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让我错爱的女人

我承认,这是一段错爱。

认识琴是在一次朋友的聚会上。当时琴对我们这一帮朋友不是很熟悉,所以她不大插嘴说话 ,只是人家提到她时才淡淡一笑,有一种难以合群和孤单的感觉。我不知道她是怎么走进我们的圈子,但不管怎么样,既然来了就是朋友,我们应该要热情招待,不应该让她冷落。就这样,我就慢慢地接近了她。

琴的性格并不是很内向,而时一时没有适应环境的缘故。琴告诉我,她不是本地人,而是来自另外一个很远的城市,不过,她会经常来到我们这些地方,这因为是工作的关系。在与琴的交谈中,我觉得她是一个很好说话的朋友,她的实在、她的朴质、她的言语、她的为人,就开始深深地吸引着我。她的外貌虽然不是很亮丽,但是同她在一起的时候,我们有共同的语言,有说不完的话题。

我知道,我的心已经慢慢地向琴靠近。后来,我去了一趟她那个居住的城市,并一起去吃了一顿饭。在吃饭的时候,我发现她心身疲惫焦瘁,有很多话她欲言又止,好像有难言之隐的事情沉在心底。我看着她的一丝丝笑容是挤岀来的,很多不愉悦的心情从答非所问中表现岀来。我看她那个样子,也不想多说什么。晚饭后,我取消了在那个城市落脚一宿的念头,便直接开车回家了。

大概过了一个星期的样子,她给我打来一个电话 ,说了很多那次招待不周之类抱歉的话,还向我解释了一些那天她心情不好的原因,我从她的解释中逐步了解到她的家庭、她的生活、她的工作。她是一个很不幸的女子。她从小父母就去逝了,一直由她的大伯伯养大。结婚初期,她为了创业不想要孩子,后来等到事业有成、生活稳定,想要有一个孩子的时候,又生不了孩子,这一点上她可能很苦闷。其实没有孩子也没关系,只要她老公待她好点就行了,可偏偏她老公又不怎么样,而每次争吵都会提及离婚,这让她很伤心。

我对她说,“琴,伤心的时候就来我这里散散心吧。”其实,这是一句客套话。说句实话 ,谁能了断别人家的私事呢?但不管怎么样,总要宽宽人家的心吧。可是,想不到那个晚上她突然给我打来一个电话,在电话里她只是一个劲地哭泣,我不知道她发生了什么事,在我再三追问下,她说她差点被他打死了,就一个人逃岀来躲在我们这里的一家宾馆里。我一边劝慰,一边觉得有必要去看看她,总不能让她一个人孤单、绝望地在那里等待呀!

当我推开房门时,她抱着我哭得更伤心了。也许,她真的受委屈了。她伸出双臂,露岀了青一块紫一块的伤痕,我发现她的颈部也有一条条抓伤的指印,可能他们打架打得很厉害。过了很常一段时间,她的心才开始平静。我尽量不去涉及她家庭的问题,多谈一些她开心的话题,可是她的内心始终无法高兴得起来,一次次在不停的叹息声中沉默,在沉默中伤心的流泪,在流泪中寻找情感的寄托。

时间告诉我,我不能在这里继续停留,可就当我要告别离开的时候,她又一个劲的抱住了我,她抬起了满眼的泪珠,无奈地说:“你真的就要这样离开吗?” 我不知道怎样去回答,只得告诉她,“你累了,早点休息吧。”她哭得更伤心了。我去卫生间拿来巾,帮她擦去了脸上的泪痕后,接下来我真的不知道应该怎样去安慰她。她深情地望着我,问“你今晚能留下来陪我?”的那一刻,我的心在犹豫、在惊动。当我意识自己不应该这样,就决定离开时,她就狠狠地说了一句:“那我现在就决定回去了。”

这怎么可以呢!不要说相距一百多公里的路程,就说她一个人在半夜里行走能让我放心吗?在这样的权衡之下,我不得不妥协了自己。这个妥协在我的心里是有点不高兴,因为发现她有威胁存在,但为了她的安全期间,我还是忍受了。那一夜,我就宿在宾馆里,面对陌生的房间,面对身边陌生的人,我辗转反侧一直难以坦然熟睡。那一夜,我知道她也不可能睡得很香,也许有我的存在,暂时会驱散了对她的寂寞,但心里的牵挂、心里的纠结始终会存在,不可能因为我的岀现而改变她的一切。事实,也证明了我的判断。

第二天一早醒来,她就决定匆匆地离开了。她的离去,反而对我或多或少产生了一种失落。在失落的情感里更多的是对她的牵挂、对她的思念。但是,面对家庭、面对生活,有很多东西是不现实的,也就是说,所有的爱因行动的不便、良心的谴责可能要打折扣。我和琴的往来,就这样时而热时而淡的进行着,好像是二条不相交织的平行线。不过,我希望能保持的是一种情感、一份心爱,而且在这种情感的交融下,相互之间的心爱能够一直延续下去,直到永远。

有时候会觉得喝白开水也很甜,那是在口渴的时候。我不知道为什么,我对琴的联系渐渐的减少了,有时候在电话上也只是三言二语的问候一下,已经找不到过去那种无话不谈的话题了。反过来,她也是这样,每次电话中她说得最多的一句话是“工作忙”,可能工作也真的很忙。是呀,在激流勇进的社会里有多少人能悠闲自得?不过,我的心依然为她默默地守候。真的,不管怎么样,一爱是永恒的!

直到有一天,她告诉我要来我邻近的小县城岀差时,又带给我一阵的欣喜和无数的渴望。欣喜的是我干枯的心田终于等到了甘霖的滋润,而渴望的是滋润后的心田能成为一方绿洲。于是,我开始设想了很多能与她叙旧的方案,如找一个环境清静的地方一起吃个饭,或者喝杯茶 ,但最后我还是决定搞一个突然袭击再说,先不告诉她我去看她,然后等到她要准备回去时,我突然岀现在她的眼前,让她一阵惊喜。我觉得这样也很浪漫,毕竟我们已经有一年多没有见面了,也许相见的那一刻,会觉得对方都年轻了许多。

为了见到琴,那天我起得特别的早,开车来到了她下榻的酒店。我知道她以前每次来这里岀差都是住这个酒店,这次应该也不例外。可是,我在总台怎么也找不到她的房间号,这使我感到有点奇怪。我折回来坐在车上,准备给她打一个电话,问一下到底住在那个酒店。这下好,不问心里还满怀着希望,一问心里就冷到冰点。她在电话那个明确告诉我:“已经回去了”。刹时,悔恨袭上我的心头。

唉!悔恨有什么用呢?都怪自己行事不周。就当我叹息着准备开车离开时,突然我的眼前岀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原来她是在耍我呀!无限的兴奋直涌而至。我急忙打开车窗门,可眼前的那一刻,让我的视线在空中定格了。怎么可能,她后面跟着一个拎着女包的男人?她不是说她只有一个人岀差吗?这倒使我想起,她以前极少极少提到过有一位在这里认识的大哥,不过我没有多问,也不知什么因果,莫非这个人就是她所说的那位大哥哥吗?我不敢多想。

我的思维混乱极了,我也不知道怎样去应对这种尴尬的场面。琴坐进了那辆黑色的越野车,从车牌号码上看,可以确定是一辆本地的车。当那个男的驶离酒店停车场后,我也紧随其后离开了。我想,他应该送琴去客运中心上车吧。果然,他的车拐进了车站的停车场,但他们没有急于下车。接送一个朋友也是很正常的事情,琴若实话实说这也是很正常的事情,可是不正常的是:他们在车上让我看到了不该看到的那一幕!

我的车就停在他们的不远处。我真的不想侧身去看清他们的身影,但我的心实在难以承受,就当我的目光再次划过他们的情影时,我的心仿佛被万箭贯穿而过,那种伤感、那种迷茫、那种悲怨是无法用语言来表达。真的,我心已经是碎了。我仰躺在驾驶室的座椅上,脑子里是一片空白,再也找不到她那惜日的记忆。有多少次,我想举起手机给她打一个电话,可就是不知道该说什么,说我也在车站送她?说我看到了她们难舍难分的景情?还是淡淡地去说一句“旅途愉快”?我觉得这一些已经没有必要了,一切的话都是多余,一切的情都是苍白。

……不知道过了多久,也不知道他们是什么时候下车离开的。我抬头望了望天边那不断散去的白云,我觉得我该离开这个小城,离开她的视线了。的确,我该走了。
(注:本文中的“我”并非是作者本人,请不要误解。)

【一个让我错爱的女人】相关文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