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笔——寞言.独醉

我以为我可以脾气很好,起码可以装得很好,辱不惊的样子,不管发生什么都是微笑,但是似乎,也不是这样。

莫名的心烦意乱,好像是因为失去了那种叫做安全感的东西,我以为我不会因为别人而改变心情,可是一切看起来不是这样,有人说是因为我太敏感,但我知道其实只是因为太容易在乎一个人。

晚上的知识竞赛,准备阶段没有人给我安排任何工作,是的,我是理事会里面唯一一个什么事也没有的,大概因为他们知道安排下来我也不会做,索性把我隔离出来,但是我很不满意,向来不喜欢这种被抛弃的感觉,其实每次有安排我都还是会做好的,心口不一,一边埋怨一边行动,也从未耽误过什么。突然发现自己是个挺别扭的人,不喜欢被人指令安排、可真的把我丢出来却又各种不满意。或许对我最好的办法还真是丢一堆工作给我,然后让我一边抱怨一边完成。突然想起这就是高中老师说的劣根性。

回寝室老弟打电话给我,说了一大堆有的没的,无非就是关心我有没有男朋友了,说如果有的话记得带给他看看,让他试试水,看看人品怎么样?我知道他是玩笑之言,也知道他是关心我,可是莫名烦躁,随口敷衍的说没有,然后一路嗯嗯啊啊的胡乱回答着,直到两人都没有话题,匆匆挂断了电话。仔细想想,老弟跟我不过隔了几代的关系,我也只有这么几个亲近点的兄妹,在这个兵荒马乱的年代,有人对你有一点点关心都证明他很在乎你,何况是这样一个小家伙,我又何必把自己的心情迁怒于这么一个真心关心我的人呢,开始有点淡淡的后悔,我想这就是失去才知道珍贵。

高中时认下一个哥哥,关系莫名其妙的保持到现在,能忍受我的脾气这么多年还没有血缘关系并且一路为我付出着的人真的不多,这是其中一个。蛮大个男生,还不会照顾自己,听说在外地感冒了,习惯性的发句慰问,提醒他早点休息,却不知怎的扯到别的话题上了。一个挺敏感的问题,顿时怒火中烧,龙有逆鳞,我真不知道为什么每次他都能扯到这个话题上来,是没话找话说麽,反正我不是个喜欢别人关心我私人问题的人,所以不可避免的有几分恼怒,顿时不再回信息,任他发了几条都一一删除。其实本来是一番好心关心他的,最后却不欢而散。突然想起他还生着病,我该好好对他的。

今天很随性的,几分蛮夷的样子,突然收起往日刻意的几分温婉,一直想做个书卷气的女子,微笑,时光静好,瞳中盛满柔情,善解人意,可今天打破了一切,懒得保持微笑,肆无忌惮的样子,眼神都变得懒懒的。给人颁奖的时候都懒得握手,在晚上放肆的吃了一堆零食,看到不想见的人直接转身离开,敷衍都懒得干。突然发现自己还是有几分孩子气的,哪里有人家认为的成熟与识大体?

有点累,想睡觉了。毕竟晚上一如既往的有个人跟我道一声晚安,已经坚持了很久很久了吧,在乎的也就这点小感动,我就这么点出息,有个人能每天记着我我就挺开心了。

不过,是该睡了,毕竟有个人明天还有考试,所以今天要有好的休息,会有好的结果的,放松些吧。对你我再心情不好也还是温柔的,就像思念已经灼魂烧骨可为了不打扰你我还是刻意不联系你一样,我希望你好,嗯,你知道我说的就是你,那个一个人占了我一个列表的讨厌家伙。

——余桢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