某人,心疼的归属

或许,上帝真的存在,尤其对执着于本心的人他的确需要也必须存在,否则,灵魂禁锢在虚无的黑洞,精神得不到应有的分配而开始变得分散,肉体沦为一副单纯的肉体,同木偶无异。

"只有你想不到的,没有你做不到的",不记得是在哪里看到的这句话,只记得看后的第一反应便是反问,至于现在,想起这句话后的唯一反应是反驳,想要长生不老的人从来不计其数,但谁都承认"人固有一死"这个不争的事实,甚至寓意长寿的龟也只是多活几百年而已,还有,谁都想跟一个自己喜欢而又喜欢自己的人在一起,但事实证明此愿望得以实现的比重少得可怜,并非所有的喜欢都能被喜欢,也并非所有的被喜欢都能反过来喜欢,不然,世间就可避免一半的悲剧……想得到的尚且做不到,想不到的就毋需妄谈。

是真的,这个世界那么大人那么多,个人是那么微乎其微的个体,这个世界越大人越多,个人就越显得微不足道,而上帝,统治着这个世界,他比这个世界还要大,对上帝而言,人类不过是一类相对高级和特殊的有思维的生物,他必需依靠放大镜的帮助才能较针对性地看清每一拨人类的大体形貌,在此前提下,能吸引上帝注意力的无疑是那些动作幅度很大或很夸张的人,即那些非常优秀或非常恶劣的人,分别为两个极端的典型代表,这样的人只占世界总人口的少数,占世界人口多数的是安于平淡普通生活的正常人,他们像大山般的稳重,桥墩般的稳固,如果拟一艘出海的船,那么,他们不是船头也不是船尾,他们是船身。

正因为我们太平凡太渺小太繁多了,上帝坐在天上低头俯瞰大地细点人类的时候就像我们坐在地上抬头仰望天空细数星星一样,最后大可能都要打瞌睡的,所以,偶尔乃至一直得不到上帝的眷顾也不该有什么怨言,这并非上帝有心之过,最多只能算是无心的错过……将心比心,换做我们是上帝,也必定造出相同的结果,这在宏观上很公平,每个人获得上帝恩赐的几率相等,但随机的不确定性又恰恰显示了它的不公平,不过这也是社会所以存在的规律,完全均化的社会根本不可能存在,就算存在也不可能长久……人,总是在与人的对比中得到满足。相信这是真理。

想通达了这些,再回过头来分析不如意的爱情,认真想想,爱神,他那么庞大,距离我们那么遥远,我们却是那么弱小,他会不小心把箭射到一个人身上,也会不小心把箭射到另一个人身上,按理说会有这么一个人,但我们不能奢求那就是我们所心仪的人,毕竟,作为靶我们实在太小了,丘比特又不是后羿,纵使是后羿,也不一定能做到百发百中吧!反之,爱神是如此之大,大到世间的每一个人甚至每一个微小的生命都笼罩在他的羽翼下,我们,无论谁都不会错过感受和接受他施予的温暖与力量的机会,谁都不会!说白了,其实,上帝,还有神,活在每个人的心里,一切皆由心生,你意识到存在,存在才存在。

当一条射线总难免具有悲剧意味,即便走得再远也只能是单向,直到一条道走到黑……但钦佩它死心眼的顽固毅力罢,做到从一而终可不是闹着玩的。但谁要闹着玩?早已不是小孩了,有些情感自然而然就懂了,然后人就变了,不可理喻地变,变得不可理喻!

有那么一个人,在世界的一端,散发属于他独特的频率,这频率不随风传播,也不是每个接收到的人都会用心去听,但,我会!我也愿意,就此退化成保守的单频道"收音机"。真的想不明白,为什么世界上就出现了这样一个人?给予一种只有家人给予过的心灵的安定感和一种连家人都不曾给予过的心疼的归属感,这是幸福,来源于爱情,当然,不得不提前挑明,是一个人的爱情。

无数次,偷偷地条件查找一个号,偷偷地找到再关闭,连点击鼠标的力气都不敢使出来,因为知道自己是不速之客……"我宁可让别人觉得我快乐得没心没肺,也不愿意让自己看起来委屈可怜。"偷偷地看到这句话,心在瞬间就像被绞碎般的疼,我在心底使劲描摹一张倔强的笑脸,却怎么也刻画不出一双嵌合这种表情的眼睛,不管我怎么绞尽脑汁地想,还是定格不住一种确定的眼神,我想不出来,能想出来的,只有自己不争气的泪水。曾经,有同学给我念过一句话"当所有人都在关心你飞得高不高时,只有少数人在关心你飞得累不累",对某人,我想说,我就是那少数人中的一个并且是最掏心的一个,不论他平日里愿意展现给外界的正面看起来多么精彩纷呈,我更关心的,永远是他嬉皮笑脸反面的落寞与无助,永远是!只是很遗憾,我没有万能钥匙,打不开他封锁的心门,也无法使他称心如意,所以,我没有丝毫能力和能量缓解他内心的苦痛并捂暖他内心的石块……我想为他做很多事,很多,很想,但我做不到……我的母亲不是女娲,她无法定性地捏造我!

在这个地球上,关于我有多在乎他,到我们死,他都不会懂得, 如果他会懂得,苹果就会掉到天上……在他的世界里,我是那样的多余,但他不知道,在我的世界里,除了家人,只有他,全是他!

耽于这样一种想望,也未尝不好,他在远方,一直在远方,只给我一个,美丽的想象,想象的期限是,没有期限。

有时,觉得自己果真算得上彻头彻尾的无耻,居然在背地里一厢情愿得一塌糊涂,不过,我的无耻或许还情有可原,因为每个人都有自主选择的权力,在这种权力范围内,觉得他是磁,我就做铁,觉得他是正,我就做负,觉得他是神,我就做佛,有什么不对?就算完全不对,我也坚决不改!

除去网络,现实中,也能遇到思想欠开化的冥顽之徒,他们的课后谈资,偶尔涉及第二类爱情的时候,会有人,条件反射般的露出鄙夷的表情吐出低俗的词句,那是什么表情?这般狰狞和恐怖!那样的脸,就像腌泡久了发霉变质的酸菜,你一看就会觉得恶心,那样的嘴,也像地下排道里污秽肮脏的水沟,要多臭有多臭!这类人多了,国家发展也就难了。

呵……不知什么时候起就对这个话题变得愈发的敏感,竟自作多情地当起了小小捍卫者,对那些脑筋打结的人,语气中总难免冒出一股浓浓的火药味,仿佛随时准备着将对方炸成一堆炮灰……什么时候?五个多月前吧,呵……

我想,没有人能读懂我写的东西,就像没有人会赞许我的爱情。交错的梦境以外,独自走到现实面前还是很残酷的,承认目睹朋友的幸福会使我感到难过,但若要让某人在我心里被取代 ?对不起,恕难从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