心动,心痛

  一切该来的总会来,而一切该走的终究是留不住的。就象每天太陽升起又落下,草长茑飞,花谢花开,春去春又来。

  青青站在窗前,望着窗外从树叶夹缝中透出来的一角蓝天,任凭那些琐碎的回忆占据自己的心。以前不是这样爱回想过去的事情啊。那时候,只有在晚上躺在床上,辗转反辙睡不着的时候,才会一遍遍地想小时候的事情。现在是怎么啦,回忆就象自己的一部分,如影随行似的,一不留神就已经占领了全部的思绪。

  太陽慢慢地从天空滑过。就象人的生命在走。昨天吃枇杷的时候,想起小时候与同学一起偷学校的枇杷被老师捉住的情景,真是好玩,一想起当时为了不被罚款而痛哭流涕地写那份极深刻的检查,就不由得哈哈大笑。后来忽然一闪念间,想到,那已然是十年前的故事了,就再也笑不出来 了。十年,居然是这样一闪念间就能从头走到尾的,那是不是五十年也只是一闪念呢。一生时间就一闪而过啦?青青强迫自己不去想这些,不去面对这个人生永恒的主题。

  青青是个很矛盾的女孩,她自己也说不清到底在盼望一种什么样的生活。她一直是很幸福的,所有的亲人都疼爱她,关心她,在学业上一帆风顺,给人的感觉是乐天派,又很能干,从没有烦恼。

  从没烦恼?青青知道这不是真的。只有她自己知道 那种痛彻心骨的忧伤经常缠着她。她是个小珑的女孩, 有时候会发一点小脾气,飞的脾气很好,每当青青生气的时候,飞总在旁边笑咪咪地一言不发,青青就再也无法继续发 脾气了。飞对青青很好。似乎一切都已注定了,青青的一生也已经注定了。

  青青很害怕这样的感觉,就是一生已经定格,以后的每天都只会是简单的重复了。然后是为人妻,为人母,就这样蹉跎掉自己的一生。青青很怕过这样平淡的家庭生活,一想到总有一天自己也要结婚的,简直是到了世界未日一样。青青想,其实自己是不适合过安静的家庭生活的,可这样会伤了爱人的心。是不是就应该强迫自己去面对每个人都坦然走过的现实生活呢?青青觉得很可怕。

  飞几乎在一心一意地营造他们未来的窝,青青就更觉得很可怕。说她永不想结婚?还是爱得不够深?到底爱得 够不够呢?青青从不愿去多想。直到后来,她认识了松,在那个温暖的春天里。

  松是一个很健壮的男孩子,长得高高大大的,可说话却象个小孩子一样,青青起初觉得松很好玩,象个小弟,还需要自己照顾他呢,松也确实比青青小一点。

  南方的春天是醉人的诗,草是嫩绿的,象孩子纯真的笑容,木棉花红得象跳动的火,叫人心动。风轻轻地拂过脸颊,让一切烦恼烟消云散。这是一种北京从没有的绿和红,和从没有过的湿润的生命的气息。青青觉得又找回了久违的充满活力的感觉。

  那曾久违了的激*情啊。记得刚上大学的那几年,几乎是没有什么事情不敢做,没有什么念头不敢想的。骑着自行车去天津,说去就去了。所有的假期都在留连于山水之间。喜欢穿奇异的衣服。自己很欣赏自己的样子。是什么时候开始变得所谓的稳重一点了?做事情开始先考虑考虑了。从这时候起,朋友们开始说青青变得漂亮了,变得有气质了,可这气质似乎是牺牲了许多幻想换来的。青青从不敢太肯定自己真的属于那种很漂亮的女孩,尽管很多人这样说过,可青青认为那只是恭维而已。青青有一头乌黑的长发,弯弯的眉,大大的眼睛,和一张小巧的嘴。说话有点嗲,安静的时候是一副小鸟依人的样子,活泼的时候是伶牙利齿,喜欢跟人斗嘴。

  是缘?是梦?抑或是疯了?青青开始喜欢松。松是那样的纯真可爱,好象还没有沾上一点点这尘世的肮脏。松对女孩子很温柔,让青青感觉心里暖暖的。后来青青才知道,松也早早地喜欢她了。

  青青明白这是不对的。他们象小鸟,象流星,偶尔擦肩而过,转眼要各奔东西,回到自己的生活中去。青青强迫自己远离松,可是她做不到。这是多么无望的感情啊。

  松喜欢目不转睛地看着青青,看得青青很不好意思。青青问为什么要这样看?松说是因为青青长得太好看了。这时候青青的脸就会悄悄地红了,心里甜甜的,却不相信自己真的那么好看。随着接触越来越多,青青心中的欣喜和痛苦都在越来越重。两人都知道结局会很痛心,走得越远,伤得就越深,可还是身不由已地被牵引,走向快乐的天堂和伤心欲绝的地狱之门。

  那是多么热烈的爱。青青从未体验过这样的激*情。难道是真正的爱这么姗姗地来迟?还是只是一时的空虚。青青也不明白自己到底是怎么了。甜蜜交织着惶恐,是一种令人心碎的感觉。

  松知道关于飞的事情,他也很痛苦。这是他第一次爱上一个女孩子,初恋是那么的刻骨铭心,魂牵梦系。他为之疯狂,为之整夜不眠。青青开始觉得全都是自己的错,让松这样痛心。松以一个纯真的男孩的所有的真情来对青青,他想要青青来到他的身边,可是又不忍心去逼她。把自己所有的未来让青青来决定。

  青青不知道是应该按照世间的道义来生活,还是应该尊重自己的感情。就象廊桥遗梦里那个难题。可自己的感情到底是什么呢?到底谁对自己更好?自己爱谁更多一些?想到这个问题,青青就宁愿自己已经死掉了,这样所有的难题都解决了,就不会伤害到任何一个人。否则无论怎么做,都是错。

  青青曾经想过要跟飞说再见,在心里想了很多遍,可还是不知道该怎么说。飞是一个那么好的人,怎么忍心说出这样的话来。可她又怎么忍心伤害松那么一个纯真的男孩。活着就是痛苦和无奈。为什么我们总是在伤害那些最爱我们的人。青青想远远地躲开,到一个没有人烟的世外,谁也不见。该怎么办?怎么办?青青已经偷偷地哭过好多次了,还是不知道该怎么办。所有的人都退回到做普通的朋友?这样可能吗?

  青青有时候想自己是不是一个坏女孩呀,怎么能同时喜欢两个男孩,而且还在这里犹犹豫豫的。问世间情为何物。无论今后如何结束,这一段热烈的爱是永远也忘不了的。青青愿意为了它而不顾一切,可她狠不下心来。她的心太软了。青青又一次看着太陽慢慢地落下去,看着曾经那样的辉煌也会消散,人真的太渺小了。生命这么短暂,烦恼却这么绵长。一生寻梦,一生心痛。

  在恍惚中归期已至。青青又回到了以前那熟悉的生活。飞象从前那样地去接她,也象从前那样地照顾她她。青青无法抗拒这一切,无法说出她想一个人远离,静静地想清楚。青青觉得自己象一叶小舟,不能把握自己的方向,就在飞所安排好的生活的洪流中被夹裹着前进,前进。

  青青常常想起松,想起那些恍如隔世的日子。心里就有一根小刺在扎。

  有很多事情等着青青去做,几乎已经没有时间思考了,更没时间停下来整理一下自己的思绪和感情。依照原来的惯性*去做事情总是来得简单一些,而想做出决定来改变什么,却需要太多的勇气。就象那无所不在的伟大的物理定律所描述的那样,外力是改变运动状态的原因,维持运动状态不需要外力的作用。大多数人都在不知不觉中选择了比较省力的一种活法。或者说是叫顺其自然。因为这不需要自己去主动地做什么。

  慢慢地,青青又找回了飞的很多优点。跟飞在一起是那样地安全和舒适,他会把一切安排地井井有条。青青本来是很要强的一个女孩子,能够应付任何事情。但是飞常常想得太周到了,以致于青青就慢慢地慵懒起来不去操心那些她原本喜欢操心的事情了。对于女孩子,被照顾、被体贴的感觉总是很好的,即使她本来是很能干的。在这点上,松就象一个不懂事的孩子了,反而需要青青去照顾他。青青不喜欢窝窝囊囊的男孩,至少应该比自己更能干。

  青青越来越深地回到原来的生活,就再也离不开它了。青青突然意识到自己差一点放弃了一些珍贵的感情。象“飘”里面那个任性*的小女孩,直到最后已经晚了的时候才知道自己真正爱的是谁。青青常对自己说要珍惜现在,可当身在其中时,却不知道该珍惜什么。

  她是离不开飞的。他们有太多的共同的东西,无法分开。青青决定跟松做一个普通的朋友。这段感情从头就是错,必定会有人伤心,那就早一点结束吧。

  青青终于感到轻松一点儿了。但愿松能早点忘掉这一切,找回自己的幸福。

  人的一生太短暂了,而且大多数的时候并不开心,年少时为情所困,中年时为钱所困,年老时又会为病所困......为什么找不到一种更轻松的活法呢,象一只小鸟,或是一棵小草,有 陽光空气水食物就心满意足了。人类在不断进化的同时,却失掉了很多宝贵的情感,尤其是失掉了享受天赐大自然的闲情逸致。

  经过了许许多多的人和事,青青有时候感觉到自己有些超越了。沉思默想间,仿佛已坐在自己的生命之河旁边,看潮起潮落,嬉笑怒骂,如同看故事里的事,竟然能不动声色*,心如止水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