面壁思过,静默花开

“ 面壁思过,静默花开。”我把自己关在家里整整五天了,这五天里我惶恐不安,日子是昼夜颠倒,这五天里,我大门不出二门不迈,也总是会听一首歌到天明,然后睡到下午才起床,也把自己弄得很狼狈,有时候会化妆,一遍一遍的化,然后在洗掉,然后再化,看着镜子里这张熟悉的化了烟熏妆的脸,竟是那么的熟悉,我就那样静静的看着自己,这张陌生而又熟悉的脸,这张欺骗自己的脸,这张整天戴着面具生活的脸,好假,真的好假,女人,你为什么要化妆?为什么要戴着这样的面具生活?为什么要这么累?

“千万不要相信化了妆的女人的脸。”这是我自己和自己说的,正如我也常说的,“千万不能相信男人的甜言蜜语 ”这句话一样,这里永远都会隐藏着一个谎言和秘密,不管你信还是不信,总会有这么一出的。这两者对异性来说都是糖衣炮弹,能真的抵制这二者诱惑的又有几个?恐怕真的没有几个了吧?否则还会有那么多的xxxxxxxxx发生么?

我总是相信一句话“女人心不狠,地位站不稳” 。这句话我确乎是信了,而且一直都从未忘记过,至少在社会上混的那近乎半年的时间,我一直都是这样做的,从开始的我到社会的默默不语到后来的敢和经理顶嘴,到敢得罪客人,从开始的安分守己到午夜还在和朋友K歌,还在和朋友喝酒,还在街头放肆的大笑,甚至还可以帮姐姐把讨厌的人用电话骗出来叫自己的兄弟给揍的管人家叫“爹”······呵呵,如果我不在重新回到学校我还相信自己曾经做过这些事,但是回学校了,总会遇到和社会完全不同的事情,真的完全不同的事情。。。。。。

回学校了的我也不是很安分,真的不安分,而且还是很不安分。

军训的时候,请假回家,开学的第二天在宿舍顶撞政教处的正副两个主人,人家居然都放过我了,或许我是刚来的新生吧,或许因为我是女生吧,或许人家心情好也说不定了。也总是会有高二和高三的学长欺负和打我们主意的,有次几个高二的学长把我拦在楼道,问我一大堆的问题,我不吭声,最后我急了,上去把我面前的学长拉到墙角,揪着他的领子说:“你他妈的往后离我远点,否则我他妈的揍你了可别怪我没和你说”说完我就走了,那群人似乎就呆在原地了,后来有人喊一句“你知道他谁吗,这样和他说话。”“我他妈管他是谁,得罪我了我他妈让他吃不了兜着走。”后来我才知道他们在高二可谓是最霸道的那群男生了,也有人问我说有没有怕过他们会找我麻烦?我总是一脸的不屑,再后来我发现再也没有谁敢那样做了,都会对我敬而远之。

在学校的日子我一直都是忍着过得,我觉得我实在是没有必要和一群小孩争来争去,但是总会有人拿你的谦让当做他们称霸的资本。我闭口不提,但是也会有忍不住的时候,比如我会在很生气的时候会提凳子打人,男生女生都打,我也会在有人找茬的时候在那些人的耳边轻轻的说上一句话,我也曾很讨厌我的班主任,因为他和某人那么的像,但是最终我是对他有歉疚,他一直对我那么的好,可是我却······我在学校做的这些,并不是说我多么的逞能,我只是习惯了在社会上的那种生活,我只是坚持我的原则:人不犯我我不犯人,人若犯我我必犯人。

在后来我发现我开始欣赏一个人,然后因为第一次月考没考好就不想读书了,给妈妈打电话后哭的那么难过,因为我的心根本就不再这个学校,这个学校曾经是我的噩梦,但是呢?因为这个学校里我遇上了个他,那个我一直欣赏的人,那晚上我也就真的就在他面前哭了一个小时,再后来······我不想说。我想从此就这样画上一个完美的句号,虽然会留下些多多少少的遗憾。我们彼此生命中已经有过这么一个美丽的交点,那么我想这也是唯一的一个交点,这辈子再也不会有的交点。

我纠结了很久,很久,很久,很久。那些事情真的很混乱,很混乱,很混乱。以至于都乱了我的生活,都让我迷惘的不知所措,都让我有退学的念头了。

但是现在呢?我也不明白自己怎么就一下子忽然间就明白了,昨晚在午夜听着自己的心跳声,我只对自己说了一句话:“哦,原来我还活着。”我是很喜欢听自己的心跳声,自己的呼吸声,尤其是在一个人在家的时候,尤其是在午夜的时候,因为只有听见自己的心跳声和呼吸声,我才能告诉自己我还活着,我还有明天。这是我想明白的第一件事,我才发现活着原来就是需要听见自己的呼吸声和心跳声,才能证明你还有希望看见明天的太阳,你的生命还在。

我想明白的第二件事,就是放得下。如果你想走的更远,你就必须得放得下过去。我总是在和自己说要忘记过去,要面向明天,面向未来,但是我却始终从未真的放下过那些,有时候我还会用过去来折磨自己,看着自己哭红的双眼,看着自己颓废过的痕迹,我总是骂自己没出息,的确,我放不下,我真的放不想,那些事情,那些人,那些我差点做出让自己后悔一辈子的事情,只要想一次便会痛一次,我又怎么可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完全的忘记和放下呢?我总是在强迫自己忘记有些事情,但是越是这样,回忆越是拉扯着自己,怎么也不能让自己平静,唯一我放得下了一件事情,或许可以说是放弃吧,那就是我曾经的梦想——南京大学的中文系。我居然就在泪流满面的日子里就那样放下了也放弃了。我也曾心痛过,那是我2011年的希望啊,我一直在为了它而努力和奋斗的,但是现在居然说放下就这样子彻底的放下了。真的就是“有心栽花花不活,无心插柳柳成荫”啊!

我明白的第三件事情,就是自立,作为一个女人,要想过自己想要的生活,就必须得学会自立,不去依靠任何一个男人就可以过得很好,就可以拥有自己想要的生活。曾经我说了这句话,我的一个朋友说:“现在你们女生不都是靠男生养的么?谈恋爱的是,大学里也是,包二奶,小三不都是么?”“你他妈别那我和她们比。”我第一次骂他,从此,他再也没有和我谈论过这样的问题,因为他明白我是不需要男人来养的。

我明白的第四件事情,就是禁忌爱情。这似乎从很早以前我就一直不在乎的东西,所以我很少看言情故事和电视剧,因为我不需要这个东西来妨碍我,再说了,这个世界上真的还有那么纯洁的爱情么?对我而言,它早就不复存在了。纯洁的爱情?????没有任何掺杂的爱情真的还有么?????我觉得把青春浪费在这样的事情上,把时间花在爱情上,实在不值。我曾经听见这么一句话:“单身就是好,跟谁搞暧昧都不用解释”。每当有人问我怎么不找男朋友的时候,我总是说:“就我这脾气,谁会看上我啊?”他们说我在敷衍,然后我就会坏笑的说:“单身不好么?跟谁搞暧昧都不用解释。”“可是也没见你和谁搞过暧昧啊。”后来,我开始有意识无意识的用食指轻佻别人的下巴,然后我就说我和xxx搞暧昧了,我调戏了xxx。然后我也开始和我的同性做一些亲昵的动作,我被怀疑有同性恋趋向。从此在学校,至少在我们班再也没有人问我为什么不找男朋友了。“我是个没心没肺的女人,我把爱情拿去喂狗了。"这也是我常说的一句话,尤其是对异性,我还会顺便加一句“不要靠我太近,我是个冷血的女人。”

我明白的第五件事情,也是我最纠结的事情。我决定,要淡出有些人的生活。不管我出于什么样的目的,这是我必须要做的事情。为了彼此,为了我想要的生活,为了我不在受到多余的伤害,或许这个理由是最自私的,为了不让自己再受到多余的伤害。我习惯伤害自己,但是我却不怎么喜欢别人伤害我。我不会刻意的去做什么,我只会在生活中开始淡漠你,漠视你的一切,尽量避免一些接触,尽量避开你的目光,我会很平静、很淡定、很安静、知道让你忘记你的生活中还有我的存在,必须要拿出100%的傲气,100%的冰冷,100%的自信。你有你的生活要过,我有我的事情要做,或许我还会颓废,还会伤害自己,或许我也会彻底的换种生活的方式,我会成为你心里的佼佼者,但是这两种生活的方式都只能是50%,我不确定我想起某些事的时候还会怎么让自己难过。既然都要决定淡出了,我知道在这个假期结束之前,我们还能在见一面,那天我依旧会像从前一样,但是那天过后,我必须得要淡出你的生活,我心里越来越恐慌了,越来越彷徨了,是谁自作多情呢?还是谁一厢情愿呢?我们总是心有灵犀的,我隐隐的感到你也在用时间抹平这样的感情,我每天都会叠一颗星星,都尽量不要去伤害彼此吧,或许我在你的世界里再也不会乖了,有一天,我也会惹你生气和发怒。还有,我永远都不能让你知道我的城府到底有多深,那是很肮脏的一件事,我的城府就是我的底线,我甚至永远会在你面前笑颜如花让你感觉我是开心的、我是快乐的,让你满足。

我是一个女人,我很清楚自己想要的是什么,我要的生活是什么样子的,我不想依靠任何一个男人,所以我常常说:“姐要的生活不是谁都可以给的起的。”

面壁思过,我明白了许多,现在唯一能做的事情就是,静默花开了。

往后遇到事情,我发现了,应该像现在一样,面壁思过,把自己关在一个相对安静的环境下,静思,静默,静想。那种恍然大悟的感觉,自己想明白的,比别人告诉自己的要适用的多。我想明白了,我真的明白了,我明白如何做一个成功的女人了。

再痛,也要放下,再苦,也要坚持,再难,也要勇敢地往前走,再累,也要自己一个人抗。女人,要稳重,忌轻浮。女人,要对自己狠,才能对别人狠。女人,可以不美丽,但是要聪明,就算不聪明,也要学会聪明。

现在的我,只需静默的等待花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