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些小确幸带来的柔软

周末,我带着安安去看芷涵。给芷涵带了零食,午餐,还带了新买的鞋子。太阳很大,头上戴着遮阳帽,一只手还举着太阳伞。安安坐在自行车的后座上。我把零食和饭盒用个大袋子装着挂在自行车龙头上,又把给芷涵新买的鞋子搁在自行车的后座上。我交待安安用手扶着袋子,就这样两个人骑车上路了。

我们出发的时候是十一点二十分,一般二十分钟可以到校。我骑车赶路,有点着急。中午的太阳有些辣,又迎着风,蹬车自然吃力些。

走到半道上,前面有两辆大货车慢慢停了下来。这时,一阵风吹来,掀翻了我的帽子。我急忙下车,掉头。可是自行车龙头上的东西有点多,我又打着伞,安安也坐在后面,自行车自然很笨重的样子。安安有些害怕,一个劲对我说,妈妈,我下来吧!我没有理她,只想快点捡起帽子赶到学校。在路上,我已经看见有学生回家了。我估计芷涵他们放学改时间了。这样一想,我的心里就更着急了。

这时,我听见有人对我说,你别动,我帮你。我转头看了看,没有看见人。是谁呢?我在想。好像没有看见认识的人啊?我心里嘀咕。安安告诉我,是个叔叔帮妈妈捡帽子呢。我噢了一声,慢慢掉头。

喂,你别动别动,帽子我已经捡起来了 。这声音充满了担心的意味。

我扭头,终于看见了这个人,瘦高个,很年轻的面容。我笑,连声说着谢谢。他摆手,嘴里说着,你慢点骑,这么多东西,还带着孩子呢。

我有些不好意思了。解释着,都放学了,我要给孩子送饭,赶时间呢。他也笑,挥了挥手,示意我快点去学校。

那天,刚刚下过雨。我一个人走在回新居的路上。道路两边是葱葱郁郁的树木与庄稼,还有一条小河。我非常喜欢走在这条小路上。三十多年了,这条路应该认识我了吧。

因为修建小区的缘故的吧,这条寂静的小路一下子热闹了起来。时不时有装料的卡车经过,轰隆隆里,小路少了以往的安静。

这时,有背着铁锹的妇人从地里走了出来。我不知道她的名字,却也是熟悉的面容。依然笑着打了招呼,就这样一路相伴着走,有一搭没一搭地说着闲话。

突然,妇人停了下来。放下铁锹,我正想着她要做什么呢?却见她的铁锹伸向一只癞蛤蟆。癞蛤蟆惊慌失措地跳着,妇人不为所动,用力把癞蛤蟆掀到了路边的庄稼地里。

她笑着对我说,这路上的车太多了,你看见没有,我们一路来,好多青蛙和癞蛤蟆被车子碾死了,有时还有鸟呢。造孽哟!

我的心微微动了。善良的女人!

菜市场有家杨记铺子 ,里面的香酱饼很好吃。经常有人排了长长的队在那里等着买他的香酱饼。这天,我也带着安安在那里排队。前面有人在说,别排了,别排了,马上就卖光了呢。我听了,对安安说,要是买不到,我们就去买别的东西吃好不好?她撅着小嘴,不高兴的样子。我不再说话,继续耐心地等。

眼看着就到我们了。只听见师傅在里面大声说着,各位对不住了,卖完了,卖完了。大家叹气,失望里渐渐散去。我哄着安安,要不我们明天早些来,好不?小姑娘依然撅着嘴,闷闷不乐的样子。来,小朋友,我分给你一些,好不好?

我抬起头,只见一个和我年纪相仿的女人笑眯眯地对安安说。

我笑了,对安安说,快谢谢阿姨啊!

不谢呢,我家的孩子也爱吃这香酱饼。我留一点,再买杯豆浆他应该够了。我就去吃点别的好了!

我笑,邀请她和我一起去吃面条。

现在,我们成了好朋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