对金钱如此意识淡泊的女人实在不多。女人也明白,男人也是个好男人,他善良,感恩,对于一个重病在身的人,没有哪个离了婚的男人愿意去揽下这样的包袱。

久病床前无孝子,更何况是离异多年的夫妻,男人终于有了疲惫的时候。当女人已经习惯了这样的生活,问题出现了。男人开始很晚回家,开始夜不归宿。面对男人躲闪的眼神和无言的沉默,女人已经预感到了什么,但女人从来不问,也不愿去想。她知道这么多年,他一个人忍受的一切,不是一个壮年男人所能忍受的。男人的心是孤独的,正如女人的爱是荒芜的一样,因为他们再也找不回相爱时的那种感觉。女人有时候甚至在心里希望,男人能找到一个爱他疼他的女人,能享受到爱的温暖和快乐,这样女人也会感觉心安。

当女人无意中从其他途径知道了这个事实,还是有些承受不了。不是嫉妒,不是自私,也不是不舍,而是女人突然不适应习惯的改变。女人想到自己可能很快要离开这个住惯了的家,也许再也不能在周六周日陪伴儿子。女人想到所剩无几的积蓄和羸弱的病体,感觉自己就像是一个将要被遗弃的流浪者,孤魂野鬼似的聊度残生,心中倍感凄凉和无助,泪就哗哗流下来。女人不愿再想下去……

女人一直回避这个问题,男人也不提。但是女人明白,迟早都是要面对的。女人犹豫着,几次欲言又止。有一天,当男人回来坐在沙发那一边看电视的时候,女人的心里在做着激烈的思想斗争。既然不能给他幸福和快乐,就应该给他追求幸福和快乐的权力和自由,他应该得到他想得到的。天下没有不散的筵席,曲终人散,还是要独自面对暗夜和孤寂。

最终,女人选择了坚强。她鼓起勇气,走到客厅,一屁股坐到沙发这一边。也许是过于紧张,女人很生硬地冒出一句:“我想和你谈谈!”女人那一刻感觉这声音都不是自己的了。男人平静地说:“说吧!”女人突然发现,他和自己坐的位置,正好是离婚前一天谈话坐的位置,如此的巧合,难道是天意?

女人说:你是不是找到一个了?
说这话时女人的心在跳。
男人低着头没有回答。
女人说:那我要离开吗?
男人说:不用。我搬出去。
女人说:那你要结婚我就让你。
男人说:就是结婚也不可能在这里,你也一样,这房子是留给儿子的。
女人情不自禁拍了几下手掌:太对了,说得好!
男人说:你住着吧,只要周六周日照顾好儿子就行。
女人说:那我能住多久?
男人说:随便你,永远住下去都可以。
女人还想再说什么,可是已经说不出话来,她感觉胸口有一东西堵着,这东西叫做感动,她怕自己马上就要失态,站起身默默走开了。

第一次谈话后,是女人离开了。第二次谈话后,是男人离开了。女人没有想到,结果竟然是这样。女人没有失去有所依恋的安身之地,如释重负的同时,心里充满了感激。有付出就有回报,当初女人没有像大多数离婚人士一样,为了争夺房产和抚养权,争吵打闹、反目成仇。女人的善良和大气,为她赢得了尊重和善待。人往往都是这样,你越想得到的东西就越是得不到,你什么都没想,反而它就是你的。

男人走了,女人强烈感觉到了诸多的不习惯。一直享受着男人默默的照顾,女人不知道日常的生活竟然是如此繁杂和琐碎。先不说各种费用的缴付方法,各种电器的临时故障,各种必需品的适时添补,就是自己换个床单被套、打扫房间拖地都没有力气。特别是孤单的夜,女人一个人孤零零地躺在房子里,没有了安全感,心里空得吓人。当这一切全部都成了问题时,女人终于感受到男人的辛苦。一个男人,能够长年累月干着重复的家务,保持着一贯的整洁清爽,真是太不易了!每一个重复的细节里,无不蕴含着男人豁达的包容和无私的付出。女人却是在失去后才感受到,爱,其实就藏在平凡琐碎中。

半个月后,男人回来了。看着女人孤单地坐在电脑前,家里已经凌乱不堪,或许心里对女人还有着隐隐的愧疚和怜惜,男人心里一阵酸楚,二话没说,就开始好一顿收拾。不一会儿,家里又恢复了以往的干净整洁。从此,男人因为放不下女人的生活,一周一次来看望女人,并默默承担起了打扫房间的责任。女人一如既往享受着男人的照顾,感受着亲情带来的最持久的关爱, 不由感慨,原来生活没有抛弃自己,亲情永远都在身边。

幸福的家庭都是一样的,不幸的家庭各有各的不幸。男人和女人的故事,只是千千万万个离婚家庭中的一个,却是不幸之中的万幸。虽然逝去的爱不可以重来,却可以达到另一种境界,成为彼此永远的牵挂。要知道,很多以前说着永不分离的人,早已经散落天涯了。有人说婚姻是完整人生的精髓,但是既然已经成为了缺憾,也一样可以从中体会到一种残缺的美。相爱的人们,请珍惜你们拥有的幸福,如果有一天你们真的不在一起了,也一定要像在一起一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