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 主页 > 中国古代文学名著 > 古文观止 >

苏武传·原文·译文·翻译——《古文观止》

【回目录】
  [东汉]班固

  【作者小传】班固(32——92年),字孟坚,扶风安陵(今陕西咸陽市东)人。东汉著名的史学家。《后汉书·班固传》称他“年九岁,能属文,诵诗赋。及长,遂博贯载籍,九流百家之言,无不穷究。所学无常师,不为章句,举大义而已”。其父班彪曾续司马迁《史记》作《史记后传》,未成而故。班固立志继承父业,在《后传》基础上,进一步广搜材料,编写《汉书》。后因有人向汉明帝诬告他篡改国史,被捕入狱。其弟班超上书解释,始得获释,被命为兰台令史,经过二十多年努力,写成了《汉书》。汉和帝永元初年,班固随窦宪出征匈,不久窦宪因谋反案被诛,班固也受牵连被捕,死于狱中。《汉书》中的八“表”与“天文志”是由其妹班昭和同郡人马续续成的。

  班固的《汉书》是我国第一部纪传体断代史,体例模仿《史记》,但略有变更。全书有纪十二篇,表八篇,志十篇,传七十篇,共一百篇,起自汉高祖,止于王莽,记西汉一代二百三十年间史实。《汉书》评价历史人物往往从封建正统观念出发,以儒家的伦理道德作为标准,如对陈涉、项羽加以贬抑,即是显例。历来《汉书》与《史记》并称,史学家刘知几说《汉书》“言皆炼,事甚该密”(《史通·六家》),则是其特色。 

  【题解】汉武帝开始对匈进行长期的讨伐战争,其中取得了三次具有决定意义的胜利,时间为公元前127年、前121年、前119年。匈的威势大大削弱之后,表示愿意与汉讲和,但双方矛盾还是根深蒂固。所以,到公元前100年,苏武出使匈时,却被扣留,并迫使他投降。《苏武传》集中叙写了苏武出使匈被扣留期间的事迹,热烈颂扬了他在敌人面前富贵不能,贫贱不能移,威武不能屈,饥寒压不倒,私情无所动的浩然正气,充分肯定了他坚毅忠贞,大义凛然,视死如归的民族气节。

  作者塑造苏武的形象相当成功。文章不是机械地铺叙历史事件,而是经过高度取舍剪裁,集中笔墨写苏武奉命出使匈,以及在异国十九年的种种遭遇和表现,主题鲜明,形象突出。李陵劝降和送别两节,用对比和衬托手法刻画、烘托苏武,生动地再现了人物的性格和节操,收到了很好的艺术效果。 

  武字子卿,少以父任[1],兄弟並为郎[2],稍迁至栘中厩监[3]。时汉连伐 ,数通使相窥观[4]。匈留汉使郭吉、路充国等前后十余辈[5]。匈使来,汉亦留之以相当[6]。

  天汉元年[7],且鞮侯单于初立[8],恐汉袭之,乃曰:“汉天子,我丈人行也。”尽归汉使路充国等。武帝嘉其义,乃遣武以中郎将使持节送匈使留在汉者[9];因厚赂单于,答其善意。武与副中郎将张胜及假吏常惠等,募士、斥候百余人俱[10]。既至匈,置币遗单于。单于益骄,非汉所望也。

  方欲发使送武等,会缑王与长水虞常等谋反匈中[11]。缑王者,昆邪王姊子也[12],与昆邪王俱降汉,后随浞野侯没 中[13]。及卫律所降者[14],陰相与谋劫单于母阏氏归汉[15]。会武等至匈。虞常在汉时,素与副张胜相知,私候胜,曰:“闻汉天子甚怨卫律,常能为汉伏射杀之。吾母与弟在汉,幸蒙其赏赐。”张胜许之,以货物与常。

  后月余,单于出猎,独阏氏子弟在。虞常等七十余人欲发;其一人夜亡,告之。单于子弟发兵与战,缑王等皆死,虞常生得。单于使卫律治其事。张胜闻之,恐前语发,以状语武。武曰:“事如此,此必及我。见犯乃死,重负国!”欲自杀,胜、惠共止之。虞常果引张胜。单于怒,召诸贵人议,欲杀汉使者。左伊秩訾曰[16]:“即谋单于,何以复加?宜皆降之。”单于使卫律召武受辞[17],武谓惠等:“屈节辱命,虽生,何面目以归汉!”引佩刀自刺。卫律惊,自抱持武,驰召医。凿地为坎,置煴火,覆武其上,蹈其背以出血。武气绝,半日复息。惠等哭,舆归营[18]。单于壮其节,朝夕遣人候问武,而收系张胜。

  武益愈,单于使使晓武,会论虞常,欲因此时降武。剑斩虞常已,律曰:“汉使张胜,谋杀单于近臣,当死。单于募降者赦罪。”举剑欲击之,胜请降。律谓武曰:“副有罪,当相坐[19]。”武曰:“本无谋,又非亲属,何谓相坐?”复举剑拟之,武不动。律曰:“苏君!律前负汉归匈,幸蒙大恩,赐号称王;拥众数万,马畜弥山[20],富贵如此!苏君今日降,明日复然。空以身膏草野[21],谁复知之!”武不应。律曰:“君因我降,与君为兄弟。今不听吾计,后虽欲复见我,尚可得乎?”

  武骂律曰:“女为人臣子,不顾恩义,畔主背亲,为降虏于蛮夷,何以女为见[22]!且单于信女,使决人死生;不平心持正,反欲斗两主[23],观祸败!南越杀汉使者,屠为九郡[24]。宛王杀汉使者,头县北阙[25]。朝鲜杀汉使者,即时诛灭[26]。独匈未耳。若知我不降明,欲令两国相攻。匈之祸,从我始矣!”律知武终不可胁,白单于。单于愈益欲降之,乃幽武,置大窖中,绝不饮食。天雨雪,武卧啮雪,与旃毛并咽之[27],数日不死。匈以为神,乃徙武北海上无人处[28],使牧羝,羝乳乃得归[29]。别其官属常惠等,各置他所。

  武既至海上,廪食不至,掘野鼠去草实而食之[30]。仗汉节牧羊,卧起操持,节旄尽落。积五六年,单于弟於靬王弋射海上[31]。武能网纺缴[32],檠弓[伎33],於靬王爱之,给其衣食。三岁余,王病,赐武马畜、服匿、穹庐[34]。王死后,人众徙去。其冬,丁令盗武牛羊[35],武复穷厄。

  初,武与李陵俱为侍中[36]。武使匈明年,陵降,不敢求武。久之,单于使陵至海上,为武置酒设乐。因谓武曰:“单于闻陵与子卿素厚,故使陵来说足下,虚心欲相待。终不得归汉,空自苦亡人之地,信义安所见乎?前长君为奉车[37],从至雍棫陽宫[38],扶辇下除[39],触柱折辕,劾大不敬[40],伏剑自刎,赐钱二百万以葬。孺卿从祠河东后土[41],宦骑与黄门驸马争船[42],推堕驸马河中溺死。宦骑亡,诏使孺卿逐捕,不得,惶恐饮药而死。来时,太夫人已不幸[43],陵送葬至陽陵[44]。子卿妇年少,闻已更嫁矣。独有女弟二人[45],两女一男,今复十余年,存亡不可知。人生如朝露,何久自苦如此!陵始降时,忽忽如狂,自痛负汉,加以老母系保宫[46],子卿不欲降,何以过陵!且陛下春秋高[47],法令亡常,大臣亡罪夷灭者数十家,安危不可知。子卿尚复谁为乎?愿听陵计,勿复有云!”

  武曰:“武父子亡功德,皆为陛下所成就,位列将[48],爵通侯[49],兄弟亲近,常愿肝脑涂地。今得杀身自效,虽蒙斧钺汤镬[50],诚甘乐之。臣事君,犹子事父也;子为父死,亡所恨。愿勿复再言!”

  陵与武饮数日,复曰:“子卿壹听陵言。”武曰:“自分已死久矣!王必欲降武,请毕今日之驩,效死于前!”陵见其至诚,喟然叹曰:“嗟乎,义士!陵与卫律之罪,上通于天!”因泣下霑衿,与武决去。陵恶自赐武,使其妻赐武牛羊数十头。

  后陵复至北海上,语武:“区脱捕得云中生口[51],言太守以下吏民皆白服,曰上崩[52]。”武闻之,南向号哭,欧血,旦夕临数月。

  昭帝即位[53],数年,匈与汉和亲。汉求武等,匈诡言武死。后汉使复至匈,常惠请其守者与俱,得夜见汉使,具自陈道。教使者谓单于,言天子射上林中[54],得雁,足有系帛书,言武等在某泽中。使者大喜,如惠语以让单于。单于视左右而惊,谢汉使曰:“武等实在。”于是李陵置酒贺武曰:“今足下还归,扬名于匈,功显于汉室。虽古竹帛所载[55],丹青所画[56],何以过子卿!陵虽驽怯[57],令汉且贳陵罪[58],全其老母,使得奋大辱之积志,庶几乎曹柯之盟[59],此陵宿昔之所不忘也!收族陵家,为世大戮,陵尚复何顾乎?已矣,令子卿知吾心耳!异域之人,壹别长绝!”陵起舞,歌曰:“径万里兮度沙幕,为君将兮奋匈。路穷绝兮矢刃摧,士众灭兮名已隤。老母已死,虽欲报恩将安归!”陵泣下数行,因与武决。单于召会武官属,前已降及物故,凡随武还者九人。

  武以始元六年春至京师[60]。诏武奉一太牢谒武帝园庙[61]。拜为典属国[62],秩中二千石[63];赐钱二百万,公田二顷,宅一区。常惠、徐圣、赵终根皆拜为中郎,赐帛各二百匹。其余六人老,归家,赐钱人十万,复终身。常惠后至右将军,封列侯,自有传。武留匈凡十九岁[64],始以强壮出,及还,须发尽白。

  武来归明年,上官桀、子安与桑弘羊及燕王、盖主谋反[65],武子男元与安有谋,坐死。初桀、安与大将军霍光争权[66],数疏光过失予燕王,令上书告之。又言苏武使匈二十年,不降,还乃为典属国。大将军长史无功劳[67],为搜粟都尉,光颛权自恣。及燕王等反诛,穷治 与,武素与桀、弘羊有旧,数为燕王所讼,子又在谋中,廷尉奏请逮捕武[68]。霍光寝其奏[69],免武官。

  数年,昭帝崩。武以故二千石与计谋立宣帝[70],赐爵关内侯,食邑三百户[71]。久之,卫将军张安世荐武明 故事[72],奉使不辱命,先帝以为遗言[73]。宣帝即时召武待诏宦者署[74]。数进见,复为右曹典属国[75]。以武著节老臣,令朝朔望,号称祭酒[76],甚优 之。武所得赏赐,尽以施予昆弟故人,家不余财。皇后父平恩侯、帝舅平昌侯、乐昌侯、车骑将军韩增、丞相魏相、御史大夫丙吉,皆敬重武[77]。

  武年老,子前坐事死,上闵之。问左右:“武在匈久,岂有子乎?”武因平恩侯自白:“前发匈时, 妇适产一子通国,有声问来,原因使者致金帛赎之。”上许焉。后通国随使者至,上以为郎。又以武弟子为右曹[78]。

  武年八十余,神爵二年病卒[79]。……  

  ——选自中华书局标点本《汉书·李广苏建传》  

  苏武字子卿,年轻时凭着父亲的职位,兄弟三人都做了皇帝的侍从,并逐渐被提升为掌管皇帝鞍马鹰犬射猎工具的官。当时汉朝廷不断讨伐匈,多次互派使节彼此暗中侦察。匈扣留了汉使节郭吉、路充国等前后十余批人。匈使节前来,汉朝庭也扣留他们以相抵。

  公元前一○○年,且鞮刚刚立为单于,唯恐受到汉的袭击,于是说:“汉皇帝,是我的长辈。”全部送还了汉廷使节路充国等人。汉武帝赞许他这种通晓情理的做法,于是派遣苏武以中郎将的身份出使,持旄节护送扣留在汉的匈使者回国,顺便送给单于很丰厚的礼物,以答谢他的好意。苏武同副中郎将张胜以及临时委派的使臣属官常惠等,加上招募来的士卒、侦察人员百多人一同前往。到了匈那里,摆列财物赠给单于。单于越发傲慢,不是汉所期望的那样。

  单于正要派使者护送苏武等人归汉,适逢缑王与长水人虞常等人在匈内部谋反。缑王是昆邪王姐姐的儿子,与昆邪王一起降汉,后来又跟随浞野侯赵破重新陷 地,在卫律统率的那些投降者中,暗中共 同策划绑架单于的母亲阏氏归汉。正好碰上苏武等人到匈。虞常在汉的时候,一向与副使张胜有交往,私下拜访张胜,说:“听说汉天子很怨恨卫律,我虞常能为汉廷埋伏弓将他射死。我的母亲与弟弟都在汉,希望受到汉廷的照顾。”张胜许诺了他,把财物送给了虞常。

  一个多月后,单于外出打猎,只有阏氏和单于的子弟在家。虞常等七十余人将要起事,其中一人夜晚逃走,把他们的计划报告了阏氏及其子弟。单于子弟发兵与他们 战,缑王等都战死;虞常被活捉。单于派卫律审处这一案件。张胜听到这个消息,担心他和虞常私下所说的那些话被揭发,便把事情经过告诉了苏武。苏武说:“事情到了如此地步,这样一定会牵连到我们。受到侮辱才去死,更对不起国家!”因此想自杀。张胜、常惠一起制止了他。虞常果然供出了张胜。单于大怒,召集许多贵族前来商议,想杀掉汉使者。左伊秩訾说:“假如是谋杀单于,又用什么更严的刑法呢?应当都叫他们投降。”单于派卫律召唤苏武来受审讯。苏武对常惠说:“丧失气节、玷辱使命,即使活着,还有什么脸面回到汉廷去呢!”说着拔出佩带的刀自刎,卫律大吃一惊,自己抱住、扶好苏武,派人骑快马去找医生。医生在地上挖一个坑,在坑中点燃微火,然后把苏武脸朝下放在坑上,轻轻地敲打他的背部,让淤血流出来。苏武本来已经断了气,这样过了好半天才重新呼吸。常惠等人哭泣着,用车子把苏武拉回营帐。单于钦佩苏武的节操,早晚派人探望、询问苏武,而把张胜逮捕监禁起来。

  苏武的伤势逐渐好了。单于派使者通知苏武,一起来审处虞常,想借这个机会使苏武投降。剑斩虞常后,卫律说:“汉使张胜,谋杀单于亲近的大臣,应当处死。单于招降的人,赦免他们的罪。”举剑要击杀张胜,张胜请求投降。卫律对苏武说:“副使有罪,应该连坐到你。”苏武说:“我本来就没有参予谋划,又不是他的亲属,怎么谈得上连坐?”卫律又举剑对准苏武,苏武岿然不动。卫律说:“苏君!我卫律以前背弃汉廷,归顺匈,幸运地受到单于的大恩,赐我爵号,让我称王;拥有隶数万、马和其他牲畜满山,如此富贵!苏君你今日投降,明日也是这样。白白地用身体给草地做肥料,又有谁知道你呢!”苏武毫无反应。卫律说:“你顺着我而投降,我与你结为兄弟;今天不听我的安排,以后再想见我,还能得到机会吗?”

  苏武痛骂卫律说:“你做人家的臣下和儿子,不顾及恩德义理,背叛皇上、抛弃亲人,在异族那里做投降的隶,我为什么要见你!况且单于信任你,让你决定别人的死活,而你却居心不平,不主持公道,反而想要使汉皇帝和匈单于二主相斗,旁观两国的灾祸和损失!南越王杀汉使者,结果九郡被平定。宛王杀汉使者,自己头颅被悬挂在宫殿的北门。朝鲜王杀汉使者,随即被讨平。唯独匈未受惩罚。你明知道我决不会投降,想要使汉和匈互相攻打。匈灭亡的灾祸,将从我开始了!”卫律知道苏武终究不可胁迫投降,报告了单于。单于越发想要使他投降,就把苏武囚禁起来,放在大地窖里面,不给他喝的吃的。天下雪,苏武卧着嚼雪,同毡毛一起吞下充饥,几日不死。匈以为神奇,就把苏武迁移到北海边没有人的地方,让他放牧公羊,说等到公羊生了小羊才得归汉。同时把他的部下及其随从人员常惠等分别安置到别的地方。

  苏武迁移到北海后,粮食运不到,只能掘取野鼠所储藏的野生果实来吃。他拄着汉廷的符节牧羊,睡觉、起来都拿着,以致系在节上的牦牛尾毛全部脱尽。一共过了五、六年,单于的弟弟於靬王到北海上打猎。苏武会编结打猎的网,矫正弓,於靬王颇器重他,供给他衣服、食品。三年多过后,於靬王得病,赐给苏武马匹和牲畜、盛酒酪的瓦器、圆顶的毡帐篷。王死后,他的部下也都迁离。这年冬天,丁令人盗去了苏武的牛羊,苏武又陷入穷困。

  当初,苏武与李陵都为侍中。苏武出使匈的第二年,李陵投降匈,不敢访求苏武。时间一久,单于派遣李陵去北海,为苏武安排了酒宴和歌舞。李陵趁机对苏武说:“单于听说我与你 情一向深厚,所以派我来劝说足下,愿谦诚地相待你。你终究不能回归本朝了,白白地在荒无人烟的地方受苦,你对汉廷的信义又怎能有所表现呢?以前你的大哥苏嘉做奉车都尉,跟随皇上到雍的棫宫,扶着皇帝的车驾下殿阶,碰到柱子,折断了车辕,被定为大不敬的罪,用剑自杀了,只不过赐钱二百万用以下葬。你弟弟孺卿跟随皇上去祭祀河东土神,骑着马的宦官与驸马争船,把驸马推下去掉到河中淹死了。骑着马的宦官逃走了。皇上命令孺卿去追捕,他抓不到,因害怕而服毒自杀。我离开长安的时候,你的母亲已去世,我送葬到陽陵。你的夫人年纪还轻,听说已改嫁了,家中只有两个妹妹,两个女儿和一个男孩,如今又过了十多年,生死不知。人生像早晨的露水,何必长久地像这样折磨自己!我刚投降时,终日若有所失,几乎要发狂,自己痛心对不起汉廷,加上老母拘禁在保宫,你不想投降的心情,怎能超过当时我李陵呢!并且皇上年纪大了,法令随时变更,大臣无罪而全家被杀的有十几家,安危不可预料。你还打算为谁守节呢?希望你听从我的劝告,不要再说什么了!”

  苏武说:“我苏武父子无功劳和恩德,都是皇帝栽培提拔起来的,官职升到列将,爵位封为通侯,兄弟三人都是皇帝的亲近之臣,常常愿意为朝庭牺牲一切。现在得到牺牲自己以效忠国家的机会,即使受到斧钺和汤镬这样的极刑,我也心甘情愿。大臣效忠君王,就像儿子效忠父亲,儿子为父亲而死,没有什么可恨,希望你不要再说了!”

  李陵与苏武共饮了几天,又说:“你一定要听从我的话。”苏武说:“我料定自己已经是死去的人了!单于一定要逼迫我投降,那么就请结束今天的欢乐,让我死在你的面前!”李陵见苏武对朝廷如此真诚,慨然长叹道:“啊,义士!我李陵与卫律的罪恶,上能达天!”说着眼泪直流,浸湿了衣襟,告别苏武而去。李陵不好意思亲自送礼物给苏武,让他的妻子赐给苏武几十头牛羊。

  后来李陵又到北海,对苏武说:“边界上抓住了云中郡的一个俘虏,说太守以下的官吏百姓都穿白的丧服,说是皇上死了。”苏武听到这个消息,面向南放声大哭,吐血,每天早晚哭吊达几月之久。

  汉昭帝登位,几年后,匈和汉达成和议。汉廷寻求苏武等人,匈撒谎说苏武已死。后来汉使者又到匈,常惠请求看守他的人同他一起去,在夜晚见到了汉使,原原本本地述说了几年来在匈的情况。告诉汉使者要他对单于说:“天子在上林苑中射猎,射得一只大雁,脚上系着帛书,上面说苏武等人在北海。”汉使者万分高兴,按照常惠所教的话去责问单于。单于看着身边的人十分惊讶,向汉使道歉说:“苏武等人的确还活着。”于是李陵安排酒筵向苏武祝贺,说:“今天你还归,在匈中扬名,在汉皇族中功绩显赫。即使古代史书所记载的事迹,图画所绘的人物,怎能超过你!我李陵虽然无能和胆怯,假如汉廷姑且宽恕我的罪过,不杀我的老母,使我能实现在奇耻大辱下积蓄已久的志愿,这就同曹沫在柯邑订盟可能差不多,这是以前所一直不能忘记的!逮捕杀戮我的全家,成为当世的奇耻大辱,我还再顾念什么呢?算了吧,让你了解我的心罢了!我已成异国之人,这一别就永远隔绝了!”李陵起舞,唱道:“走过万里行程啊穿过了沙漠,为君王带兵啊奋战匈。归路断绝啊刀箭毁坏,兵士们全部死亡啊我的名声已败坏。老母已死,虽想报恩何处归!”李陵泪下纵横,于是同苏武永别。单于召集苏武的部下,除了以前已经投降和死亡的,总共跟随苏武回来的有九人。

  苏武于汉昭帝始元六年(前81年)春回到长安。昭帝下令叫苏武带一份祭品去拜谒武帝的陵墓和祠庙。任命苏武做典属国,俸禄中二千石;赐钱二百万,官田二顷,住宅一处。常惠、徐圣、赵终根都任命为皇帝的侍卫官,赐给丝绸各二百匹。其余六人,年纪大了,回家,赐钱每人十万,终身免除徭役。常惠后来做到右将军,封为列侯,他自己也有传记。苏武被扣在匈共十九年,当初壮年出使,等到回来, 须头发全都白了。

  苏武归汉第二年,上官桀、子安与桑弘羊及燕王、盖主谋反,苏武的儿子苏元因参与上官安的陰谋,而被处死。起初,上官桀、上官安与大将军霍光争权,上官桀父子屡次把霍光的过失记下 给燕王,使燕王上书给皇帝,告发霍光。又说苏武出使匈二十年,不投降,回到汉廷后,只做典属国。而大将军属下的长史官并无功劳,却被提升为搜粟都尉,霍光专权放肆。等到燕王等人谋反,被杀,追查处治同谋的人,苏武一向与上官桀、桑弘羊有旧 ,燕王又因苏武功高而官小数次上书,替他抱不平,他的儿子又参与了谋反,主管刑狱的官员上书请求逮捕苏武。霍光把刑狱官的奏章搁置起来,只免去了苏武的官职。

  过了几年,昭帝死了。苏武以从前任二千石官的身份,参与了谋立宣帝的计划,赐封爵位关内侯,食邑三百户。过了很久,卫将军张安世推荐说苏武通达熟悉朝章典故,出使不辱君命,昭帝遗言曾讲到苏武的这两点长处。宣帝召来苏武在宦者令的衙门听候宣召。多次进见,又做了右曹典属国。因苏武是节操显著的老臣,只令他每月的初一和十五两日入朝,尊称他为德高望重的“祭酒”,非常优 他。苏武把所得的赏赐,全部施送给弟弟苏贤和过去的邻里朋友,自己家中不留一点财物。皇后的父亲平恩侯、宣帝的舅舅平昌侯和乐昌侯、车骑将军韩增、丞相魏相、御史大夫丙吉,都很敬重苏武。

  苏武年老了,他的儿子以前被处死,皇帝怜悯他。问左右的人:“苏武在匈很久,有儿子吗?”苏武通过平恩侯向宣帝陈述:“以前在匈发配时,娶的匈妇人正好生了一个儿子,名字叫通国,有消息传来,想通过汉使者送去金银、丝绸,把男孩赎回来。”皇帝答应了。后来通国随汉使者回到了汉朝,皇帝让他做了郎官。又让苏武弟弟的儿子做了右曹。

  苏武活到八十多岁,汉宣帝神爵二年(前60年)病亡。

  (冯海荣)

  【注释】

  [1]父:指苏武的父亲苏建,有功封平陵侯,做过代郡太守。[2]兄弟:指苏武和他的兄苏嘉,弟苏贤。郎:官名,汉代专指职位较低皇帝侍从。汉制年俸二千石以上,可保举其子弟为郎。[3]稍迁:逐渐提升。栘yí移)中厩(jiù旧):汉宫中有栘园,园中有马厩(马棚),故称。监:此指管马厩的官,掌鞍马、鹰犬等。[4]通使:派遣使者往来。[5]郭吉:元封元年(前110年),汉武帝亲统大军十八万到北地,派郭吉到匈,晓谕单于归顺,单于大怒,扣留了郭吉。路充国:元封四年(前107年),匈派遣使者至汉,病故。汉派路充国送丧到匈,单于以为是被汉杀死,扣留了路充国。(事见《史记·匈列传》、《汉书·匈传》)辈:批。[6]相当:相抵。[7]天汉元年:公元前一○○年。天汉,汉武帝年号。[8]且(jū居)鞮dī堤)侯:单于嗣位前的封号。单(chán蝉)于:匈首领的称号。[9]中郎将:皇帝的侍卫长。节:使臣所持信物,以竹为杆,柄长八尺,栓上旄牛尾,共三层,故又称“旄节”。[10]假吏:临时委任的使臣属官。斥候:军中担任警卫的侦察人员。[11]缑王:匈的一个亲王。长水:水名,在今陕西省蓝田县西北。虞常:长水人,后投降匈。[12]昆(hún浑)邪(yé爷)王:匈一个部落的王,其地在河西(今甘肃省西北部)。昆邪王于汉武帝元狩二年(前121年)降汉。[13]浞(zhuō捉)野侯:汉将赵破的封号。汉武帝太初二年(前103年)率二万骑击匈,兵败而降,全军沦没。[14]卫律:本为长水 人,但长于汉,被协律都尉李延年荐为汉使出使匈。回汉后,正值延年因罪全家被捕,卫律怕受牵连,又逃奔匈,被封为丁零王。[15]阏氏(yānzhī烟支):匈王后封号。[16]左伊秩訾(zī资):匈的王号,有“左”、“右”之分。[17]受辞:受审讯。[18]舆:轿子。此用作动词,犹“抬”。[19]相坐:连带治罪。古代法律规定,凡犯谋反等大罪者,其亲属也要跟着治罪,叫做连坐,或相坐。[20]弥山:满山。[21]膏:肥美滋润,此用作动词。[22]女(rǔ辱):即“汝”,下同。[23]斗两主:使汉皇帝和匈单于相斗。斗,用为使动词。[24]南越:国名,今广东、广西南部一带。屠:平定。《史记·南越列传》载,武帝元鼎五年(前112年),南越王相吕嘉杀其国王及汉使者,叛汉。武帝发兵讨伐,活捉吕嘉,因将其地改为珠崖、南海等九郡。[25]宛王:指大宛国王毋寡。北阙:宫殿的北门。《史记·大宛列传》载,汉武帝太初元年(前104年),宛王毋寡派人杀前来求良马的汉使。武帝即命李广利讨伐大宛,大宛诸贵族乃杀毋寡而降汉。[26]《史记·朝鲜列传》载,武帝元封二年(前109年)派遣涉何出使朝鲜,涉何暗害了伴送他的朝鲜人,谎报为杀了朝鲜武将,因而被封为辽东东部都尉。朝鲜王右渠枭杀涉何。于是武帝发兵讨伐。朝鲜相杀王右渠降汉。[27]旃(zhàn占):通“毡,毛毡。[28]北海:当时在匈北境,即今贝加尔湖。[29]羝(dī低):公羊。乳:用作动词,生育,指生小羊。公羊不可能生小羊,故此句是说苏武永远没有归汉的希望。[30]去:通“弆(jǔ举),收藏。[31]於(wū屋)靬jiān尖)王:且鞮单于之弟,为匈的一个亲王。弋射:射猎。[32]此句“网”前应有“结”字。缴:系在箭上的丝绳。[33]檠(jìn晋):矫正弓箭的工具。此作动词,犹“矫正”。[34]服匿:盛酒酪的容器,类似今天的坛子。穹庐:圆顶大篷帐,犹今之蒙古包。[35]丁令:即丁灵,匈北边的一个部族。[36]李陵:字少卿,西汉陇西成纪(今甘肃秦安)人,李广之孙,武帝时曾为侍中。天汉二年(前99年)出征匈,兵败投降,后病死匈。侍中:官名,皇帝的侍从。[37]长君:指苏武的长兄苏嘉。奉车:官名,即“奉车都尉”,皇帝出巡时,负责车马的侍从官。[38]雍:汉代县名,在今陕西凤翔县南。棫yù玉)陽宫:秦时所建宫殿,在雍东北。[39]辇(niǎn捻):皇帝的坐车。除:宫殿的台阶。[40]劾(hé核):弹劾,汉时称判罪为劾。大不敬:不敬皇帝的罪名,为一种不可赦免的重罪。[41]孺卿:苏武弟苏贤的字。河东:郡名,在今山西夏县北。后土:地神。[42]宦骑:骑马的宦官。黄门驸马:宫中掌管车辇马匹的官。[43]太夫人:指苏武的母亲。[44]陽陵:汉时有陽陵县,在今陕西咸陽市东。[45]女弟:妹妹。[46]保宫:本名“居室”,太初元年更名“保宫”,囚禁犯罪大臣及其眷属之处。[47]春秋高:年老。春秋:指年龄。[48]位:指被封的爵位。列将:一般将军的总称。苏武父子曾被任为右将军、中郎将等。[49]通侯:汉爵位名,本名彻侯,因避武帝讳改。苏武父苏建曾封为平陵侯。[50]斧钺(yuè月):古时用以杀犯人的斧子。钺,大斧。汤:沸水。镬(huò货):大锅。汤镬:指把人投入开水锅煮死。此泛指酷刑。[51]区(ōu欧)脱:接近汉地的一个匈部落名。云中:郡名,在今山西省北部和内蒙自治区南部一带地区。生口:活口,即俘虏。[52]上崩:指后元二年(前87年)汉武帝死。[53]昭帝:武帝少子,名弗陵。公元前八七年,武帝死,昭帝即位。次年,改元始元。于始元六年,与匈达成和议。[54]上林:即上林苑。故址在今陕西省西安市附近。汉朝皇帝游玩射猎的园林。[55]竹帛:古代以竹片或帛绸记事,此代指史籍。[56]丹:硃砂。青:青艧huò或)。都是绘画所用的颜色。此指绘画。[57]驽怯:无能和胆怯。[58]贳(shì士):赦免。[59]曹柯之盟:《史记·刺客列传》载,春秋时,曹沬鲁将,与齐作战,三战三败,鲁庄公割地求和,但仍用曹沬为将。后齐桓公与鲁庄公会盟于柯邑(时为齐邑,在今山东省陽谷县东北),曹沬持匕首胁迫齐桓公,齐桓公只得归还鲁地。李陵引此以自比,表示要立功赎罪。[60]京师:京都,指长安。[61]太牢:祭品,即牛、羊、豕三牲。园:陵园。庙:祭祀祖先的祠庙。[62]典属国:官名,掌管依附汉朝的各属国事务。[63]秩:官俸。中(zhòng众)二千石:官俸的等级之一,即每月一百八十石,一年合计二千一百六十石。此举整数而言。[64]“武留”句:苏武汉武帝天汉元年(前100年)出使,至汉昭帝始元六年(前81年)还,共十九年。[65]上官桀:武帝末年封安陽侯,与大将霍光同辅昭帝。其子上官安,娶霍光女,生女,为昭帝皇后,安被封桑乐侯。后桀父子欲废昭帝,杀霍光,立燕王。事败,灭宗族。桑弘羊:武帝时任治粟都尉,后因与上官桀等谋立燕王,夺霍光权而被杀。燕王:名旦,武帝第三子。盖主:武帝长女,封鄂邑长公主,因嫁盖侯(王信),故又称盖主。谋反事败,与燕王皆自杀。[66]霍光:字子孟。武帝时为奉车都尉,后受武帝遗诏辅昭帝。昭帝死,迎立昌邑王刘贺。后又废之,改立宣帝。一切政事都由其决定。[67]大将军:指霍光。长史:指大将军属下的长史官杨敏。[68]廷尉:掌管刑狱的官。[69]寝:搁置不理。[70]故二千石:即前二千石。宣帝:汉武帝曾孙刘洵,公元前七三年至前四九年在位。[71]食邑:又名采邑、采地。因食其封邑的租税而称。[72]张安世:张汤子,宣帝时拜大司马。故事:指典章制度。[73]先帝:指昭帝。[74]宦者暑:宦者令的衙门。[75]右曹:汉时尚书令下面的加官,为空衔。[76]祭酒:古代祭祀时,必先推年高有德者举酒以祭。后即称年高有德者为“祭酒”。这里是对苏武的尊称。[77]平恩侯:许广汉(一说是许伯)的封号。许是汉宣帝皇后的父亲,平昌侯:王无故的封号。王是汉宣帝的舅舅。乐昌侯:王武的封号。武是王无故的弟弟。韩增、魏相、丙吉:都是宣帝初年的功臣。[78]武弟子:苏贤的儿子。[79]神爵二年:即公元前六○年。神2爵,海埠宣帝年号。

相关评论

×请选择打赏方式