佛的惩罚

那一年,佛对我说,如果你喜欢一个人太久了那你会忘了还可以去喜欢别人。我嗤之以鼻,对佛说,如果真有这么一个人的话那只能说他没有遇到更好的而已。如果他遇到一个比她更好的人,那么他很快的就会把她忘掉——忘得干干净净,并很快的喜欢上她的!我说完后,佛笑了。那笑,耐人寻味!直到很久以后我才明白那笑的个中意思。佛笑完之后,又过了很长的时间,佛才意味深长的说,以后你会懂的!也许是佛对我的无礼于他而做的惩罚吧。在那次跟佛的对话不久之后,我遇见了她。并且很快的就喜欢上了她。喜欢她喜欢得无法自拔,我被折服了——她的一切。那时的我是幸福的——每天、每时、每刻我都是兴奋的——我想,喝了兴奋剂的人也就和我一样的吧。不管做什么事都感觉特别有劲。是的,爱情就是一副剂量十足的兴奋剂!

每天都处在幸福的花园中的我认为上帝是偏爱我的。他让我在我最美好的年华遇到了你。那段岁月,天空是那么的蓝,就如同深蓝色的大海一般,没有一丝杂质;风是那么的轻,就仿佛是恋人那双温柔的手轻轻地抚摸过每一个人的身体;生活是那么的美好,就像处于蜜罐当中一样,走到哪里都是甜的。我庆幸,在我最美好的年华遇到了最美的你。同时我也感谢上帝,这一切都是他给我的。那时看到你笑我就开心,看到你不开心我就担心,每天都能看到你就是上帝给予我最大的恩赐!可是,好景不长。你走了,从此我失去了你。我不知道为什么,那一天你只是对我说了一句“我要走了”,你便走了。自你走的那刻起,我的世界崩溃了。原本是湛蓝色的天空突然变黑了,黑得可怕——伸手不见五指,不管我走到哪都碰壁。满身伤痕累累;原本是轻柔的风一下子被凛冽的寒风所替代,寒冷干燥。我被吹成了干,随风飘来飘去;如处于蜜罐中的生活换成了处在由胆汁灌满了的容器当中,碰到什么都是苦的。就连我的肉体和精神以及灵魂都成了哭的一部分,与容器里的胆汁不分你我了。
我想上帝既然那么偏爱我那他是不可能跟我开玩笑——把你送到我身边来又把你拉走的。那不是上帝又是谁呢?和上帝同样存在的佛,肯定是他了。因为我得罪过他,所以他现在报复我来了。哈哈,佛,你既然那么小气,你何以称为佛?不管我有多么的痛恨佛,但我也渐渐地理解了佛的那句话并终于赞同了佛的那几话了。我的世界因为她的离开而崩塌了很久,久得几乎可以毁掉了那世界的任何生物。但时间是治疗伤痛的最好良药,这话一点都不假。在经过很长的一段时间的黑暗后,由于自我修复的功能,我的世界慢慢地又回复成了一个正常的世界——其中有酸甜也有苦辣,有泪水也有欢笑。一如在上帝没有让我遇到你之前的世界一般。佛,赢了——如果我跟他打赌的话——赢得很彻底!这么多年过去了,我就只喜欢过她一人。不是没遇见更好的,只是遇到又如何?一颗已死了的心灰蒙蒙一片,已装不下任何一个人了。真应了佛的那句话——喜欢一个人太久了也就忘掉了还可以去喜欢别人。

自从那年你离开之后,你便杳无音信。我也就失去了任何关于你的信息,直至今年初你找到我。我才又开始知道了你的一些信息。比如,你结婚了而且还有了个可爱的女儿——萱。我们再次见面的第一句话——你说,你习惯了吗?我知道你所指的是什么。但我只跟你打了个“呵呵”,除此之外我还能说什么?当一个人给了你吃了蜂蜜般的甜蜜生活,然后消失得无影无踪,等你终于适应了没有蜂蜜的生活后,她才又来找到你,你会是什么感觉?就我当时的感觉来说吧,那真是打翻了五味瓶——酸甜苦辣咸混在一起,那滋味是这些空洞的语言所无法表达出来的——万分之一二也不能!

本以为那已死了的心纵有仙丹妙药也不能治好了的。不曾想,这世上除了仙丹妙药之外,还有你——你比之仙丹妙药更好胜千倍万倍!再次跟你接触一段时间后。有一天,我不经意的发现——我那早已冰冷彻底了的心慢慢的又开始有了温度,而且这温度还在不断地升高!渐渐的,它从冰冷到有了温度,再到如今的接近火热的地步了。我想,再这样下去,要不了多久我心房里的血液就会被你的暧昧给点燃——直至把整个心房给焚烧掉!直到今天晚上,你跟我谈起你老公,我才惊醒——是啊,不管怎么样你都已经结婚了。很少流汗的我,突然发现不知不觉间额头上已布满了细密的汗珠。于是,我暗自下定决心——从此以往,终我一生。避免一切可能与你遇见的机会!我虽不是个禁欲主义者,恰恰相反,我可以说是个—切跟着感觉走的人。我不想去管其他的,只想再续我那未了的梦,因为,这梦只有你才能帮我继续下去。但恼人的声音却不断地说我——不能再与你有任何瓜葛了——不管是伦理道德还是别的什么都一样。这声音不停的说,开始我是不想理它的。但是,这声音却像以前我们读书时用的复读机一样不停的说。直至说得我实在受不了了我才恼怒的说——我只想和她在一起,别的我什么都不管!我这不开口还好,一开口更来劲了。就像决了堤的河一样滔绝地把各种问题像我抛了过来——就算她带着孩子你也要?我说,只要是她的一切我都喜欢。那声音又说,你确定她不是在玩你,就像上次一样一段时间的激情过后,她对你不再有新鲜感了。于是丢下一句“我要走了”就再次离开你?我说,那是以后的事。我不可能因为未来的一个不确定的事而放弃眼下的幸福的。那声音又说,好!既然你这么固执,那我就再问你最后一个问题。你想得起她或者她和她的孩子吗?我沉默了。因为我想不起她,更别说还有她的孩子了。虽然 知道她不是个物质的奴隶。但问题是我现在一个月200块钱的工资就是自己都养不起,更遑论还要养别人了。(读者们,你们还别不信,或说我少打了零。我们可以告诉你们,我没打错也没少打。我一个月的工资确实就是只有200块钱。而且,能有这200块钱你还得感恩戴德。因为我是给别人做学徒的,呵呵。)那声音看到我的沉默,笑了。说,现在你总该死心了吧?我没有说什么了。因为我知道就算我不死心怎么样——我连自己都养不活!那声音看到了我的再次沉默,突然哈哈大笑起来。这一笑,我听出来了。那是佛的声音啊!原来,是佛故意把你送我面前并让我喜欢上你。但当我爱你爱到要生要死的时候,佛就把你带走。而当你给我留下的伤口就要愈合,只要不注意看就看不出来了的时候。佛又再次把你送到我面前把我的伤口撕开,当我的伤口只有你才能治愈时,佛出来了。它出来阻止我要你来帮我治我心口上的伤,而我还不得不听从佛的话,照它的意思去做。我想,这才是那既小气又可恨的佛给我对他的无礼的惩罚啊!今天晚上为什么对你说“好好生活”?而以往我却从不跟你说这些?那是因为过了今晚,我就再也不可能有机会对你说了的缘故啊。我这样说就是希望你能好好珍惜当下所拥有的,认真地过好每一天,幸福的度过每一天啊。突然记起有一次跟姐聊天,我说,我经常在某网站上发表一些文章。那网站首页上就有我的两篇文章。姐叫我指给她看,其中一篇的题目叫《致我曾经爱过的人》。姐一看,说,呵!一个没谈过恋爱的人也会写这些东西?不可否认,恋爱我是没谈过,就是之前的那一段幸福时光也不过像《简·爱》里的罗切斯特先生所说的那样——我是个禁欲主义者,我怕让你知道我喜欢你后——臆想才能使幸福更持久。我与罗切斯特先生不同的是他是禁欲而我是纵欲。不过结局倒是相同——罗切斯特先生禁不住欲,最终阴谋暴露,简·爱离他而去。而我则由于纵了欲——她却走了。而我的幸福时光也几就随着告白的开始而终止了!呵呵,这是不是人们常说的条条大路通罗马——是一种殊途同归呢?当然了,罗切斯特先生他最后还是得到了简爱。只是我只能在梦中才能偶尔拥有与你在一起的幸福日子了。而且我还不能得到别人的爱,因为我的爱已经全都给了你了。我已经没有多余的爱了,没有了爱的人如何还能得到别人的爱?孤独终老,这将是我的结局。因为我得罪了佛,而佛又对我作出了惩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