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 名著 > 中国现代文学名著 > 经典小小说 >

凑出的热闹

【回目录】

■刘正权

《文艺生活(选小小说)》2004年第5期通俗文学-市井小说

日子像流水般淌着,凡子愈来愈觉得没劲透了,在家呆得腻歪了的凡子就想,上街逛逛吧!闹市中人多,准就有什么新鲜的刺激的事儿发生呢。

喜欢猫在家里的老婆就这样不情不愿地被凡子扯下了楼。远远的广场中央围了一大圈人,还有人源源不断地添堵上去,里三层外三层地滚着雪球。唉,一准又是搞商品促销的,咋就上当上不信呢?凡子摇摇头,嘴上摆出都市男人常见的不屑模样,老婆却来了劲,女人的天立马暴露无遗,有便宜不占心里会亏好几天的,于是就奋勇上前,挤了两层便失望地折回来了。“无聊,在大街上争风吃醋!”老婆自言自语咒了句,似乎觉得很丢女同胞的面子,尤其是让凡子这家伙又有了大男子主义滋长的资本。

“争风吃醋?”凡子耳朵一下子竖了起来,像是给老婆的话作证似的,一愤怒的女高音钻进了凡子的耳膜,“臭不要脸的东西……”跟着“啪”地一响,显然是一个巴掌甩在脸上的声音。

凡子神一振,哈哈,终于有热闹可凑了,真好!刚才还蔫不拉叽的凡子这会儿像喝了兴奋剂似的,以猎豹般的敏捷、泥鳅般的滑溜在人丛中挤开了丝间隙,三下五除二就钻到了人群的核心。

果然是两个女子披头散发对峙着,愤怒的女高音肩膀不停地动,脸上挨了一掌的女中音则一言不发,表面上吃了亏的她却一副无所谓的模样,轻佻的眼神还挺得意, “没听说吗,点灯靠油,耕地靠牛,想留住自个男人靠温柔!谁让你不够温柔的?”

“婊子,你媚人家男人是温柔,却让自人男人抱冷枕头!”愤怒的声音奋起还击。

“我男人愿意,咋啦,心疼他你去温柔温柔!”女中音轻启朱唇,暗吐锋芒。

“你……我没你这么不要脸!”女高音脸气得一红,泪水夺眶而出。

“要脸就别在街上丢人现眼,替弃妇做广告还轮不上你呢,黄脸婆!”女中音扭着蛇腰款款钻出了人群,不大功夫,人满为患的广场上只剩下那女人蹲在地上抱头痛哭,哭得凡子的心都揪了起来。

“好妹妹,跟这种女人斗气不值得!”凡子塞过去一张纸巾,女人接过纸巾,一下子扑进凡子怀里,更加哭得一塌糊涂。凡子一向有怜香惜玉之心,便耐了子劝慰,天涯何处无芳草,哪里黄土不埋人,好男人多着呢,干嘛非一棵树上吊死不可!”

“是呀,你这棵树就挺不错嘛!”一个酸得倒胃的声音突然冒起,凡子一愣,糟了,忘了老婆在旁边了,老婆也是女人呢,眼里不进沙子的那种。不过众目睽睽之下,凡子是不会屈服的,凡子便鼓了牛眼说:“去,没见我正安慰这大妹子呢,人总得有点同情心吧!”

“婚姻说好不说散,有你这么安慰同情的吗?”老婆别有深意地剜一眼凡子,“宁拆十座庙,不毁一桩婚咧!”

凡子一向是自命不凡的,一听老婆在大庭广众之下教育他,脸上就挂不住了:“知道啥呀,黄脸婆,头发长见识短了不是,我这叫……”

“啐”地一声闷响,凡子就觉脸上一凉,一口痰不偏不倚射中了眉心,凡子的口不择言,一下子激怒了老婆,比凡子大两三岁的老婆最忌讳凡子喊她黄脸婆了。

的,翻了天了!”凡子跳起来就是一巴掌抡过去,“啪”!既有气势也有声势。

凡子老婆嘴里一咸,跟着眼前一黑,腿一软,慢慢歪了下去。广场上的人又里三层外三层裹了起来,有热闹可凑,真好!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